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传功!

    修真之道各不相同,若以道德标准衡量,就有了正邪之分,门派之争,而正邪之间更是针锋相对,稍有争端,便是一场大战。

  恍惚神魔大战过去百年,正派领袖落霞山庄更是率领诸派围攻魔教总坛天魔洞,这一战打得旷日持久,难分难解,双方均死伤惨重。眼见人员消耗不断,少不得剑走偏锋。当时,天魔洞主薛玄峰与落霞山庄庄主邵流云各有一个出生不久的儿子,于是都寻思着向孩子下手,碰巧的是,正邪双方都找到一个叫做百手散人的来做此事,此人流离正邪之外,虽非魔类,但心思诡异难测,也不知出于何心,竟然同时答应了双方的要求,却把偷来的孩子做了手脚,把落霞山庄邵流云的孩子当作天魔洞主的孩子送给落霞山庄一干人等,又把天魔洞主的孩子当作邵流云的孩子送给了天魔洞主。

  翌日,双方相见,都以孩子来要挟,又齐骂对方心思歹毒,连孩子都不放过,一场更激烈的战斗随即爆发,一时法器翻飞,真气四逸,声响闻于百里之外,从晨至昏,双方不遗余力地战斗,眼见都坚持不住,天魔洞中突然走出一个全身绿衣的小女孩,也就五六岁大,像模像样地捏诀诵语,霎时间天魔洞外烟瘴四起,毒气弥漫,一些受了重伤的,功力较弱的顿时倒了一大片。邵流云见败势已定,拼命抢回孩子,却受了天魔洞主的腐心掌,自己这方手里的孩子也被抢去,终于仓皇撤退,在山庄修养半月,竟然不治,一命归西。

  夫人秦丰瑛自然发现孩子有异,心中以为定是自己的孩子被魔教所害,不幸夭折,丈夫为免自己伤心而找来的。而且一来邵流云重伤,无暇相询;二来也觉孩子可爱,就忍住没有说出来,时间一长,反倒生出难舍的情意,视作己出一般,百般疼爱,这孩子也是活泼伶俐,讨人喜欢,邵流云死后,一家人过得也是美满自在!

  转眼已过十余年,这孩子慢慢长大,夫人赐名邵争,争气的争,而非争强斗狠的争,心中暗暗希望他可以象平凡人一样,寒窗苦读,争一番功名,然后娶妻生子,不再陷入江湖的仇杀纷争之中。邵争倒也聪明,对诗书之道,颇有天赋,只是天生顽皮,上屋爬树,窜上跳下,没有一时安宁。

  这天他又抱着诗经爬到了树上,朗声诵读:“……岂曰无衣,与子同袍……”,唬得先生在下面直叫:“小祖宗,快下来,你摔坏了,老夫的饭碗也砸了,快下来……”,邵争对他做个鬼脸,且不去理他,抬头无意间,却瞥见隔壁院中,大哥邵明正盘腿坐在地上,手指做着各种各样奇怪的动作,不由心中奇怪,怔怔地看着他。这时,邵明的身上突然出现淡淡的一圈红晕,身体也缓缓离开地面,飞了起来,定定悬立在空中。邵争惊得张大了嘴巴,不知大哥怎么会像神仙一样飘在空中,惊奇之下,更是目不转睛地定定看着。这时,邵明嘴唇微动,右手横掌一挥,一道形似新月的薄薄红晕平平飞出,扑地一声,院中一个三人合抱的树桩,竟被这红晕齐齐削去了一段。

  邵争眼睛睁得大大的,完全被这奇妙的事情震撼住了,心中想着一定向大哥问个清楚,起身就往那边院里跑,却忘了自己还在树上,一脚踏空,“啊”地一声跌了下来。老先生早就看到他在树上痴痴地看着什么,眼见他落下树来,也顾不得许多,伸手去接,却没接住,反而被他砸得一个踉跄,坐倒在地,邵争急着去找邵明,起来拍拍身上的泥土,也不管老先生在那里高声呻吟,“咚咚咚”跑走了!

  他跑到邵明的院里,看到大哥已经站了起来,赶紧过去抱住他的胳膊,让他传授那个神奇的法门,邵明笑道:“母亲不让你练,我可不敢教你!”

  邵争哪里愿意,也不说话,就是死缠着他。

  邵明无法,说道:“不如你去请示一下母亲,如果她老人家同意了,我一定教你,好不好?”

  邵争央求道:“娘知道了,肯定不让我练,娘就知道让我读书,你还是偷偷教我吧!”

  邵明也是懵懂少年,看他可怜兮兮的样子,不由心中一软,想了一想,郑重问道:“你真的要学?!”

  邵争瞪着眼睛,说道:“当然了!我要像哥哥一样,在空中飞,自由自在,那多好啊!”

  邵明听他说完,沉声道:“如果你修炼是为了飞的话,那就算了,如果你想为父亲报仇,诛杀魔教,我倒可以考虑!”

  邵争立时改口道:“那我就是为了替父亲报仇!”

  邵明被他逗乐了,想到以后两兄弟可以并肩作战,也是乐事,犹豫半天,还是决定偷偷教他,只是嘱咐邵争万万不能让母亲知道,邵争自然满口答应。于是,两人相约当天晚上在邵明的小院里相会。

  夜幕降临,新月如钩,邵争早早来到了小院等着。邵明大是满意,清了清嗓子,开始讲授起来。邵明说道:“咱们这套功法叫做“玉霞真诀”,是先祖参悟天上流霞所创,共分一基九层,练至最高的九层,防如轻云,无懈可击,攻如流霞,无孔不入,实在是一套攻守兼备的玄妙法门!”

  邵争不甚明白,感觉一知半解,但心里隐隐觉得就是这个技法很厉害的意思,急急说道:“哥哥,那你赶紧教我吧,我几天能学会啊?到时我是不是也可以象哥哥那样拍拍手就飞起来了?”

  邵明听了哈哈大笑,说道:“傻小子,你以为这是念书啊,背会了就会了,修真练气,那是需要千锤百炼,需要一生光阴的!”他看邵争眨巴着眼睛傻傻地看着他,笑问道:“有没有吃苦的决心?”

  邵争一听,突然觉得一股豪情从心底冲出,大声道:“有!”

  邵明拍拍他的肩膀,笑道:“好小子,有志气就好,虽然不明白母亲为什么不让你修炼,我还是决定偷偷教你,想我邵家男儿岂能文弱不堪,我们兄弟同心,长大了到天魔洞,杀了那个洞主,为父亲大人报仇!”

  邵争感觉全身热血噌地冲了上来,眼神坚毅,紧紧握了握小拳头,重重点了点头。

  PS:开新书啦!新书名《百变兽王》,情节精彩绝伦,请多多支持!

传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