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心曲

纸弋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觅知音 琴箫共合奏

  暮春时节,长安城外十里桃花千里飘香,冰雪融水缓缓汇入河流,柳絮飘扬,草长莺飞,一片生机勃勃景象。长安城内,一派繁荣兴盛之景,似乎在预示着今年也将是一个丰收年。

府院的一棵桃树上,一名红衣女子闲闲地靠着树干,一头青丝如瀑布般垂下。只见她一只脚搭在枝干上,一只脚吊儿郎当地摇啊摇,晃啊晃,手里还拿着一个半青的桃子在大口大口地啃着,一副悠闲自得的样子。

树下,一个丫环打扮的女孩坐在石椅上磕着瓜子,对着树上的一切似乎早已司空见惯,见怪不怪。

“唉,好无聊。“树上的女子说着把手上半青的桃子随手扔了出去,一个翻身坐直了身子,两只脚仍吊在树上不停地晃啊晃。

“小姐,难道你打算一天都呆在树上吗?“树下的丫环看了一眼树上的人,开口道。

“当然不。”树上的女子左手托着腮,右手玩弄着手上的树枝,若有所思:“让我想想……咦?对了!青儿,走,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说话间那女子已经飞下了树,拉着小丫环的手匆匆离去。

长安街市上。

“小。。。。不是,公子,我们到底要去哪里啊?”一个小丫头跟在一十五六岁的女子身边问道。

这名女子一身男子打扮,身着一身白色绸缎衣服,手里拿着一支箫,穿着虽简单,但全身上下却透露出一种高贵气质,让路边的行人不免多看几眼。虽然身材不像成年男子那般高大,但面容经过粗略化妆已让人看不出是女子。且皮肤白皙,眼睛澄澈明亮,举止之间又透露出一种大气。没有人会想到此人会是一个小女子。

“到了!”这名女子停在了一家写着“落玉坊”的楼面前,一脸欣喜。“啊!~公子!你不是。。。不是要进去吧?”小丫头惊讶地喊道。

“对呀,要不然我干嘛要你换男装?”女子转头笑吟吟道。

小丫头急了:“不行不行,你不能进去,我们今天偷偷溜出来就已经很严重了,要是老爷知道你来这种地方,他会打死我的!”小丫头在一旁苦苦哀求。

“什么叫这种地方?这种地方怎么了?“白衣女子皱眉不满道。小丫头低着头,嘴里嗫嚅道:”这里,可是……“最后那两个字轻得如同蚊声。

白衣女子扬眉,一脸满不在乎道:“怕什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再偷偷溜回去不就行了!再说了,这种事又不是第一次做了!”

小丫头声音低低地说道:“可是,这是你第一次来这种地方。。。。。”白衣女子一听,似气非气道:“青儿!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现在和我一起进去,第二,你把钱给我,自己回去!”青儿一听慌了,遂闭上了嘴,思量再三后还是默默地跟在了女子身后进去了。

刚踏进去,就有人来招呼他们,招呼的人似乎看出来人的高贵不凡,于是给了个雅座给了他们。落玉坊,说白了就是歌舞坊,只不过这里的女子是卖艺不卖身,凭借着姿色和技艺来获取达官贵人的青睐,若是一些身份高贵者不便来此,便会请人到府中表演歌舞。长安城中这类歌坊众多,只不过落玉坊又是其中的佼佼者,只因为倾国倾城的李夫人是从此坊出去的,因此落玉坊名声大振。长安城众多富裕的公子哥们也都喜欢汇集在这里取乐,和同伴谈着趣闻,喝着小酒,看着台上的人跳舞,还有人在一旁弹琴和着舞。

大多数人都盯着台上一个领舞的女子,白衣女子淡淡地看了她一眼,在心里赞叹道:不愧是落玉坊,卧虎藏龙的人可真多!

