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挂上电话,古江南眉头再次皱起来,这个安悠若在搞什么鬼?

把卡上的钱转入另外一张卡,然后分数次提取现金,却又不用。虽然他并不支付安悠若生活费,但她本身有丰厚的嫁妆,持有安家一些产业的股份,所以,卡上的钱数额还是相当惊人的,尤其,安悠若是个相当奢侈的女人。

但现在,她却只拿着一张数额不过十多万的卡?!其他的钱呢?难道失忆了,就不记得了?还是故意的?

“江南。”秦静从床上坐起,有些哀怨的喊了一声。

古江南回头看了看秦静,灯光下,柔弱动人,丝绸的睡衣早已经滑到肩膀以下,露出大片的白皙肌肤,眼睛中有着祈盼。

“时候不早了,你早些歇息吧,刚刚出院,身体还没完全恢复,大夫不是说,我们暂时不要在一起吗?我也累了,开了大半天的车,早些休息吧。”古江南温和冷静的说。

秦静有些委屈,但不敢表现出来,重新躺下,悄悄把睡衣拉上些,关上自己这边的灯,闭上眼睛,不过,他人还在,不是吗?他对自己已经够好了,三年多,一直和自己保持着来往。

她并不是他所有女朋友中最好的一个,但是,是他最长久的一个。

古江南似乎看出了她的委屈,在床上躺下,伸出胳膊揽她入怀,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温和的说:“睡吧,我们时间还多的是。”

秦静轻轻点了点头,把身子向古江南身上偎了偎,闭上眼睛。

过了一会,秦静突然用很轻很轻的声音问:“江南,你,爱我吗?”

古江南微闭着眼睛,淡淡的说:“这世上有爱情吗?爱或者不爱,重要吗?我们现在不是挺好的吗?爱情算什么。”

秦静在心中轻轻叹息一声,从来,古江南不说爱,但她爱他,爱得死心塌地。当年,古江南说,他无法给她未来,但她不在乎,她只要他在,但现在,她不仅要他在,还想要他的心。

清晨,醒来,一伸手,身边已经空了,没有温度,不知道什么时候,古江南已经离开,他总是这样,来的时候没有预兆,走的时候也不会告之一声。

秦静把脸埋进枕头里,突然,哭出声来。

车开在路上,古江南拨通石墨的电话,昨晚,秦静的委屈让他有些不忍,虽然不爱,也在一起了三年多,从自己和安悠若结婚开始,从初时的偶尔来往,到后来的同居。

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她还是一个稚气未脱的大学生,引起了他的兴趣,一个有些古典味道的女子,浑身上下带着一股惹人怜惜的柔弱无助。

电话接通,石墨的声音依然厚实,“先生。”

电话那边似乎有明媚爽朗的笑声,好像清晨最干净的露珠,不张扬却让人心头一亮,这小子果然是个有福气的,只听这声音就知道是个干净清纯的女孩子。

“石墨,一大早就谈情说爱呀,好了,抽空去替我办件事,去花店订束花给秦小姐,当然,我特准你多订一束,送给你的女朋友,免得你事后说我不支持你的个人问题。哈哈——”古江南心情大好的说。

第48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