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须臾偷换流年(1)

  九城。

十一月。

铅灰色的雨淅淅沥沥地下个不停。抬头望去,城郊的山封锁在浓厚的雾里,所有具象都隐藏得很好,让人看不穿掩藏之下的那些如同枯叶般腐朽的内里喧嚣。

表面一层粉刷有些脱落的白色围墙,将世界分割成里外两个天地。铁门推拉的声音像寒风一样刺进耳朵,站在门外,隐约还听见墙内的人呼天抢地的呐喊。

所有的腐坏在这里生长,没落,然后每一个经历凤凰涅槃后的重生者在铁门打开的那一刻重见天日。

所有的膜拜,所有的虔诚,所有的救赎,在十一月天里捅破苍穹,构筑繁华。

朝南站在一棵高大的赤裸的洋槐树下,紧紧地盯着那道铁门。那道封锁了一切念想的巨大铁门。红色的雨伞在灰色的天地里像一团熊熊燃烧的火焰,一路烧过麻木的青春。

铁锁和铁门相互碰撞,冰冷相见。

“吱呀——”一声,她的耳膜被刺得发怵。虽然是冬天,额头却不免冒出了紧密的细汗。

一身灰色的棉衣。少年一只脚跨出铁门。

朝南目不转睛地看着那个平头少年,他的身体在寒风中瑟缩发抖。手里抱着一个黑色麻布包裹,颤颤巍巍地远离那道铁门。走出几步,却又突然止步,仰起头,那张久不见天日而变得晦暗的脸曝露在大雨中。雨水漫过积攒已久的尘埃,冲刷一地不堪的回忆。

许久,他才抬手擦去流淌在脸上的液体。大步向朝南的方向走来。

朝南一直望着他,麻木得就像这灰色的雨天一样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他在对她笑。

还是,笑得那么野。好像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他拾起她零落一地的书,翻开扉页,一脸邪气地对蹲在墙角的她说:“朝(chao)南?”

那时,她被打得青肿的的脸上还挂着眼泪,然而面对他的此番讥笑却坚定地回答:“是朝(zhao)南。”

于是他就咯吱咯吱地笑起来,像是取笑,却又像是赞赏。她缩在墙角,没有表情地看着他笑。他刚刚从一群看她不顺眼的小太妹手里救了他。她原本该感谢,可事实上她倔强的目光泄露了她毫无感激之心的傲慢。

他说:“我叫北歌。”

她没有搭理,只是像审视怪物一样地审视着他。

然后他就又笑了。这一次,真的笑得像只怪物。他身后的弟兄们看到他笑也都跟着笑作一团。

她慢慢地从地上爬起来,背上书包,贴着墙壁踉踉跄跄地走开。受伤的腿上传来钻心的疼痛,残留在眼角的泪滴,忍不住掉下来。没走几步,就摔倒在地面。

与此同时,她听到身后传来他的声音。“倒!”

她回过头恶狠狠地瞪向他,然而这一次,他的脸上却没有了嘲弄和戏谑。他异常沉静,目光在她身上扫视一番后,大步流星朝她走过来。不由分说就抱起她,把她放在他的机车上,转身发动机车轰隆隆地驶向医院。

好像从那以后,每天都会遇见他。每次,他都邪气地冲着她笑……

他一步步靠近,她觉感觉那样的微笑越来越不真实。终于,走到她面前,一把揽过她,嘴唇向她的唇猛烈砸去。

就像是要把这两年的空缺都要一次性索取回来,他狠狠地吻她,攻城掠池。

她却对这突如其来的吻感到生硬,伸出手推开了他。深邃的眸子随着低下的头缓缓沉下,“对不起,我……”

他先是错愕,随即笑了笑,揉揉她的头发,说:“没关系,毕竟两年了。”

她恍惚地点头。张开双手递给她一个轻柔的拥抱。

须臾偷换流年(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