不过她没有细看,而是马上转头看向另一边——那个台上抚琴的人。那人身着鹅黄色长裙,一头长到腰间的青丝,一张白皙的鹅蛋脸,恍惚中只觉得她身上没有人间气象,倒是有一点像天山上的雪莲,纯净无暇,却让人有一种无法靠近之感。不卑不亢,不喜不怒,低眉信手续续弹,似诉心中无限事。

她听着听着,只觉得自己似乎身临其境一般。一首简单的曲子,却能够让人产生几种不同的感受。感觉好像是阳光灿烂的春天,突然又变成了冰天雪地的冬天,一会儿似乎是在云间遨游,一会儿又似乎在水中游弋。看似平淡,却又似乎蕴涵着另一层意味。

她不禁叹道:“果然不枉此行。可惜三哥没来,若是来了,他们该会成为知己吧。”在她眼中,三哥的琴声是她从小到大听过的最好听的,可惜三哥甚少弹琴,只是那次在皇宫中皇上钦点他才抚琴助乐,那时她才知道原来三哥的琴弹得那么好,连皇宫中的乐师都自叹不如。

而眼前的这个女子,是个例外。上次偷偷溜出去和大哥出门逛时,路过落玉坊,无意中被一阵琴声吸引,一直想要知道弹琴的人是谁,于是才有了今天这一出。

一曲完毕,台下掌声四起,叫喊声一片,不过,她看得出来这些人不过是为了附和,根本不懂得欣赏。

台上的女子接着又弹了一曲,这一次,她愣在了那里。琴音婉转飞扬,令人销魂,似要透过人心,把所有的心事都付诸指尖,在琴音中跳跃,飞扬,飘散,进入那无边的天际……

全座的人正沉浸在台上女子的琴声中,这时却突然出现了箫声,众人惊愕之余,纷纷把目光投向吹箫的人。

原来是那名白衣女子!只不过大家眼睛看到的是一名温文尔雅的清秀公子在吹着箫,眼睛直视着台上的黄衫女子。

一琴一箫,不管台上的女子琴声如何变幻,台下的这位总能够和着她的琴音吹奏,没有一丝瑕疵,也没有让人觉得不妥,似是约好的一般,天衣无缝,完美无暇,宛若天籁之音。

黄衫女子先是惊愕,渐渐地嘴角有了笑意。

曲罢,呆了好久大家才反应过来,瞬间满座掌声如雷霆,久久不去。长安城内似乎很久没有这样热闹的戏看了。大家都在感叹,实在是郎才女貌的一对。白衣女子和黄衫女子四目相对时,两人都微微一笑。

正当她打算离开时,一丫头突然走到她身边,说了句:“公子,我家姑娘有请。”她呆了一下,看向台上,台上却早已不见那人踪影。

她和青儿跟着丫环进了一厢房。“公子请稍等片刻,若舞姑娘马上就来。”丫环说着退了出去。若舞,原来她叫若舞,若水无痕,轻盈似舞,好名字!

她仔细打量着这房间,房间不算大,却是一应俱全,整齐有致。没有什么华丽贵重的东西,而是简单古朴。还有。。。。。。她的目光落在了书桌上,笔、墨、砚台、居然还有丝帛!帛是富贵人家才会有的书写材料,平常人家一般是用竹木简,想来是有人送的或是她托人买的了。还有靠墙的书架上面放着不少竹木简书。真是难得,有几个流落风尘的女子会喜欢写字看书,她心里想着,顿时对若舞心生了几分喜欢。

正想过去看看书架上是什么书,这时门推开了。一阵幽香随着进来的人而飘来,“公子久等了!”说着若舞做了个赔罪的姿势。她连忙迎上去,一脸灿烂:“姑娘太客气了!”若舞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与她和曲的人,浅浅地笑着。

白衣女子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是一双很美的眼睛,如一湾秋水碧波,平静无痕,却又看不见底,让人猜不透,甚至有那么一瞬,她似乎在她的眼中看到无尽的悲伤,可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明是笑着的。

“对了,还不知公子贵姓?”若舞打断了她的思绪。

她回过神来:“哦,免贵姓东方。”

“原来是东方公子,小女子唐若舞,刚才令公子见笑了。”若舞笑盈盈地看着她。

“在下不才,是在下令姑娘见笑才对,姑娘的琴声,世间难得少有。”她坦然答道,心里却觉得这样的说话方式十分别扭。

“公子过奖了,天外有天,人外有人,难说。”若舞仍是笑着看她,笑得白衣女子浑身不自在。

白衣女子连忙转身在桌前坐下,随手打开扇子,呵呵笑道:“不是的,若我三哥见了你,也一定会称赞你的。你可知道长安城中的三大公子?”

