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章

  她觉得自己实在是走不动了,再走下去,也得死,冻死了,也饿死了!她是不是有好几天没吃饭了?

有车经过的时候,她伸手想要拦车,可没有人理会她,都是嗖的一下就开过去了,也不能怪那些司机,这么黑的夜晚,又下着雨,谁会在意路边有没有人想要搭车?或者,就算是看到了,有谁敢帮她?一个披头散发的女人,夜色中鬼魅般。

所以,这辆车出现的时候,她已经不管不顾了,反正对方车速不是特别快,而且开着明亮的车灯,照得路面很亮。

她用了最后的气力,一下子拦在车前,听着那尖锐的吱的一声,她突然庆幸,她拦得车的司机是个好司机,要是一个不小心,她此时也一定死掉了,撞死的!

看着外面鬼魅般的红衣女人,衣衫不整,紧贴在身体上,大半的皮肤露在外面,手里还提着一双昂贵的鞋子。古江南眉头一皱。

“走!”他冷漠的吩咐,闭上眼睛,想到一会要见那个庸俗的女人,还要陪她应付那些虚情假意的客人,就头疼。

司机犹豫一下,再仔细看了看外面站着的女人,迟疑一下,轻声说:“可是,先生,她好像是夫人。”

古江南一下子睁开眼,仔细看了看外面的女人,那个女人,他还印象不深,不过,好像长得挺漂亮,但是,此时外面的女人,除了狼狈不堪外,实在找不出和美丽有关的痕迹。

正犹豫间,那车前的女人走到司机旁的车窗处,敲了敲车窗。

司机回头看了看坐在后面的古江南,有些为难的轻轻放下车窗。先生有过吩咐,在没有人的时候,没有他的同意,不许夫人接近他的物品,其中就包括先生所坐的车子。

夫人自己有车,平常也不需要坐先生的车。

车窗放下来,看着外面女人的面容,和她颈上的项链,确实是夫人,夫人说话的时候,习惯与人挨得很近,先生说,夫人就好像恨不得全天下的男人都为她着迷,所以时时刻刻的想要诱惑人。

那项链他有印象,因为就在半个月前,夫人让他陪着去买的这串项链,专门订做的,仅此一条。

不过,现在她与他讲话,距离近,是因为他们之间只隔着一个小小的玻璃空间,她不得不伏下身子才可以与他讲话。

“能让我搭下车吗?”她的声音有些哑,现在真想喝杯热水,她发誓,以后再也不喝酒开车,再也不晚上出来,她想要一张温暖的床,一杯热水,一碗饭,一个充足的睡眠。

司机愕然盯着她,夫人这是怎么了?怎么用陌生人的口气和他讲话?可不可以搭一下车?她不认识这辆车吗?

这是先生最常坐的一辆车。

“不行。”古江南冷漠的声音在后面响起来,“打电话让人接她回去。我们走。”

她叹了口气,看不清楚后面是谁,但是,只要她不放开放在车窗上的手,这车应该就不会开走,什么叫打电话让人接她回去?她可等不了那么长时间,再等下去,她真要饿死了,冻死了!

“不要。”她立刻说,努力笑了笑,说,“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帮个忙,我只是搭下车,好不好?”

第8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