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病3

    “青某拜医,所以在青某的眼中,只有两种人。你,可明白?”仿佛看出了梁珊箔的不安,青岚缓缓出声。

  “额,恩!”浑浊的脑袋轻轻点下。

  青岚的态度摆明了就是不在意她是男是女嘛!亏自己还这么纠结,丫的!真是丢脸丢姥姥家去了!

  欲起身下chuang,突被青岚喝住:“你刚醒来,先回*******躺着,一会儿墨非会端药来,喝完药你再回去。”柔柔的语调却带着强势的口吻,颇为严厉。

  也不知道怎么的,梁珊箔竟听话的乖乖躺回了*******,拉过被子将自己裹了个严实,瞬间鼻内溢满了一股淡淡的药香。

  突然想到一件事,这是青岚的房间?恩,那么,她躺的这张就是青岚的chuang?盖的也是青岚的被子?

  呼吸一滞,她不禁有些两颊发热。

  伸手摸了摸脸,唔,她是不是有发烧?

  恩,对,是发烧了!淋了这么一场大雨,不发烧才怪了!

  睡觉,睡觉,再醒来烧就会退了!梁珊箔开始进行自我催眠。

  只是她刚刚才醒来,现在是一点也不想睡啦!于是她只能无聊的数绵羊。

  1,2,3……99,100……

  在她数了近千只绵羊之后,终于等到墨非把药端了来。

  墨非进门便向青岚行了个礼,而后望着他等待他的吩咐。

  青岚抬起胳膊指了指躺在*******的梁珊箔:“墨非,把药端过去吧!”

  墨非轻哼一声走到chuang边,没好气的出声嚷道:“梁公子,起来喝药了!”

  看着面色不善的墨非梁珊箔很是讶异,额,她记得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地方得罪他吧?为毛他看自己就没好脸色呢?

  杯具的梁珊箔哪里想得到,墨非迁怒她完全是因为那边白衣飘飘宛若谪仙的某人?

  缓缓坐起身,梁珊箔还是很友善的朝墨非递去一个笑容:“谢谢……”

  “不用谢!”墨非不冷不热的回到,边将药端给梁珊箔边小声嘀咕:“哼!要不是因为公子,谁理你?”

  这话梁珊箔自是没有听见的,此刻她正皱着眉艰难的喝着碗中药水。这中药,还真不是一般的苦!

  已经在强迫自己喝了,可是刚咽下,胃中便一阵翻涌,那灌下去的汤药愣是全数吐了出来,喷洒在洁白的chuang单上一篇渍黄。

  “你,你,你!”墨非已经气岔:“你真不识好歹,公子好心开了药给你,我也熬成了汤,你竟还往*******吐?是不待见我们公子么?”

  苦着一张脸,梁珊箔急急的解释:“不,不是,我不是故意的!”

  “不是故意的就是有意的!真是浪费了公子……”墨非的话还没说,青岚突然及时的开了口阻断他:“墨非,你再去煎一碗来吧!”

  “公子?”墨非愣愣的看着自家主子,不敢置信的疑到。

  “话可还要说第二遍?”青岚缓缓说道,清润的嗓音却带起了一丝示警的意味。

  “是,公子!”不甘的退出了屋子,墨非还不忘回头来狠狠瞪了梁珊箔一眼。

  目光追随着墨非离去,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门外,梁珊箔这才将目光转到了青岚身上,而后小心翼翼的支吾:“我,我真不是故意的。那,那药太苦,我反胃……”

  贝齿轻咬下唇,梁珊箔低低的垂着头,却像极了一个犯错的小孩,正等待着大人的最后宣判。

  看着梁珊箔小心翼翼的样子,青岚的唇边突然划过了一丝若有若无的浅笑,虽淡极,却如同冰雪消融后破空绽出的一道阳光,暖了一切:“恩,我知道。”

  “额?”

  “有的人确实对药味比较敏感,所以,这不奇怪!”青岚缓缓道,清亮的眸子闪了闪,仿佛装下了漫天的星斗:“我已让墨非再去熬一碗药来,现在我先给你施一道针,一会儿再喝药你就不会反胃了。”

  “啊?要打针?不要啊!”听到要扎针,某女立时哀号起来。她可忘不了青岚上次给她扎针的那种感觉,打死她也不要再尝试一次。

第七十五章 病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