“长安城三大公子?当然知道。“若舞不知她为何会说起他们。

说起这三大公子,长安城内实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大公子苏剑,成熟稳重,风度翩翩,在军事上极有才能,马术也极好;二公子庄云谦,当今丞相之子,玉树临风,武功三人之最;三公子薛逸,温文尔雅,才华横溢,博览群书。这三个人,曾被住在无音寺的一位高人赠予了他们每人一个字:苏剑——隐;庄云谦——傲;薛逸——雅。

“他们都是我结拜的好哥哥~“说到这里,白衣女子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若舞一怔,微微有些吃惊。

“就说我三哥吧,他啊……“她一说到她三哥,便一脸兴奋,话滔滔不绝。若舞也坐了下来,静静地坐在一旁一脸微笑地听着她说话。

说到兴奋时,她还会将脚踏到椅子上,完全一副痞子样。讲到一半,她忽觉口渴,便随手拿起桌上的茶一口饮尽,接着又马上倒了一杯。

突然,她发现若舞在一旁静静地盯着她,虽脸上还是笑着,但是眼里的笑意却和刚才的完全不一样。青儿在一旁看着,却丝毫不觉有何不妥。她突然反应过来自己的行为似乎有些粗鲁,虽然这在家里根本就不算什么。于是连忙端正坐姿,努力想将男子的气魄摆出来。

若舞“扑哧”一声笑了,把头扭过了一边。正当她看得莫名其妙时,若舞又转过脸来,一边强忍住笑一边道:“别装了,姑娘。”

她一脸惊愕:“你。。。。。。你怎么看出来的?”

若舞笑着道:“第一,有哪个男子身上会有香粉的味道;第二,你走路没有男子那般沉稳,还有你的行为举止,虽说有七八分像,但是你别忘了这是什么地方,我可是阅人无数了;第三,哪个男子身边会带着这么娇滴滴的却是装扮成男子的下人?”说着把眼光投向青儿。

白衣女子扫了青儿一眼,青儿顿时紧张起来:“小姐,这不能怪我。。。”谁知她却笑道:“谁说怪你了!”然后又转回头看着若舞:“什么时候知道的?”

若舞答:“从你吹箫开始。”白衣女子一愣,忽然笑了起来:“哦,怪不得,原来,你故意靠近我,只是为了确认我是男还是女啊?”

若舞浅笑道:“姑娘果然聪明!”顿了下若舞又说了句:“小姐不会怪罪吧?”

“哈~我是那种人吗?我今日啊,就是特意为了你的琴声而来,幸好,不虚此行!”她一脸阳光灿烂地看着若舞。

这时轮到若舞惊愕了,似乎不相信长安城中竟有这样的人竟会为了听一个歌女的琴声特意而来。一瞬间,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心中生根发芽了。而且,最重要的是,她竟听出了她琴声中的意思!一直以为伯牙和钟子期的故事不会发生在她身上,可如今,却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

突然门外传来敲门声:“若舞,是我,妍兮。”若舞连忙开门,“方便说话吗?”那女子问。“什么事?进来说吧。”若舞答。一女子遂款款地走了进来。

一瞬间,整个屋子似乎都被她照亮。只因这女子的美实在太炫目!白衣女子不禁愣住了,一动不动地盯着此女子,刚才还以为台上领舞的人已是绝美佳人,没有想到现在却出现了一个更加令人惊艳的绝色女子!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都无限的牵引着人心。那一张脸,似乎被玉雕琢过一般,精致到害怕被损坏,连天上的皎月也要因之而失色。她的美和若舞的美不同,若舞清新自然,小家碧玉,如兰花一样优雅质朴,而她既有几分牡丹的高贵,又有几分梅花的孤傲,还有几分月亮的清冷,真正的是只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

妍兮被她盯得有些脸红,转头看了一眼若舞。若舞笑道:“妍兮,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是东方姑娘。”妍兮此时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反应过来,对着她嫣然一笑。

她也回过神来,笑道:“我以为当今只有李夫人的相貌举世无双,没想到落玉坊居然还有此类堪比李夫人的人物!”妍兮一笑:“姑娘过奖了,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歌女,怎么敢和李夫人相提并论?”

