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6章 怀疑

    “陛下,这个——”方箐本能地想拒绝。

  但南宫立一句话就压制了她。“鸾姑娘该不会厚此薄彼,看不起朕的礼物?”一道戾气浮动他的双眉间,俨然是要发火的征兆。

  方箐的头更大了,她没办法,示意春香,接过了南宫立的碧玉扳指。春香接过这厚重的碧玉扳指,她的手差点不稳,摔了这碧玉扳指。

  好在齐砚出手极快,那碧玉扳指好好地握在齐砚的手中。“姑娘,这次可要拿稳当了。”他似笑非笑地望着春香。

  “奴婢谢谢齐公子。”春香双手捧过,小心翼翼地藏好,她冒出一身冷汗。这碧玉扳指万一砸在她的手中,她的小命不保不说,还会连累三小姐。

  方箐淡淡地飘了她一眼,她并没说什么。

  齐砚回到台上,他安坐到高位上,冰蓝色的眼瞳,一抹诡异的光泽泛动而起。“在坐的各位看来是一致认同鸾姑娘的才学了。根据先前所说的,若是有人应得出跟绝诗上相似意境的诗来,那么他就算闯过关卡了。所以今年这最后一关的神秘礼物,在下就要交给鸾姑娘了。”他薄唇泛笑。

  “霍刚。”他低唤一声,霍刚立即拿来一只精巧的实木匣子。

  “鸾姑娘,这匣子,还有这把打开匣子的钥匙,全交给鸾姑娘处理了。”齐砚冰蓝色的眼瞳掠过一道狐狸一样的狡诈魅光,他轻轻地将实木匣子还有钥匙安置在方箐的膝盖上。

  方箐心下微动,她视线淡淡一扫,发现在场的众人,就算是最淡然无意的目光,还是有意无意地飘过来,看着她手中的实木匣子,带着几分好奇。

  而齐砚折扇一挥,他笑了笑。“今年望月楼之赛到此结束了,各位贵客,可以今晚住一晚再启程,也可以立即启程。”

  席位上,有些人开始动了。

  “等一下!”方箐突然凝了凝眉。

  “鸾姑娘,莫非还有事?”齐砚冰蓝色的眼瞳中,离奇的光色不断地开始漾动。

  “齐公子,这盒子既然归属本姑娘了,那么,怎么处理这个盒子,还有这个盒子中所谓的神秘礼物,都随便本姑娘了?”她淡淡扬眉。

  “当然。”

  “那好。”她朝身侧的春香吩咐道:“春香,打开这个实木匣子。今日各国帝君对鸾玉卿如此厚爱,鸾玉卿又怎能不礼尚往来。此刻就让各位看一看,这匣子里究竟藏了什么东西,让众位解了疑惑跟好奇,我收下那些贵重礼物,也好安然一些。”

  满席震惊!

  她在说些什么吗?天下人,人人都妄想得到的东西,她竟然当众与人分享,这种胆识跟气魄,就算身为帝君,他们在坐的也无人能做到。

  齐砚冰蓝色眼瞳里,那光色变了变。

  “鸾姑娘,你确定要当众打开它?”

  “当然。”方箐淡淡一勾唇角。“做人,要礼尚往来。春香,打开它。”她面上冷冷的,心中却在猜测一个问题,这盒子是不是有诈?身为杀手的职业毛病,越在关键时刻,她的不信任,便会浮现出来。

  “是,三小姐。”春香点了点头,她兴奋地握着那把钥匙。

  “等一下!”楼阁上有一侍卫模样的少年,横冲直撞地跑下来,他气喘吁吁地来报:“齐公子,霍刚弄错了盒子,那个盒子不是,不要打开来。”

  满席一惊!方箐却冷笑浮动。果然——

第66章 怀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