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0章

  石墨收拾了餐厅的桌子,冲了两壶茶,喝了那么多的酒,待会醒来,古江北和安悠若一定会口渴,一壶是为安悠若所冲,只放了一半的水,等会她渴了,可以直接兑上热水喝。

另外一壶放在茶几上,先倒了一杯给古江南,“先生,喝杯水吧。——夫人,她,没事吧?”

古江南微皱眉头,轻轻摇了摇头,看着对面鼾声如雷的古江北,他知道,这才是刚刚开始,古江北是绝对不会放过他的。

头好疼,欲裂,浑身酸软,安悠若觉得,好像地狱里走了一遭般的难受,口中好干,挣扎着,想要起来。

“是不是口渴了?”一个声音就在床边响起,虽然听来有些漠然,但还是有隐约的温暖和关心。

觉得自己的脖子都是僵硬的,安悠若很是勉强的把眼睛睁开,移向说话的人,房间亮着并不太明亮但温暖的灯光,一个人正静静的坐在床侧,看着她,然后起身,倒了杯水给她。

“古江南?”安悠若有些不太确定的说,“我不会做梦梦到你吧?这太不公平,你不喜欢我,而且极度讨厌我,我却做梦梦见你!”

古江南忍不住一笑,淡淡的说:“没那么严重,现在的你没以前那么讨厌,来,喝杯水,一定是渴了,嘴唇都干了。”

想伸手,却浑身无力,只得苦笑一下。

古江南也不说话,伸手连着棉被扶她起来,让她依然裹在棉被里,然后把水杯放在她嘴边,让她就着自己的手把水喝下去。

一口气连着喝了三杯水,安悠若才算不再觉得口渴,看了看外面,漆黑一片,犹豫一下,轻声问:“现在几点?”

“凌晨三点半。”古江南看了一下表,说。

“你怎么不睡?”安悠若诧异的问,“你还要上班!”

古江南摇了摇头,“我不困,你睡吧。头是不是很疼?”

安悠若摇了摇头,但这一摇头,头却疼得厉害,额头的血管一跳一跳的疼,她只得老实的说:“是,很疼,不过,应该不要紧。这是酒喝多的正常症状,所以说,酒还是不要多喝。”

古江南笑了笑,说:“听起来像大夫在说话,田海生教你的?”

“没有,他教我这个干什么。”安悠若不以为然的说,“这世界,无奇不有,如果我以前不会,这一定是车祸造成的失忆的影响,也说不定,我就反而会了许多以前不会的事情,以前会的事情反而不会了。你要不要睡一会?”

说着,她想让出一半的地方,一动,棉被下滑,吓了她一跳,她愕然的看着古江南。

“不用担心,我对你的身体不感兴趣。”古江南立刻把目光移开,这话是假的吧,如果没兴趣,他为什么要把目光移开,“你头发没干就要睡,我给你吹的时候发现睡袍湿了,就帮你脱了,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是隔着棉被脱的。”

安悠若重新用棉被把自己的身体包裹好,然后叹了一口气,有些无奈的说:“古江南,不说实话你会难受是不是?”

“怎么了?”古江南有些不解的看着安悠若。

第70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