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六章 授琴1

    该死的,她都忘了这是在上课,现在她这么肆无忌惮的在课堂上大笑……呜哇,她会被扣学分的啊!

  立马端坐在位子上,梁珊箔郑重的点点头:“笑够了,夫子您请继续!”

  青岚无奈的摇头,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梁山伯,你留下,其他人,下课!”

  不是吧?梁珊箔立马苦了一张脸!

  她已经知道错了啊,难道还要把她留下来体罚不成?

  夫子一声令下,学生们巴不得的离开,迫不及待挨个走出艺苑。

  风子思临走时还不忘瞪了梁珊箔一眼,然后甩着帕子一扭一扭的走了。

  见此情形梁珊箔又忍不住笑开了,哎呦喂,他怎么可以这么娘啊?

  英台美眉望了她一眼,那眼神是欲说还休,见梁珊箔笑的没心没肺,最后只能依依不舍的离开。

  安夜的眼中颇有幸灾乐祸的神色,拍拍她的肩,故意用语重心长的调子道:“山伯啊,你,好自为之吧!”转身之后,便是毫不顾忌的放肆大笑!

  笑P啊?对着安夜的背影做小动作,梁珊箔是恨的牙痒痒!

  “梁兄,在下先走一步!”上官惟拱拱手,潇洒的大踏步走出院子。

  这群……没义气的家伙!!

  气恼的坐在桌前,梁珊箔望着刚才还拥挤的院子已变的空荡荡,心中不免一阵哀叹!

  突地目光一顿,她揉了揉眼。

  不是幻觉吧?

  额,马文才他怎么还坐在位子上没走?

  刚想出声道一句:“哥们,你真义气!”马文才却在此时起身,头也不回的走了,看着背影似乎相当急促?就连脚下的步子也是不稳当的。

  切!什么嘛,刚想夸他呢,不争气!

  正在出神,眼前的光线突然被一个人影挡住,抬头,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清隽秀致的脸孔,那出尘的气质、漠然的态度,除了青岚还会有谁?

  清亮眸子深邃的一眼望不到底,莫测的看不出任何情绪,亦察不清他所谓的态度。

  梁珊箔突然一阵警惕:“你,你想干嘛?我告,告诉你哦!夫子不可以体罚学生的!”

  青岚没有回她的话,只是清亮的眸中似浮起了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白净如玉的双手轻轻放在梁珊箔面前的琴上摆了个弹的姿势,而后清润的嗓音在她头顶上方缓缓响起:“可看清楚了?”

  淡淡的语调,却透着不经意的疏离。似乎,再怎么努力,也永远的走不近。

  梁珊箔莫名的就有点难过,脱口而出:“青,你不会觉得很孤独吗?”

  “何意?”清亮眸子闪了闪,马上又浮起一抹厉色:“叫我夫子。”

  “不要,我就要叫你青,要不,叫岚?青青?或者小岚岚?”梁珊箔笑得有点得瑟。

  眸色略一暗,青岚的脸上透着一抹古怪的笑:“恩,我的银针好像有点灰尘?一会儿拿出来你帮我净净……好不好?”

  明明笑的很温柔,很优雅,却让梁珊箔腾升起毛骨悚然的感觉,有些恶寒的立马改口:“好嘛,好嘛,叫夫子就叫夫子。青夫子……!可以了吗?”

  乖乖的喊了一声,梁珊箔心里却是极不服气的。明明没比她大多少,却要人家喊他夫子,她多吃亏啊!

第五十六章 授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