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9: 毒性发作

  至阳的男人?芷楼听了之后,差点大笑了出来,手指指着楚墨殇。

“大哥,你不是中了阳毒吗?试问天下,还有谁比你更至阳的了,你不是就能帮我?”

芷楼的笑还留在脸上,楚墨殇的脸就阴了下来,浮起了一丝丝的黑线,略带着难以言表的窘迫,话不再多说一句,直接闭上了眼睛,不理她了。

不就是笑了一下吗,他竟然生气了?这个男人的气点儿是不是太低了。

凤芷楼瞥着眼睛瞧着他,发觉楚墨殇的脸稍稍有些红了,莫不是那毒性又发作了?

“算了,你慢慢运功吧,我得回去了。”

不管他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是为了缓解气氛,逗芷楼开心的,她的气儿和畏惧感都消了不少,芷楼决定明天带吃的继续来看他,至于带武京男人回庄的事儿,她还得回去好好考虑一下,不能太鲁莽了。

药篓子里已经满是草药了,想不到他还认识这么多奇珍异草,说不定还真是个大夫,所谓同行是冤家,不透露身份算了,等他好了,让他离开,以后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

背上了药篓子,芷楼大步地朝外走去。

她的身影隐没在洞口之外时,楚墨殇才睁开了眼眸,眸中的红又浓重了许多,他良久地望着消失在洞口的倩影,不觉锁住了眉头,虽然他一直运功疗伤,希望能驱散毒气,可都徒劳无功,反而让毒气侵入了五脏六腑,随时有毙命的危险。

他需要她,需要她的九阴之身,可凤芷楼是个清白的姑娘,还对他有救命之恩,他怎么可以对她做出苟且之事。

“楚墨殇,看来你的命要丧于此了。”

解药就在眼前,他却只能听天由命。

凤芷楼离开了夺命崖,背着药篓子回到了凤家庄,在庄口,她遇到了贾玉这个傻子,这次傻子学乖了,不乱喊了,一脸委屈地看着凤芷楼,手仍旧提着裤裆,好像一松手,肥大的裤子就能掉下来了一样。

“芷楼妹妹……妹妹……”他怯怯看来,样子还真可怜。

凤芷楼是怕了傻子的酿贾三婶了,她赶紧绕开了傻子,选了小路回了药房。

药房里,凤二叔正在忙活,见芷楼回来,便将药筛子交给了她,让她好好筛药,他要去庄东头给王老太看病,说是晚上可能不回来了,让芷楼小心关好药房的门,别让人进来偷了珍贵的药材。

“我记得了。”凤芷楼应答着。

凤二叔一走,芷楼就将门关上了,昨天,她让凤月吃了大亏,依凤月的性格,绝对不会轻易善罢甘休,所以她必须处处提防,事事小心。

筛了药粉,熬了糖水,做成了规格大小一致的药丸子之后,芷楼倒水洗手,她一边洗手,一边盯着无名指上的戒指。

楚墨殇说给她在里面放了一本书,让她回来好好看看,不知道是本什么书?

出于好奇,芷楼放出了格子空间,发现里面果然有一本布皮老书,拿出来一看,吃惊不小,他说得那么轻描淡写,可这本书却非同小可。

名字上写着“冷月飞鹤秘籍”。

这……这……这不是冷侯世家绝不外传的轻功秘籍吗?

039: 毒性发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