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章

  安悠若盯着古江南,有些茫然的想了想,觉得自己胃里翻江倒海的难受,似乎有一些东西一个劲的涌上来。

“你,出去!”她指了指浴室的房门。

“你自己一个人处理不了。”古江南知道她是让自己出去,然后再吐,她的表情已经看来有些痛苦,用手下意识的压在自己胸前,“又不是第一次见你吐酒,好了,别勉强了。”

安悠若艰难的摇了摇头,用手再一次指了指门,“出去!”

古江南看了看她,不再坚持,关上淋浴头,出去,关上房门,听着里面安悠若吐出全部的酒,然后,是一阵水声,大概过了接近半个小时,才看到脸色苍白的安悠若裹在一件白色的浴袍内走了出来。

“你还在?”安悠若声音有些哑的问。

“喝杯水。”古江南把水递给安悠若,她的头发还在滴水。

“谢谢。”安悠若伸手接过杯子,手指不小心碰了一下古江南的手,“你去休息吧,我没事了。”

她说话的时候,眉头微蹙,眼睛中已经没有了精神。

“你的手怎么这么凉?”古江南一愣,下意识的碰了碰她胳膊和脸上的皮肤,皱眉微有些生气的说,“你不会是用冷水吧?”

安悠若勉强的点了点头,喝下水,好渴,但是,她更想睡觉,“我好困,我要睡觉。”说着,走向床,把自己一下子扔在床上,甚至没有盖上棉被就睡着了,通阳台的门仍然是微微开着些,有凉的风吹进来,让她微微颤抖一下,却没再动弹。

没有任何之前的行为,没有哭闹,没有又唱又跳,没有兴奋的无法入睡,只有疲惫,和睡眠。这在古江南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过。

他拿过棉被准备替她盖上,却看到她头发湿湿的,把睡袍的后面都浸湿了,这样不行,这样,她会感冒。

隐约中觉得,似乎有人扶着自己起来,然后是热热的气息吹在头发上,还有隐约的声音响在耳边,然后,一切便没有了记忆,她安然睡着,把头好好的放在枕头上,带着淡淡的隐约微笑,安心睡着。

古江南把头发已经吹干的安悠若重新放回床上躺下,盖上棉被,看她脸往软软的枕头上深深埋进,然后带着安心的微笑,安静睡着,忍不住淡淡一笑。

转身刚要离开,又想起什么,有些犹豫,但仍然是停下来,伸手进入棉被,迅速把已经湿到后背的睡袍脱下,再把棉被往上盖盖,然后,离开。

他不是喜欢她,也不是她怎么诱惑了自己,只是,感谢她肯出面替秦静解围,如果当时是他出面,古江北只会更加不依不饶。

他这样想,但,还是知道,这是结婚三年多来,他第一次为她做一些事,甚至,她的身体靠在自己身上的时候,他也不是没有任何感觉,只是,她是最讨厌的人,他不可能要她的。

虽然,他想,她的头发握在手中的感觉很好,滑滑的,虽然她的气息也很温暖可亲,让他想起吐气如兰这个词,虽然替她换下已经湿了肩的睡袍,他的动作快速而紧张,他却仍然是讨厌的她吧!

站在二楼处,他拿出烟,点了一颗,抽完,才下楼,一楼,古江北依然鼾声如雷。

第69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