若舞突然想起了什么,打断了他们的话:“月姑叫你来的?”妍兮扫了另两人一眼,用着责备的口吻道:“不是,是我自己来的。你最近做了那么多错事,刚才玉蝶她们又在月姑面前嚼你口舌,都是我在一旁替你解释,你也是,不要老是任着性子胡来。”

若舞一听松了口气,笑道:“好妍兮,我知道你是为我好,不过不用担心,我自己做的事我自己会负责的。”妍兮一脸无奈:“你倒说得轻巧!你怎么就不会为你自己想想!倘若月姑实在不耐烦你了把你随便送给了某个无赖公子,看你怎么办!”

若舞心里突然一沉,不过仍是笑嘻嘻道:“好啦,我以后注意就是啦~”妍兮无奈地摇了摇头,道:“你有时间最好去跟月姑解释一下,我还有事要做,先走了。”说完回头对着她点头一笑,算是告辞。

看着妍兮离去后,房间里的两个人又开始海阔天空地聊起来,从上古聊到当今,从琴声聊到箫音,从琴棋书画聊到笔墨纸砚,天南地北,无所不谈。两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恨不得就这样一直聊到天明。白衣女子谈话间总是会说到她的哥哥,若舞也不禁对她的几个哥哥感兴趣起来。

也许是兴起,她忘记了若舞是落玉坊的人,于是问道:“若舞,你也说说你的家人吧?”

若舞呆了下,凄然一笑,只淡淡道:“六岁那年,爹爹去世,娘因此一病不起,不久后也去世了。家里面为了给娘治病已经负债累累,后来遇见了月姑,她就把我带到了落玉坊……”

她没想到她竟会是这样的身世,看着眼前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顿时心生怜惜之情,愧疚道:“对不起。”

若舞突然对她一笑:“没什么,不过些旧事罢了!你再和我说些外面的趣事吧!”看她笑了,她也一笑,遂聊起她在外面的见闻,说到好玩的地方两人都笑得前俯后仰,完全不顾形象。

不知不觉已是日落。

青儿在一旁从小心翼翼到带着哭腔求道:“小姐,回去吧!再不回去老爷真的会打死我的!”

若舞也醒悟过来,连忙道:“青儿说得对,你还是赶快回去吧,不然家人该着急了。”

她一想也是,于是和若舞告辞:“那么,改日再聊了!”“好!”若舞笑着送客。

她刚走了一会儿,若舞突然想起了什么,忙跑到楼台上看着她的背影大声问道:“你叫什么名字啊?!”只见她身影顿了一顿,在街道上侧头一笑,大声答道:“影心,东方影心!”说完那身影便很快消失在了人群中……

夕阳西下,天边火红的云霞把整个天空都映成了红色,异常绚烂。若舞倚窗沉思:不知还会不会再有机会见面?还有,她口中那几位无所不能的哥哥又是什么样的呢?

是夜。

若舞闲着无聊去找妍兮。推开房门却没有人在,若舞失望地往回走。真奇怪,这会儿能跑去哪里?正低头走着,突然什么东西将她拌了一下,幸好她反应得快才不至于摔个脸啃泥,只是跌坐在了地上。

“哎呀,这是谁呢?这么不小心~”那女子阴阳怪气地跟着身边的人道。若舞瞪了她一眼,刚想开口骂人,忽又想起白日里妍兮的话,遂忍住了怒气,起身拍了拍衣服,正要从她身边走过。

那女子连忙伸手拦住了她,若舞转头瞪着她:“滚开!好狗不挡道!”那女子一听,气得涨红了脸,推了一下若舞,扬声道:“你说什么?你有胆再说一遍!”

