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赏花月 玉佩牵人心

  不知不觉已是四月了,天气渐暖。

自从上次薛逸送若舞回来后,落玉坊曾经看若舞不顺眼的人对若舞的态度也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转弯,大家纷纷找机会和若舞聊天,争着替她做事,甚至将别人送的礼物也给若舞,仅仅是为了从若舞口中探得一点薛逸的消息,以及那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若舞心知肚明,对那些人的阿谀奉承左耳进右耳出,只当听戏一般。至于那些人为若舞做事送礼,若舞却是来者不拒,心想:反正不收白不收,还让我省得下些时间来多看些书,礼嘛,当了换钱去!正愁没钱买丝帛呢。反正我又不是白收,我不是将他的事说给她们听了嘛~这么一想,若舞自是心安理得的收了那些东西。

“唉……”若舞一边数着这几年的积攒下的钱一边不停地叹气道。“才这一点,那我要什么时候才能拿回我的卖身契啊?难不成还真要攒个四五十年?”

前日里听说茗儿就要被嫁入西南的一官家,可茗儿连那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是老还是小也不知道,难道,我今后的命运也要如此吗?

若舞脑海里闪过一个身影,若儿,你要记着,你一定要勇敢的去追寻自己的幸福,而不能让别人去安排你的人生。

素颜姐姐的话我一刻都没有忘记。可是,现在,我要怎么样才能拿回我的卖身契呢?偷?月姑肯定将这么重要的东西放在某个秘密的地方锁起来了,我又不是锁匠,怎么开锁?而且钥匙应该在月姑身上,可是我又怎么拿过来?抢过来?我连三脚猫的功夫都不会,怎么抢?跑?我能跑去哪里,长安城内处处有她的眼线,出了长安城,我又能去哪里?靠什么谋生?

唉,早知道就应该跟月姑请求学武,拜她为师才对,这样至少亡命天涯还可以摆摊表演武艺以糊口,当初学什么琴啊。唉……老天让我命不该绝,怎么就没有告诉我谋生的路呢?

正想着,茗儿走了进来,递给若舞一条丝帛,笑道:“若舞,你的信。”若舞连忙开来看:“今日花开得正好,顺便也一起赏月吧。”若舞轻轻一笑,将丝帛收好。

茗儿看着若舞高兴的样子,遂笑问:“莫不是薛公子的邀请吧?”若舞一脸愉悦,答:“是邀请,但不是薛公子的。”

茗儿坐在了若舞身旁,看着若舞笑问:“你和薛公子发展到如何了?”若舞心里虽有些害羞,却又不想表现出来,于是拧了一下茗儿的脸,盈盈一笑道:“八字还没一撇呢,你倒心急起来。我看,是你想要出嫁了吧。”

茗儿也笑着去拧了一下若舞,两人停手后,茗儿突然沉默了起来,若舞知道她心里在担忧些什么,于是轻轻地握住了她的手,安慰她道:“茗儿,你是个好姑娘,我相信老天爷不会亏待你的。”

茗儿天性开朗,听到若舞这么说,笑了起来,“借你吉言,但愿我可以有个好的归宿。这样就可以不用在落玉坊累死累活的做事了,最好可以做个富贵闲人,吃饱了睡,睡起了吃。。。。。。”若舞笑道:“你当你是猪啊~”两人说着又笑了起来。

两个人一直在说着笑,停了一阵后,茗儿突然道:“明早天一亮我就要启程了,今日,就算是来道别的吧。”若舞心里一沉,蓦地有些难过,又有人要离开了。

看着眼前这个冰雪聪明的姑娘,若舞的眼角渐渐地有了湿意。在落玉坊,除了妍兮,就数茗儿和她最玩得来了。茗儿天性乐观,无惧无畏,什么事都看得很开,对人真挚、仗义,不求荣华富贵,只求一个真正待他好的有心人。虽然身世有些悲惨,但因为她活泼开朗,喜欢说笑,和她在一起不笑都难,因此很招人喜欢。但愿,这一次,老天爷也不要负她。

来到苏府,已是午后。

若舞以为只有她和影心苏剑三人,却不曾想,另外两人也一起来了。若舞忍不住偷偷地看了他几眼,多日不见,他仍旧是那么温文尔雅,风度翩翩,立如芝兰玉树,笑若冬日暖阳,单是看着他就已经觉得很满足了。若舞却和平日一样,没有过多的装扮,普普通通。

大伙一齐进入了后院。

后院里不知什么时候布置了一张八仙桌,几张竹椅,桌上放着一些看起来样子非常可口的点心,瓜果,还有茶,酒。院子上空挂着很多灯笼,为了晚上而备。

不远处有一穿着华丽的女子在指挥着下人布置东西,婀娜多姿,光是看着背影就已经让人神往了。她回头看到大家进入,于是款款走来。

走近了若舞才看清楚,原来又是一个美艳动人的女子!看着年纪也比她大不了多少。只是奇怪,怎么以前来的时候从没有见过?难道是苏家的亲戚?还是影心的亲戚?若舞歪头看向影心,可是看着和影心也不像啊?

