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33章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听到面前的女人说,“我根本不爱古江南。”,竟然让田海生心中生出一份满足,从来,真正的安悠若从没这样说过,她只说,她恨古江南,但是,她忘了,没有爱哪来恨?

甚至,她和他在一起的时候,也只是漫不经心,从不说我爱你,或者我恨你。就算情意再浓,也是一份无所谓。

这样一想,心中竟然有隐约的痛。

“田大夫,你没事吧?”安悠若看着田海生脸上时而快乐时而痛苦的表情,大为不解的说,“你是不是太累了?如果太累了,我就改天再来,反正失忆也不是一时半会就可以好的。说不定,再撞一下,就好了,那就期盼着我什么时候再摔一跤吧。”

说完,忍不住一笑,有些天真,在一张明媚的面容上,那笑容竟然如窗外的阳光般,让田海生有些心悸和陶醉。

她太像他的若了,而且和他心中一直念着的,一个虚无的形像完全的合成一人,她比他的若更像他的若。

“噢,没事,我们刚才说到哪了?对,秦静是吧?”田海生笑了笑,温和的说,“我只是有些走神,没事,我们来说说秦静吧。她是你大学的同学,一个宿舍的,一直关系不错,直到你和古江南举行婚礼,她一直认为,古江南喜欢的是她而不是你。”

犹豫一下,田海生突然不屑的一笑,轻描淡写的说:“也许,她的认为也是错的,古江南也许谁都不爱,他只爱他自己。”

安悠若想,这个田海生似乎也极其不喜欢古江南。

古江南坐在车内,盯着医院的门,石墨的车仍然安静的停在医院停车场一个比较容易看到的位置,石墨不知道他也在,那车一直没有动过,也就是说,一直,安悠若都和田海生在一起。

他们一定有什么阴谋,不是针对秦静,就是为了尚景花园的地盘。

到了中午,安悠若觉得有些累了,在这儿已经坐了接近两个小时,听田海生聊了许多,许多她失忆前的事情。

“时间不早了,我有些饿了,你有时间吗?我们一起吃饭。”安悠若干净的笑容没有丝毫的念头,她只是把对面的男人当成一个合格的医生,而且,她喜欢医院里这种消毒液的味道,让她隐约有些熟悉的感觉。

田海生看了一下表,是啊,已经聊了两个小时,和一个仅仅假冒安悠若的女人,非常愉快的聊了两个小时,是一种相当奇怪而轻松的感觉,“我只有半小时的休息时间,我今天是白班,改天,我电话请你吃饭,你喜欢吃什么?”

安悠若犹豫一下,有些孩子气的说:“呃,我想不起来我喜欢吃什么了,所以说,这失忆真不是一般的让我郁闷,呵呵,没事,你请我吃什么我就吃什么,我这人,比较喜欢吃。”

说着,灿烂明媚的笑容,整齐的牙齿让田海生心中升出一份莫名的亲切感,从来,他的若不会这样毫无芥蒂的冲他微笑。

她需要他,但从来看不起他,在她眼中,他就是一个高级打工仔。

第33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