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情思乱 不识眼前人

  细雨纷飞,烟雨朦胧,雨已经下了好几天了,却没有停下的迹象。若舞却是极爱雨,每晚都在雨声中沉沉睡去。

一个小女孩拿着手里刚买的纸鸢笑着跑进爹爹的书房,爹爹似乎在睡觉,她轻轻走了过去,叫了声“爹爹”,他不回答,她推了下他,他还是不动,她慌了,大叫起来“娘!娘!”一面叫一面向门外跑去。没有人,偌大的园子里一个人都没有。娘不见了,管家不见了,下人不见了,全都不见了……正在她恐慌之时,素颜姐姐走了过来,伸出了手,若儿,来,不要怕……素颜姐姐穿着红衣裳,满脸泪痕地告诉她:“若儿,你要记着,你一定要忘掉过去,忘掉所有的伤痛……一定要勇敢地去追求自己的幸福,不能够让别人来安排你的人生。”说完转身离去,她想追上去,可她的脚居然动不了!她张大嘴巴努力的想叫出声来,可她居然发不出一丝声音!看着素颜渐渐地远去,她不禁大喊起来:素颜姐姐!不要走!不要走!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若舞,若舞,醒醒!”妍兮看见若舞苍白痛苦的脸,手似乎在挣扎着什么,头上又不停地冒汗,于是推了下她。

“不要走!!”若舞喊了出来,眼睛睁开,翻身坐起,一身冷汗。

“做噩梦了?”妍兮关切地问。

若舞一言不发,坐在床上抱着膝盖把头埋入臂弯里哭了起来。妍兮轻轻地拍着她的背,“没事了,一切都过去了。”

看着若舞渐渐平静下来了,妍兮道:“我去给你打盆水洗把脸。”说完就出去了。

外面似乎还在下着雨,若舞听到了雨水打在屋檐上的声音,那么清脆,那么动听。于是起身,缓缓走到窗前,打开了窗。一眼望过去,远处是一个湖泊,平静的湖面被水汽笼罩着,朦朦胧胧,像极了此刻的心,看不清楚未来在哪。

妍兮进门就看到若舞赤脚站在窗前,惊道:“若舞,你怎么不穿鞋?!”说着连忙放下盆,提着鞋子拿去给她穿。若舞却一动不动,仍是望着窗外。

“妍兮,我梦到素颜姐姐了。”若舞的声音很平静。

妍兮听到素颜的名字,拿着鞋的手缓缓地放了下来,淡淡道:“你又梦到她了?”妍兮知道,在她来落玉坊之前,若舞和素颜姐是情同姐妹,她虽然和素颜姐说不上几次话,但她知道,素颜姐人很好,只可惜……

“她叫我忘掉过去,勇敢追求自己的幸福。”若舞答。

“她说的没错。”妍兮的仍是淡淡道,但是语气中却带着些那么不屑。

“可是,像我们这样的人,怎么有权利追求自己的幸福呢?”若舞回头看着妍兮。她是落玉坊的人,是一个身份低贱卑微的歌女,她拿什么去追求幸福?

妍兮突然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着若舞,冷声道:“怎么会没有权利?你要是真想得到的话,自然会有办法得到。更何况……你身边不是一直都有这样的人吗?”

“你在说……苏剑?”若舞迟疑地问。

“除了他还有谁,哦,对了,还有上次那位林公子,他对你可真是情真意切啊~”妍兮虽笑着,却带着有几分讽刺的意味。

林公子……林陌。若舞如今想起他时还是会觉得心痛。那个她曾经一度以为可以依靠的男子,那个她曾经为之动过心的男人……那是她唯一一次动过心啊,可是他,却在半年前,娶了另一个人。他以为动一次心很容易吗?他以为爱一个人很容易吗?他那么轻易地说出那些誓言,却离开得那么决绝。她以为她会等到他,却不曾想,他根本就没有耐心去等。

若舞心里蓦地有些凉意,淡淡道:“你好像误会了,林公子和我没有缘分,苏公子对我也并没有那种意思。”

妍兮却只是笑,没有说话。若舞把脸转向窗外,也没有说话。原本心中还有一处温暖的地方,现在那个地方却因为她的话而渐渐冰冷起来。

是我不敢承认, 你终究,是变了。

那一个陪着我一起爬墙溜出去戏耍的女孩哪里去了?那一个因为我挨板子而偷偷抹泪把糖葫芦放在我枕边的女孩哪里去了?那一个因为我不愿跳舞而跪在月姑面前苦苦替我求情的女孩哪里去了?那一个因为我经常惹是生非而次次为我收拾烂摊子的女孩哪里去了?……

为什么……会这样?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的呢?