正纳闷着,那女子先开口了:“既然来了,就坐下先喝杯茶吧。”一副请人入座的样子,声音却娇得让人身子想打颤。

于是众人坐下。若舞也跟着坐下了。“嫂子,你也别忙活了,也和我们一起坐下聊聊吧。”影心咧嘴对着她笑道。

若舞顿时如五雷轰顶,震惊地看向那女子。那女子仍是甜甜地笑着。嫂子?难道……她是苏大哥的夫人?

若舞连忙转头带着疑问看向苏剑,苏剑也转头看向她,似乎在笑,又似乎不是。若舞不自觉地看向薛逸,薛逸正抬头看着她,好像明白她心里在想什么,遂轻轻地点了点头。

若舞突然间想起了什么。两年前,有一段时间,长安城里到处都在谈论着一件事:大公子要娶亲啦,娶得是陈太守的二千金,陈素儿。当时,若舞天天挨逼着练琴,哪有时间理会那么多,也根本不关心什么长安城“三公子”,觉得这些人都与她无关。如今,她只能感叹,世事难料啊。谁料到她会认识影心,而苏剑却又偏偏是她的表哥……

那女子突然笑盈盈地看向若舞:“想必这位就是若舞姑娘吧?往日听闻夫君不停地赞叹你,今日一见,果然是个美丽聪慧的女子。”

若舞一听,觉得奇怪,连忙把目光转向苏剑,苏剑正低着头看着茶杯,表情冷漠。若舞瞬间明白了,苏大哥平日言事谨慎,我又是落玉坊的人,他怎么可能会对陈素儿说起她,更何况还要夸赞她?不知道她心里在想着些什么。

于是若舞回了她一个笑,道:“是苏大哥夸张了,我不过一个平凡的小女子罢了。”

陈素儿仍旧一眨不眨地看着若舞,“是若舞姑娘太谦虚了。对了,还不知若舞姑娘住在何处?今日若玩得晚了回去不了,也好通报一声。”

话听着平平,但却是笑里藏刀。若舞的心沉了下来,原来,你早有备而来,故意要我难堪,不过,你还真是小看我了。若舞直视着她的眼睛,平静的答道:“落玉坊。我是落玉坊的人。”

周围突然一片寂静。

站在周围服侍的婢女们连气都不敢喘,唯恐会打破这种异样的安静。若舞却能够感觉到周围有无数双眼睛在盯着她看,如刺一样让她觉得坐立不安。

庄云谦突然叫了起来:“哈~我就说在哪里见过你嘛,原来你是落玉坊的人,怪不得~”

若舞听到这话,依旧表情平静,没有一丝喜怒哀乐。影心愤愤地看着庄云谦,眼睛里却有着无名的怒火,似乎是在责怪他多嘴。苏剑淡淡地看了一眼若舞,眼神很平静。若舞又和薛逸对视,奇怪的是,他的眼睛,竟让人莫名地觉得心安。

陈素儿见达到了她想要的结果,遂在一旁轻笑道:“原来如此,怪不得我说怎么那么娇媚,那么讨人喜欢呢……”

苏剑立即瞟了陈素儿一样,打断了她的话:“今日我们是来赏花的,别的废话就不要多说了。”影心也接道:“就是啊,今日花开得多好啊。。。。。。”然后又叫下人们也一起来赏花。于是大家起身走向花圃。

虽说已是午后,但是,不少花依旧开着,到处芳香弥漫。

“咦?这个是什么花,好美啊!”影心惊叹道。若舞走进一看,只见几朵洁白的花骨朵掩藏在一片绿叶中,虽然还没有开放,却是清香四溢,光彩夺目。

若舞随口道:“是昙花,又名韦陀。它只有在夜晚才会开放。相传,昙花原是一位花神,她每天都开花,四季都灿烂。后来爱上了每天给她浇水除草的年轻人。玉帝知道此事后,大发雷霆要拆散鸳鸯,就将花神抓了起来,把她贬为每年只能开一瞬的昙花,不让她再和情郎相见,还让那年轻人出家,赐名韦陀。让他忘记前尘,忘记花神。”

“好悲伤的故事。”影心看着昙花叹道。大家静静地听着,都没出声。

众人都在欣赏和感伤昙花,薛逸凝神看着昙花一会儿,突然道:“虽然有些悲伤,不过,世间很多事不就是这样的吗?刹那间的美丽,却换来一瞬间的永恒。虽然短暂,却足以让人用一生去回忆。”

