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九章 验药

  好在经过透析、洗胃等积极的治疗以后,陈强的肾功能终于被逆转了过来,复查肌酐只有200umol/L,而且小便明显也多起来,看着这些朝好方向发展的指标,刘川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了地,但他实在愧对于陈强,一个医生,最大的自责莫过于自己的失误给病人带来了极大的痛苦,而刘川觉得自己最大的错误就是太过自信。

可能是攻克轮状病毒之后,自己有些飘飘然了。

“陈强,真是抱歉,事情搞成现在这个样子,我真的很抱歉。”病房里,当着陈强的面,刘川连说了两句对不起。

但是陈强却并没有怪罪刘川,看他的样子,似乎在努力回忆着一些东西。

“刘川,我觉得你给我开的方子应该没什么问题?”陈强其实也出生在医学世家,羌医其实也属于中医的一种,因此对那些中草药,陈强多少也是有些了解的。

刘川开的方子,独活9g,桑寄生15g,秦九 9g,防风9g,细辛3g,当归9g,白芍9g,川穹6g,干地黄9g,杜仲9g,牛膝9g,人参6g,茯苓9g,炙甘草6g,桂枝6g。

其中的每一味药都是常用之药,按理来说对身体是不会有如此严重的影响。

还有,每一味药材量的配比也是非常合理的,而且陈强觉得非常巧妙,完全不像是普通的江湖郎中所能做出来的,那些江湖郎中,完全不顾病人的反应,只顾加大药物的剂量。

用最少的量治好病,这才是医学所崇尚的,而不是过度医疗。

所以陈强也很困惑,困惑哪里出了问题。

这明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难道……难道……

陈强豁然开朗,他其实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细节,那就是自己喝的汤剂是神农中药房帮忙煎熬的,因此他并没有逐一核实每一味药材。

作为金城最大的神农中药房,这里生意火爆,每天来抓中药的人排这长队,盛况不亚于在一个知名三甲医院排队挂号,陈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排好队,他将药方交上去,因为宿舍没条件煎熬中药,于是就让药方一条龙服务。

服务员收下方子,给陈强开了张收据,让他下午就可以来取。

陈强下午拿到药的时候还在感慨到底是神农中药房,办事效率快的惊人,上午送的药方,下午就可以拿到封装好的药剂,一共二十一付,刚好可以吃二十一天。

但陈强万万没有想到,吃完后情况立刻急转几下。

“我想起来了,那煎好的药好像有点问题。”陈强的话骤然提醒了刘川。

“是的,有可能是煎熬的过程出了问题!”刘川用手拍了一下自己的脑袋。

刘川压根就没往这方面想。

“药有问题,你再详细说说。”刘川迫不及待地问。

“我也说不上来,但我就感觉那药味道有点怪。”陈强皱起了眉头。

听陈强这么一说,再把整个事情串在一起想,刘川现在的疑点也移到了神农中药房。

作为金城最大的神农中药房,挑战权威的确是件难度很大的事情。

陈强康复后,刘川带着他来到药房,来之前,刘川已经有所了解,为了避免类似事件的发生,煎熬后所废弃的药材都会被保存一周事件。

现在,就是最好的时机去查明每一味药材。

但神农中药房虽然有一整套应急方案,但是作为药房总经理的胡传义却是一名不折不扣的商人,这胡传义出生于中医世家,却对中医兴趣寥寥,相反,对经商却是情有独钟。

只是,医学这东西,沾染了太多商业味,本身也就没那么纯了。

所以当刘川和陈强提出验药的时候,胡传义以一种轻蔑的眼神上下打量了他们,看到是稚气未干的学生时,胡传义的态度开始变得傲慢。

“你们去打听打听,在金城,我们神农大药房,那可是金字招牌,我们药房怎么可能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看,一定是你们的方子有问题吧!”

“我们只是来找麻烦的,只是想看看那废弃的药材。”陈强见胡传义这么强势,于是说话也开始变得没有底气,看他的样子,似乎要打退堂鼓。

但刘川绝对要查明真相,这也是证明自己清白的最佳时机。

所以刘川立刻站了出来,当着胡传义的面,刘川据理力争:“正因为神农大药房在金城赫赫有名,所以我们才相信这里会给我们一个公道,实话告诉你们,我朋友服用了你们煎熬的中药后产生了严重的不良反应,我们有权利验明药材,如果你还是这么阻拦的话,不要怪我打工商局和卫生局的电话了,到时候事情弄大了,对你们药房影响可不好。”

刘川这话不是危言耸听,胡传义当然明白。

胡传义这样的商人,最不希望事情闹大,所以刘川的要求,他不同意也得同意。

胡传义领刘川和陈强来到贮存废弃药材的地方,找到了陈强的,然后对着方子请专门的验药师来验,刘川的大脑这时也开始飞快地浮现着每一味药材的体貌特征。

作为一名合格的中医,不说要有神农尝百草的精神,至少,要做到对每一味药材心中有数,而从这废弃的药材里辨明每一种成分,就是对刘川的考验。

“这味是独活,你们看看。”验药师说着将药材递到刘川的手上。

“他们能懂什么,给他们看也看不懂。”胡传义在一旁泼着冷水。

“我们怎么不懂,这药方可是他开的!”陈强反击着胡传义。

“这……方子……是你开的?”连验药师也目瞪口呆地望着刘川了。

“是又如何。”刘川接过第一位药材,先看,再闻,最后不放心,又在嘴里咬了一下。

是的,是独活的味。

“能开出这样的方子,难得啊!”验药师发自肺腑的感慨。

“胡说些什么,好好验药!”商人胡传义已经很不高兴了。

“这味是桑寄生……这味是人参……还有这味是桂枝……”

要说刘川开的方子里有十五味药,一直验了前十四味药都没有问题,但是到最后一味的时候,验药师开始有了短暂的迟疑。

看来,一定就是这一味药了。

第十九章 验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