是从月姑惊喜的听到我抚琴而赞叹我的时候吗?还是从大家议论说我的眼睛比你清亮的时候?还是从林公子为我不惜忤逆家族的劝告来找我的时候?还是,从苏剑每天派人送信件或玩意儿来给我的时候?

我不知道。

我只知道,你看我的眼睛里,再没有儿时的那般纯净,再也没有儿时的那般真诚,那含笑的眼睛里说不清楚是什么东西,让人觉得好冷。

如果连你都离去了,这世上,我还可以相信谁?

一滴泪从若舞的脸颊上滑落了下来。

若舞不自觉地把手伸向窗外,触碰到的,仍是冰冷的雨水,但再没有一样东西,可以和此时心的温度一样冷。

下了大半个月的雨,终于,天晴了。

“若舞姑娘,你的信。”一丫头递过来一条绢帕。若舞接过,打开,影心的字迹。“若舞,天气甚好,可否出来一玩?若同意了,就出门看看吧。”

若舞疑惑,不知这丫头又搞什么鬼。也许是怕家人怀疑,这段时间她一直托苏剑带给她书信和小玩意,什么好玩的事情都要和她说,今日和丫环吵架啦,明日被府里养的狗追啦,后日辛辛苦苦绣的鸳鸯被母亲嘲笑说是鸭子啦……总之,没有什么事是她不会说的。还有那些小玩意儿,也不知她从哪里弄来的,让人忍俊不禁的小木头人,可爱的小布偶,漂亮的桌屏风,偶尔还会有她画的画……她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和她诉说,把所有的东西都和她分享。这一份情谊,若舞知道无法言报,只能以真心相对。

和月姑请求出去,好似月姑早就知道她要去哪一样,很爽快地就答应了。若舞刚走出门口,就有一老伯跑来,道:“请问你是若舞姑娘吗?”若舞惊愕了一下,道:“正是。”老伯笑答:“我家苏公子命我在此等候多时了。”若舞这才恍然大悟,明白影心信上所指。于是上了马车。

刚下马车,就看到一张灿烂如花的笑脸。又令若舞一阵惊愕。身着一身红衣,一头漂亮的青丝,明亮的眼眸,白里透红的脸颊,令人忍不住想去捏一把。也难怪,两次见面,影心每次都是女扮男装,这一次,终于正常一点了。

若舞从上到下打量了影心一番,然后笑道:“还以为是哪家秀色可餐的小姐呢?原来是你啊!”影心挑眉道:“哼~什么秀色可餐,本姑娘明明就是倾国倾城嘛!!”若舞大笑:“真是不知羞~”影心笑着挽过若舞的手,“你能奈我何?”若舞笑而不语。

两人走在苏府里,若舞疑惑道:“咦?怎么今天不见苏大哥?”影心懒洋洋答道:“大哥是掌管上林苑的步兵校尉,每天都有事要做,哪有时间呆在家呐~”

若舞斜睨了一眼影心,假装不满道:“怪不得你今天叫我来~”影心笑嘻嘻道:“大家一起玩才好玩嘛~走,我带你去后院看看~”

说着两人进入了后院。刚踏进去,若舞不由得惊叹起来,天啊,这哪里是后院,整个就一百花园嘛~若舞仔细地辨认着花草,这是菊花,杜鹃花,那是兰花,月季花,还有那是紫薇花,迎春花,那边是桂树,梅树……还有一个小池子,里面种着些不知什么品种的荷花……有些花开了,有些花没开。不过花圃似乎是很少有人来打理,杂草丛生,有些不知名的花甚至已经枯萎了。

“这里都没有人来侍弄吗?”若舞问。

“好像是吧,我来过那么多次,也没见谁专门来照料这些花。”影心随意扯了一根野草道。

若舞默默看着这些花,不禁怜惜起它们来。“要不然,我们来帮这些花除一下草吧?”若舞问道。影心欣然同意:“正有此意!”于是两人找来工具开始忙乎起来。

从中午忙到下午,两人虽说是除草,但却玩得不亦乐乎。经过一番大修整,后院看起来总算是干净整齐了不少。两人又开始给花浇水,可是人手不够,于是影心把府里的丫环全都叫了过来帮忙打下手。