就是这么简简单单的几句话,后来却让若舞用了一生去回味。

若舞呆看着薛逸,心中不知是什么滋味。是我的错觉吗?他说话的眼神,为什么那般忧伤?眼眸深邃,仿佛心里装着沉重的心事。他心里,一定住着什么人吧。。。。。。

“哇!若舞,你看那边,那边的花好灿烂啊~那是不是杜鹃花?”影心指着另一边问道。若舞看过去,院角那边确实是一片繁盛之景,杜鹃花正开得绚烂,像簇簇火焰,如片片锦缎,气势壮观,让人不觉心醉起来。

若舞点头道:“正是杜鹃花。”

“原来我还是记得呢……”影心低语喃喃。若舞遂好奇地问道:“杜鹃花怎么了?”影心脸上忽地多了几分羞涩,“小时候在山上见过一次,有个人告诉我,杜鹃花代表着思念,还有……爱的快乐。”

影心说到最后时声音已经压得很低,但是若舞还是听得很清楚,脑子里忽然闪过了一个人,心跳忽的变得快了起来。

影心继续问道:“你还知道杜鹃花什么吗?”若舞回过神来,“杜鹃花又名映山红,它们多生于山地。向来是开在山岗上,冰湖边,或是崇山峻岭之中,或是雪山草甸上……花色多为红色,黄色和白色,也有混合色,比如那朵,白里透红,则称为‘云上杜鹃’,那朵,洁白如雪,如若在阳光照耀下则能够呈现出金色,所以也被称为‘金顶杜鹃’。”若舞一边指着杜鹃花一边道。

“这是蕙兰吗?”影心指着脚边的一盆兰花问道。若舞点了点头,“嗯,这是常见的蕙兰,还有春兰,建兰,墨兰,寒兰……这些兰花,不论是蕙兰的清香,春兰的浓香,还是建兰的木樨香,报岁兰的檀香,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清而幽……”

“那这呢?”影心指着一株看起来像野菜的植物问道。若舞仔细地看了一看,“这……应该是龙胆,开花的时候多为深蓝色,它的根还可以入药,具有清热、泻肝、定惊之功效。”

影心几乎将院里的花草都一一问了个遍,若舞全部答出。众人赞叹的眼光纷纷投向若舞,只有陈素儿很不屑地转头看向一边。庄云谦虽然对若舞也有些刮目相看,但他似乎对这些东西很不感兴趣,不是找苏剑聊天就是找薛逸聊天。

“天啊~若舞,你居然知道这么多花草,你从来都没有和我提过。。。。。。”影心赞叹地看着若舞。若舞不好意思地笑了:“那是你没注意到,落玉坊后院也有很多花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天生就很喜欢研究这些花草。”

停了下,若舞环顾了一下四周,接着说道:“花草不像人,没有那么多的欲望,没有嫉妒的心理,也没有攀比的姿态,它们只是安安静静的生长着,发芽的时候就努力吸取雨露和阳光,开花的时候就努力让自己绽放光彩,凋谢了就静静地归于尘土。”若舞说的时候,眼睛里满对花的喜爱和怜惜,似乎她自己就是一株植物一样。

影心看着若舞的样子笑道:“你这么喜欢花,来生是想成为花草吗?”若舞看着花圃平静地答道:“如果可以,我倒是愿意。”

“那你想成为哪一种花?”影心好奇地问道。若舞静静地想了想,道:“龙胆。”

影心惊讶地长大了嘴巴,“我以为你想成为蕙兰呢。为什么是龙胆?”若舞沉默了一瞬,却给了一个不是答案的答案,“因为……龙胆的根是苦的。”

影心笑了,“这算什么理由啊?因为它是苦的,所以你喜欢?那你干脆说你想成为黄连好了。如果是我啊,我就要成为杜鹃花!你看它那么绚烂,那么纯洁,那么美丽,是不是很像我们的人生?人的一生,不是应该就该这样吗?轰轰烈烈地活过一次……”影心在那里滔滔不绝,若舞侧耳微笑着听着。

有一道目光却一直在静静地注视着若舞,喜欢龙胆?不是因为它的根是苦的,而是因为,苦,代表着经历过伤痛,喜欢,说明你是想寻找着一个爱着你全部的人,包括你的忧伤,对吗?

