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棋子开走

    那日之后,兰心居里,方箐又享受了一段安宁的时光。不知道为何,监视兰心居的两名侍卫也莫名其妙地撤离了。

  方箐的现代复健运动得到了一定的作用,她的双腿已经能够站立一刻钟了。但奇怪的是,原本可以轻易恢复的手伤,却始终不见它好,反反复复,好了又恶化,恶化了又好了,搞到最后,春香愤愤地砸了静侧妃给的消痕膏。

  “一定是那个恶毒的女人在药膏里下了什么东西,三小姐,依奴婢看还是不要再涂了。那女人说七天时间内可不见疤痕,可是看三小姐的手腕,这伤痕,简直跟一开始受伤的时候一样,根本没区别吗?”

  方箐无视手腕上的伤痕,她神色淡淡的,埋头在棋盘上的残局上,目光专注而执着。

  “三小姐,三小姐,你在听吗?”春香不满地嘟起唇瓣。

  “我在听。”方箐轻轻一叹,她手中的黑子啪地一声,落入了危险局面中。“这一步棋走起来虽然惊险,但一时风险换得日后安宁,倒也是值了。”她扬眉,喃喃自语。

  “三小姐,这个时候你怎么还有心思下棋啊。”春香都急死了。

  “稍安勿躁!”方箐抬眸,不悦地扫了她一眼。“等待是需要耐性跟毅力的。”

  三小姐在说什么呢?她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明白?春香看着方箐盯着棋盘,苦苦思索着下一步白子的落处。

  门外,此刻却有侍卫来报。

  “参见王妃,王爷有请,请王妃到正堂大厅来。”

  啪——

  白子落位,方箐抬眸,目光清透。“知道了,我换套衣衫,立即就到。”她扬手一挥,侍卫领命离开了。

  “三小姐,王爷好长时间没请过三小姐了,此时邀请三小姐,也不知是福还是祸?”春香有些担心方箐。

  方箐从枕头边叠放的一堆书籍中翻出一本书,递给春香。“多看看书,书会告诉你答案的。”

  春香愕然。

  她呆呆地盯着手中的书,她根本就不认得几个大字啊。

  “以后就有空闲时间了,慢慢地,我会教会你的。”方箐唇瓣浮起一抹淡淡的弧度。

  三小姐的话是越来越奇怪了,她最近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三小姐在说什么话了?

  “春香,现在不要发呆了,快点推我过去,以后你有得是时间发呆。”方箐手指弹了弹轮椅扶手。

  春香柳眉紧紧锁起,她心中的问号是越来越多了。但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去问方箐,因为她怕方箐的答案她更加不明白。

  所以——

  她只能带着问题,默默地推着轮椅,送方箐到宁王府的正堂大厅。

  正堂大厅内,淳王爷夫妇在高位上安坐着,他们神情有些焦虑。宁王爷御天麒靠坐在左侧位置上,他手指不时地敲着椅子的扶手,他的旁边,坐的是静侧妃,他心爱的表妹陆仪静。

  方箐到达的时候,她的目光淡淡地略过他们的衣着服饰。

  淳王爷夫妇今日身穿同色的淡棕色衣袍,衣领、袖口皆用盘云纹理,金丝扣线而成,衣料上乘,纹理华丽,一副富贵之态。

  御天麒头上挽起金玉明珠冠,冠带系在下颚上,身着麒麟刺绣、白玉束腰、云海双色的宽袖长袍,脚蹬一双盘云旋纹的白色朝靴,露出鞋面上金线压边的黑色纹。他形容俊美飘逸,气质温雅金贵,宛然便是古装电视剧屏幕中走出来的俊逸公子的形象。

  而陆仪静呢,显然经过一番精心梳妆,她画了一个梅花妆容,额心点了一朵粉色梅花,樱桃唇瓣上点了淡淡的亮红之色。她,飞云入鬓,青丝盘绕之上,全部用宝石翡翠制作的金钗压鬓,身穿淡粉色的罗裙,外罩大红牡丹绣面的大坎肩,脚上是镶嵌着夜明珠的精致绣鞋。整个人从头到脚看下来,那叫一个流光溢彩。

第19章 棋子开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