影心嫌站着浇花太累,遂提水壶飞上了树,坐在树上,吊着两只脚在那里悠闲地朝下洒水,颇有一番韵味。

“若舞,看招~”说着影心坏笑着将手上的水珠飞向若舞。

若舞躲避不及,几滴水珠经过影心的手却如同冰箭一样射到她脸上,不过不疼。

“可恶!”若舞说着将手上的水往影心垂下的两只脚洒去,影心笑着躲闪。

于是,浇花变成了浇人,两个姑娘如同孩子一般玩起了“泼水大战”。府上的丫环本来就很喜欢影心,在她的号召下,越来越多的人也加入了其中。

三匹骏马在苏府门前停下,三位风姿翩翩气宇不凡的男子走进了苏府。

“我们三好久没有在一起喝酒了,这次一定要喝得痛快!”一英姿勃发的男子说道。只见他一身紫衣长袍,束发玉冠,身姿高大挺拔,面容俊朗,眉目间神采奕奕,透着一种不羁和骄傲。

“好,那今晚就不醉不归!”苏剑笑答,忽的又道:“对了,影心应该还在府中。”

那紫衣男子剑眉一扬,笑问:“哦?那丫头也来你这了?好久不见她了,可还是那副痞子样?”

苏剑和另一位颇具书生气息的男子听到这话都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名温文尔雅的男子,一身白衣,身形修长挺拔,站若芝兰玉树,笑若春风拂面,举止投足间如同兰花那般优雅。

“奇怪,你家奴婢都跑哪去了,怎么都不见人?”那紫衣男子问。

苏剑看了一眼管家,张伯连忙答道:“影心姑娘把丫环们都叫到后院去了。”三人互看了一眼,遂快步向后院走去。

后院内却是一片欢声笑语。三人刚走进后院,不禁都惊呆了。

大家根本就不顾什么身份,一堆人似乎在围攻影心一样,都往她身上泼水。可是影心却是玩得很开心,在树上窜来窜去,如同鱼儿一般。大家似乎都玩得很高兴……

三人又把眼光投向一个角落。一个清秀的女子似乎是怕大家玩的时候伤害到花,正在把树下的一些花移到一边。偶尔俯下身来闻闻花香,嘴角露出些许笑意。因为太专注,竟没有注意到他们三人。

她正想把另一盆花移过来,突然,踩到了地面上的水,脚下一滑,“啊!”一声惨叫。众人纷纷把眼光投向她。

花盆脱手飞出,眼看着就要摔碎,那位俊朗的紫衣男子见状,飞身而出,却没去救她,而是将花盆稳稳地接在了手中!而她却狠狠的摔了一跤,重重的扑在了地面上。泥土夹杂着青草的味道迎面扑来。众人都呆住了。

倒下的那一刻,一阵巨疼。若舞刚想爬起来,一双温暖的手却把她扶了起来,她以为是影心,刚想道谢,待侧头一看,却是一张极其俊秀文雅的脸,高挺的鼻子,清亮的眼睛,嘴角若有若无的微笑。因为靠得太近,若舞甚至听得到他的呼吸声,脸瞬间红了起来。那位男子在与若舞对视时,愣了那么一下,但眼里依然含着笑意。一双细长白皙的手欲要将她脸上的污痕擦去,她慌乱不已,想躲开却又没有躲开,只是呆呆地站着,任由着他轻轻地擦着。

“有没有摔伤?”一个温柔的声音在她耳边响起。若舞只觉得全身酥麻,颤了一下,有些不好意思道:“脚有些疼。”

那位男子连忙俯下身来查看若舞的伤口,看了两眼,又站起身道:“回屋里,我给你上药。”刚想走,却见若舞还是低着头站在原地。那男子往下一看,才发现她的鞋已经掉了一只,正光脚尴尬地站在地上。刚才自己只留心着查看伤口,所以没有注意到。沉默了下,那男子说了句:“得罪了。”还没等若舞反应过来,他已经一把抱起若舞往园外走去,留得众人在后面看得目瞪口呆。苏剑和那紫衣男子嘴角都浮起了笑意,影心反应过来后也急忙跟了上去。

若舞在他怀里一动也不敢动,心却在扑通扑通的乱跳着,脸上开始滚烫起来。她静静地看着他的侧脸,不禁在心里叹道,唉,老天爷,你对我也太不公平了,曾经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将会是在众人赞叹的眼光中以无懈可击的姿态出现,没想到今日……唉,人算不如天算啊~

他温柔又小心翼翼地为她上好了药,最后说了句:“我待会会给你一瓶药水,你要记得早晚擦一遍,这样伤会好得快些,也不会留下疤痕。”若舞面颊已是通红,低头小声道:“多谢公子。”

影心在一旁一直没出声,这时才开口:“只是刮伤了皮,不碍事。以前我受的伤比这严重的多,过几天也就好了~”

那个紫衣男子突然开口了:“你以为个个都像你皮粗肉厚的啊?”