庄云谦也在打量着这个女子,确如影心所说,如蕙兰一般清新自然,言谈举止中明明是端庄优雅的大小姐,怎么都不会让人想到此人竟是落玉坊的人,真正的小姐身子丫环命啊……突然,他把目光落在了若舞的腰间上……

“二哥,你在看什么?”影心见庄云谦一动不动地盯着若舞的腰间,坏笑着问道。

众人也顺着他的目光望去,薛逸和苏剑听到影心的声音也看了过去,陈素儿却在一旁冷笑着。若舞见众人全都看过来,顿觉尴尬无比,恨不得找个缝转进去。

“二哥,你这行为也太明显了吧?你知不知道,做人呢,要懂得礼义廉耻……”影心拍着庄云谦的肩膀假装一本正经道。

庄云谦此刻也是尴尬无比,连忙摇手解释:“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真的不是!……我只是,我只是在看那块玉佩!”他指着若舞腰间的一块玉佩。若舞这时才明白过来,遂松了一口气,把玉佩摘了下来给他看。

好一块精致的玉佩!白中泛青,温润细腻,如脂如雪。只见玉佩上雕刻有三样东西:如意、毛笔、银锭。

“必定如意,必定如心水遂意。”影心把头凑过去,看着玉佩喃喃道。庄云谦拿着玉佩,细细打量着。

若舞好奇的看着庄云谦,不知他想干什么。苏剑也站在一旁默默地看着玉佩。薛逸的眼睛也是定定地盯着玉佩看,却没有人注意到他目光中的惊讶和不敢置信之色。

“大哥,你不觉得,这块玉佩很眼熟吗?”庄云谦看着玉佩好一会儿后,突然转头问苏剑。

若舞一惊,脸色立变,这块玉佩并不是她自己的,而是六年前的上元节在赏花灯的时候捡到的,当时找不到主人,看着又十分喜欢,遂一直戴在身上,那日摔跤时差点把它摔坏,所以这段时间一直不敢戴着,今日出门,想着还是戴着比较好,所以才又挂在腰间。

若舞以为庄云谦知道主人是谁,连忙道:“这玉佩是我捡到的,不是偷的。”庄云谦露出惊讶之色,问:“在哪捡到的?”

若舞答道:“六年前的上元节,看花灯的时候捡到的。因为当时找不到主人,所以才一直戴在身上。”

苏剑看着玉佩沉思了一下道:“看着是有点眼熟,不过却是一点印象也没有了。小逸,你有见过吗?”

薛逸看着玉佩,似乎想说什么,却又摇了摇头。他转头看向若舞,若舞却只是看着玉佩若有所思。

六年前的上元节,他十四岁。

街市琴声鼓声奏响,欢声笑语一片。在如潮的人海中,他突然看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撞了一个小姑娘,顺手把小姑娘的钱袋偷走了,他马上追了上去,那小偷不过是三脚猫功夫,不一会儿就被打趴下了,小偷跪地求饶,他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就放过了那个小偷。小姑娘也许是反应过来了,追上来之后,他把钱袋递给了她。

“谢谢!谢谢!~”小姑娘不停道谢。

他却只是呆看着她,一张干净纯洁的笑脸,笑的时候还露出两个可爱的小酒窝,特别是那双眼睛,纯净如水,明亮清澈,仿佛天上的星星都落入她眼中一般,美得令人陶醉。

他和她回到原地,她的朋友在等着她。“钱袋回来了吗?”她朋友焦急地问。“回来了,是他帮我拿回来的。”她笑着指了指他。

“你到底要多少钱才肯卖给我啊?”她央求着一个小贩。原来她看上了一个精致漂亮的影纱灯,刚才在求小贩卖给她。小贩却是怎么都不卖,说只有猜出了谜底才送人。她猜不出来,正想走。

“等一下。”他道。他看了一眼谜语,立即开口说出了答案。小贩惊讶地看着他,笑道:“这位公子你走运了,这个影纱灯上的画是江南一个很有名的画师画的,也是独一无二的。既然公子猜对了,我就将它送给您。”那个小贩把影纱灯递给他,她在一旁艳羡地看着,他转头笑着把灯递给了她。

“送给我吗?”她一脸不敢相信的表情。他点头。她于是高兴得欢呼雀跃,想着也应该回礼给他,但她找遍了全身上下,却发现并没有可以送人的东西。

他看着她笑道:“不必了。”他父亲嘱咐过他不能在外面待太久,于是恋恋不舍地告辞回去了。

回去之后的第二天,他才发现玉佩不见了,把屋里搜了个底朝天,都不见踪影,想着也许是昨夜丢了,可是隔了一夜,早已无处可寻。那个玉佩,本是有两块一模一样的由同一块玉雕刻而成,并且还是祖上传下来的。他怕爹爹责罚,一直没有说起。

两年后,他再次见到了那个他送出去的影纱灯,还看见了它的主人,珣儿。。。。。。

在看到玉佩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那就是他的玉佩,可是不知为何,他居然没有说出来……也许是因为若舞的那双眼睛和笑容跟珣儿太相似了,而那本该是送给珣儿的,如果当年那玉佩还在他手上的话。。。。。。

可惜,一切都来不及了。。。。。。

第四章 赏花月 玉佩牵人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