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回家!

    邵争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尴尬地把手缩回来,想了想措辞,才解释道:“她虽然使毒,可是心地善良,若不是她相救,我上次在无月森林就死掉了,这次她又救了我们……”

  夫人没等他说完,不耐地摆了摆手,说道:“知人知面不知心,哪有那么巧的事,你一遇到危险她就出现,我看其中指不定有什么文章,你以后要提防着她!”说完,忙又加了一句,“以后最好不要再见她了!”

  邵争见母亲表情严肃,只好答了声是,告辞出来。

  他不怪娘亲,娘亲的怀疑也有她的道理,任谁见到一个浑身是毒的女孩都会怀疑,他只是有些可怜秦绿玉,想到好好一个女孩,却为人所畏惧,没人愿意接近,那得有多么孤独啊!

  想到这,自己先是一声叹息,心中暗暗决定以后一定要常常见她,陪陪她才是。

  接下来的日子,除了偶尔去看看哥哥,邵争都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刻苦修炼,虽然一场大战让他受伤,却也不是一无所获,大战之后,他迅速冲破了三层黄境的桎梏,顺利到了第四层绿境,这令他兴奋不已,更是勤炼不辍。

  大概过了半个来月,邵明终于醒来,伤势也慢慢好转,只是与邵争的关系更加冷淡了,现在邵争是整个落霞山庄的英雄,而他却是那个衬托英雄的笑柄,他有些恨这个弟弟,因为邵争抢走了很多本该属于他的东西,荣誉,地位,这些都应该属于他,可邵争象个怪物一样,短短一年把玉霞真诀修炼到那个程度,还亲手保住了山庄,这些都是为什么啊?他想不通,就一直想,下人都慢慢传,说大少爷有些痴了,可能是那场大战伤到脑袋了,但具体因为什么,谁也不知。

  邵争在家里有些孤单,无人做伴,开始思念起秦绿玉来,想知道她的伤是不是全好了,想见到她那美丽的身影,和温柔的笑脸,可母亲日日监管甚严,虽然他有出去的打算,却始终没有机会,只好继续修炼。

  转眼又过半月,邵争的功力也达到了玉霞真诀第四层绿境的后期,他可以清楚地感觉自己体内有了一个小小的金丹,虽然还不是很大,但已足够他在空中任意飘舞了,他很少用功力去攻击什么东西,因为在山庄里实在没有什么可以再做目标的了,而且他也不敢使用,在他到达第二层境界橙境的时候,曾经拿自己家里畜养的公鹿做过实验,结果使出“彩霞一击”后,那头鹿竟然凭空消失了,一点东西都没有剩下,害得养鹿的赵田被管家邵伯狠批了一顿,差点辞退掉,他好说歹说,才了了此事,哪里还敢惹祸。

  不过,最近他的真气进步明显慢了下来,隐隐觉得自己体内吸血金刚的金丹已经被吸收殆尽,而且金刚珠也快化没了,对于这么慢的练功速度,他自然难以适应,更加思念秦绿玉来,打算哪天一定出去放个凝烟球把她找来,陪陪她,让她开心开心,顺便看看可不可以再弄个吸血金刚,吸血银刚的金丹什么的。

  这天,瞅着母亲在家念经,他换上一套新做的白色长袍,束一条蓝绣腰带,头发仔细梳理,插上紫金簪,就要出去会秦绿玉,可巧刚出大门,碰到一人,只见此人面白无须,发带金冠,穿一件蓝色道袍,真是好不潇洒,邵争怔怔看了看他,突然惊喜道:“叔叔,你怎么回来了?”

  原来此人正是邵争的叔叔,老庄主邵流云的弟弟,邵流飞,自哥哥死后,他就开始四海云游,修真炼道,希望有一天可以杀掉天魔洞主,为哥哥报仇,今日路过山庄,突然想来看看,于是落在庄门之外,本来正在凝望着大门之上“落霞山庄”的大匾,唏嘘感叹,突见跑出来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面如冠玉,丰神俊朗,也没敢认,听到叫他叔叔,才认出正是邵争,不由喜道:“离家八九年,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大了!”

  邵争抱着他的手臂,笑道:“叔叔你可回来了,你一走这么多年,我都想死你了!”

  邵流飞摸摸他的头,叹道:“是啊,一去经年啊,叔叔也都老了!”

  邵争道:“叔叔可没老,比你走的时候都年轻,我都没敢认你呢!”

  邵流飞抬脚踹了一下他的屁股,故作愠怒道:“你这个臭小子,给谁学的这般油嘴滑舌!”

  邵争吐了吐舌头,扯住邵流飞的衣袖,说道:“叔叔,咱们赶紧进去吧,我娘我哥看到你,不知多高兴呢!”说着,拉着他,就跑进了院里。

  山庄上的人听说二庄主回来了,都聚集到了院子里,夫人秦丰瑛和邵明都迎了出来,邵流飞赶紧上前拜见嫂子,邵明也过来给叔叔磕了几个头,邵流飞急忙把他拉了起来。一家人欢聚一堂,酒菜摆满了桌子,边吃边开始说些别后的事情。

  邵流云这些年天涯海角几乎都走遍了,虽然也经历了一些磨难,但功力大有进益,自然尝到了其中的甜头,所以,饭桌之上就和大家说了,住三日五日的,就再出去云游,邵争有些不舍,难过地说道:“叔叔,你不能在家里多住几天吗?我在庄里都没人陪我玩,小时叔叔最疼我了,我现在都很怀念和叔叔在一起的日子呢!”

  邵流飞大笑道:“你这个小滑头,叔叔和你在一起那可是最悲惨的时光啊,你不是揪我耳朵就是拉我头发,我可不敢和你在一起!”

  说得大家都笑了起来。邵争也有些不好意思,小声道:“那都是小时的事情了,现在可不会了!”

  邵流飞说:“有哥哥和你在一起玩就行了,叔叔还有重要的事情要办呢!”说着,长叹一声,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大家都知道,他肯定又想起邵流云的仇了,一时都不言语,屋里也沉闷下来。

  小贴士:如果你喜欢,那就投票推荐、点击收藏吧!

回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