影心瞪了他一眼,淡淡道:“本姑娘今天心情好,不和你计较!”

紫衣男子笑了:“呦,今天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人家受伤你倒是心情好啊~”

影心恨恨地瞪着他:“你!!”

苏剑笑了笑,道:“行了你们两个,刚见面就吵,还让不让人活了?”

“对了,还忘了跟你们介绍,这是若舞姑娘。”苏剑指着若舞道。

“在下庄云谦。”庄云谦目不转睛地盯着若舞,毫不掩饰他的无礼,看得若舞心里发毛。

“在下薛逸。”薛逸微笑着看着若舞,一脸的温和。若舞听到他的名字,瞪大了眼睛。

薛逸,原来他叫薛逸!我早该想到的!长安城的三大公子,苏剑,庄云谦,薛逸。既然苏剑是影心的大哥,那另两人自是她二哥,三哥了,我真笨!居然现在才想到!

“在下看着姑娘有些眼熟,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姑娘?”庄云谦突然问道。

若舞心中一颤,落玉坊是长安城内公子哥们经常聚集的地方,见过她也并不奇怪,只是……难道,他也去过落玉坊?

若舞微笑着向庄云谦:“小女子对庄公子并无任何印象。”这是实话,若舞对那些来落玉坊的公子哥并不上心,自然也没有注意到谁。但影心和苏剑都是个例外。

“哦,那大概是我记错了。”庄云谦笑道,但是脸上分明还写着怀疑。

“我看你是觉得若舞长得还不错,故意想勾搭她吧?怎么都不见你说青儿看着眼熟?”影心讽刺道。

“哼~我要真有心勾搭,手段多的是,至于用这种拙劣的方法吗?”庄云谦挑眉道,满脸的不屑。

“谁知道你啊~”影心哼了一声,不再理他。

“好了,大家也饿了,我叫人上菜了。”苏剑嘴角本浮着一丝笑意,突然又沉下了脸,转头对影心道:“我差点忘了,你倒是给我解释解释,今天后院这一出是怎么回事?”

影心吐了吐舌头,遂把前因后果一一道来。

吃饱喝足,几个人又聊了一下天后,苏剑道:“天色也不早了。若舞,我让小逸送你回去。云谦,你送影心回去。”若舞不禁看向薛逸,薛逸也刚好看过来,若舞连忙慌张地把眼光移向别处。

“她有手有脚,干嘛要我送她回去?”庄云谦嚷道。苏剑扫了他一眼,他又急忙加上一句:“大哥,别跟我说你担心她路上不安全,她要是安全了,那别人就都不安全了~”

“还真不用劳烦您大驾,我自己可以回去。”影心一脸不屑,然后转头对薛逸道:“三哥,麻烦你了,替我好好照顾若舞啊。”又笑着对若舞道:“有时间我再去找你玩。”若舞点了点头。于是各自离去。

一路上,若舞和薛逸两人都静静地坐着,谁都没有说话。薛逸一上马车就闭眼,似乎是闭目养神一般。若舞一动不动地坐着,好奇地打量着他,也没敢出声。只是越近落玉坊,若舞心里就越忐忑不安,两只手紧紧攥着手中的丝帕,心中纠结万分,他知道了我是落玉坊的人,不知道心里会怎么看我?

到了落玉坊后门,薛逸先跳下马车,然后扶着若舞下来。守门的人看到薛逸送若舞回来,都是一脸惊异。若舞本想自己进去,谁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薛逸又温柔的抱起她向里面走去,若舞只觉得心中一阵温暖。他没有嫌弃她!

一进去,在后院里的姑娘齐刷刷地把目光集中在了他们两人身上,特别又是看到薛逸,都惊讶地说不出话来。不少姑娘甚至抛开了女子该有的矜持,一眨不眨地盯着薛逸看。

待薛逸把若舞抱到房里后,正要告辞离开。若舞连忙叫住他:“薛大哥,谢谢你。”薛逸回头,看着她的眼睛,温和地笑道:“举手之劳,不足挂齿。好好休息吧。”遂转身离去。若舞却一直呆呆地坐着,眼睛直直盯着薛逸的身影消失的方向……

三月的夜空,星星不多,却很明亮。

为什么是那一双眼睛?明亮清澈,还有那如铃铛般清脆的笑声,那笑起来甜甜的酒窝……一切都和六年前的她那么相似……

不,不对……她不是珣儿……

珣儿,此刻,你是否也在看着我?薛逸静静地望着夜空。

第三章 情思乱 不识眼前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