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8章 是选择,是强制?

    他扬手一挥,场内便肃静一片。

  “在场各位都是四国之中优秀的人才,三皇子的意思是,每年比赛的规则都相同,固步自封,很难有所突破,所以今年,本公子特意请来一位改变比赛规格的贵宾,她就是台下的那一位——”他扬手一指方箐的位置。“落月王朝的鸾玉卿,鸾姑娘。”

  人群中,又是一阵哗然。尤其是落月王朝的人,个个更是惊诧不已。

  方箐在齐砚的目光下,成为了了众人的焦点,她淡漠的眼眸,一抹危险而犀利的寒光,氤氲而起。

  “红袖,绿衣,请鸾姑娘上赛台来。”齐砚一声令下,红袖绿衣虽心中大惊,但还是施展轻功,将方箐强制性地带上了赛台。

  “齐砚,不——还是该叫你夙烨好呢?”方箐声音低沉,她冷冷地看着他,他真的惹到她了。“你究竟想怎么样?”

  齐砚冰蓝色的眼瞳,掠过一道异光,而后,他魅眸流转。“看来那天晚上,我在银月潭看到的那个熟悉影子果真就是鸾姑娘了。”他凑近她的耳根,故意姿态暧昧。“不过现在的关键问题不是讨论我的身份,而是鸾姑娘是想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来呢,还是想卖个人情给在下,跟我好好地合作一回,让这个赛事变得有趣一些呢?”

  席位上,两道针刺一样的寒光,直直地射向赛台上的方箐。

  “你,威胁我?”方箐眼瞳眯起。

  “谈不上威胁,好不好?你有选择权的,鸾姑娘。”他笑得好邪恶。

  方箐恨不得拿把匕首刺掉他那张可恨的笑脸,但她又不得不衡量利弊。

  “鸾姑娘,考虑得如何了?”他似看透她,冰蓝色的眼瞳,魅笑的流光不断地旋转而出。

  “好,我答应你。”方箐收敛眼中的寒光,她嘴角勾起。“你说玩的吗,我无所谓的。”

  齐砚立即起身,笑对在座的各位。“各位,鸾姑娘跟在下刚才已经设定好了开棋的新玩法,请抽签到的各位,先在棋盘处稍候,等鸾姑娘将新的规则书写出来。红袖绿衣,笔墨伺候。”

  众人由刚才揣测方箐跟齐砚是什么关系的神色变成了现在的恍然大悟,他们眼中那份暧昧光泽在一霎那烟云消散。

  而方箐刚刚察觉到坐席上传来的两道寒光,也在瞬间消失了。

  她被春香推到主持台边,绿衣将磨好的墨汁放在一侧,红袖嘟着嘴角递过一支毛笔。方箐冷冷地看着,而后一瞥身侧飘逸随风的齐砚,她扬眉淡道。“齐公子,我的手不太方便,劳烦你,我说一句,你写一句,可否?”现代人用毛笔写字,何况还是书写繁体字,她方箐可没有喜好自找麻烦。

  红袖没有耐性,她冲动地想要教训方箐,却被齐砚一道莫名的暗流压制了回去。“红袖。”他声音中不透任何情绪。

  红袖却不敢再对方箐无礼,她默默地退立一旁。

  “鸾姑娘,你说吧。”齐砚朗笑着安坐在椅子上,他提笔等候。

  方箐扬了扬唇角,神情淡漠。“我只说一次,你可要听清楚了。我定的棋名叫皇家战旗,以人为棋,需要十八名武士进行。棋子的名称由低到高是,刺客八名,禁卫军四名,弓箭手二名,骑士二名,将军一名,国君一名。”她说话毫不停顿。

  “游戏的规则是,等级高的可以吃掉等级低的武士,不过除了国君跟刺客外,刺客可以吃掉国君。双方对棋,轮流攻击,以文采比拼为主,答对的可以动棋去攻击对方,答错的便要等候对方来攻击,只能防守,不能攻击。比赛时间限定为一炷香的时间内,时间到了,留下棋子最多的一方获胜,双方棋子剩下一样多的话,以攻击对方时撂倒对方的成功次数来计算。我说完了,你写好了吗?”她的语速很快,比平常说话的速度快了一倍。

  然齐砚还是书写完整了,他将游戏规则放到方箐的眼前,冰蓝色的眼瞳内,趣味性的光泽熠熠闪闪着。“在下果然没有看错,鸾姑娘是个玩棋高手,这么有趣的玩法,估计也只有鸾姑娘能够想得出来了。”

  红袖跟绿衣从刚开始的疑虑,到现在的惊诧,而后她们二人点头佩服。

  方箐目光淡淡扫过,心中微震。

  她只说了一遍,语速还故意加快了一倍,而他竟然能够一字不差地记录下来,这耳力实在不容小觑。

第48章 是选择,是强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