若舞冷笑了一声:“我可不想和畜生说话~”那女子满脸通红,又再推了她一把,尖声骂道:“你个不知羞耻的小贱人!”若舞被她这一推来推去的,也用力地推了她一下。那女子见状,发起了狠,朝着若舞冲了上来,两人互掐着打了起来。

她身后的同伴见状,连忙上前去拉她,“玉蝶,不要再打了!你想被月姑骂吗?快点松手!”可是两个人正打得火热,胸中怒火正烧,哪里会听得下那么多,打着打着就滚到了地上。

“都给我住手!”一个严厉的声音突然响起。听到这声音,若舞和玉蝶赶紧松开了手,从地上爬了起来。

一个穿着华贵,打扮庄重的女子站在她们面前,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前面两个满身脏兮兮的女孩,妍兮也站在她身边,有些无语地看着若舞。

那人怒气冲冲道:“都给我回去面壁思过!明天一天不许吃任何东西!”说完拂袖离去,留下一阵冷风。

玉蝶气恼地瞪了若舞一眼,临走时也没忘记骂一句:“小贱人!等着瞧!“妍兮扫了雨蝶一眼,雨蝶倒没看她,径自走了。妍兮这才缓缓走上前,责备若舞道:“叫你不要惹事,你怎么老不听?”若舞急忙辩解:“是她先招惹我的!”

妍兮轻叹了一声,“你就不会学着去忍耐啊?”若舞撇嘴道:“我忍了,可她太嚣张了!我不就是上次打扰了她和那个什么赵公子的嘛,她至于那么斤斤计较吗?”妍兮无奈着笑着,想拉着若舞去房里,没想到刚碰到若舞的手臂,若舞就大叫了一声:“疼!”这才发现若舞的手被刮伤了,“回房我给你擦药。”

妍兮一边替若舞擦药,若舞却一边龇牙咧嘴地喊疼,妍兮笑道:“看你以后还敢不敢打架~”若舞满不在乎道:“只要她不惹我!”妍兮无奈地摇头。

若舞忽然问道:“月姑找你有事?”妍兮那只替若舞擦药的手突然间停了一下,淡淡道:“嗯。”若舞好奇地问道:“什么事啊?”妍兮还是淡淡道:“没什么,就是要我好好练舞弹琴。”

若舞疑惑道:“你还需要练吗?你光站在那里就已经是一支舞了。。。。。。而且你都练那么久了也没见她叫你去弹琴跳舞过啊……”妍兮笑了起来,却没有说话。两人都沉默着,各怀心事。

“妍兮,你有没有想过……离开落玉坊?”若舞问道。

妍兮抬眼看着若舞:“为什么这么问?”若舞轻叹了一声,眼睛却有些黯淡,“你不觉得在这里很压抑吗?什么自由都没有,还要强笑给别人看。。。。。。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送给某个王侯将相做侍妾,连自己的未来在哪里都不知道。。。。。。”

妍兮看了看若舞,不以为意道:“我不觉得啊,虽然失去了一些自由,但是至少可以得到我想要的东西,只要拥有这些东西,哪怕失去一下自由也没有什么。”听到妍兮的这番话,若舞惊讶地看向她,妍兮却只是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一个玉镯。

若舞遂不再说话。

她和妍兮从小一起长大,一直以来都知道妍兮心里在想什么,可是等到她们渐渐长大后,若舞却越来越不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了,总觉得有些东西变了。可是即使心里隐隐约约地有感觉,却不愿去承认这些变化。

现在听到她这番话,若舞心里的失落不言而喻。妍兮心里的那些欲望,对那些东西的渴望,有时候甚至让若舞也觉得恐惧起来。虽然若舞知道,凭妍兮的容貌和智慧,她完全有资格得到那些东西,但这并不是她想看到的结果。她只是希望,她还是当年她认识的那个妍兮,简单而且纯真……

第一章 觅知音 琴箫共合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