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情根深种!

    邵争不敢再看,忙低下头去, “她刚才说本教主,难道她就是聂飞燕吗?别说倒真是漂亮,不过我看她怎么这么面熟呢?难道在哪里见过?”心里这么思量,眼晴却控制不住偷偷看着,只见这女子一身粉红衣裳,体态风流,虽不着意,全身上下却尽显凹凸的动人风韵,虽不轻动,举手投足间却散发着淡淡的醉人芬芳,一时恍惚,彷佛对面站着的不是凡间女子,却是花中仙子!

  邵争把头低着,目光溜动,最后不由自主地,看向她胸前高高耸起的衣服,同时心跳也突然加速,转而想起了云瑛的这个地方,他和云瑛已尝过几次枕席之欢,自然知道这个地方的旖旎风光,动人色泽。

  聂飞燕估计也看出了他的猥亵心思,把手在胸前一护,一脚踢出,把邵争踢得仰翻在地:“你们男人不是好东西,快说,外面的情形怎么样了?”

  邵争猜她肯定认错人了,于是故意支吾道:“还在呢,敌人都在外面四处搜查着!”

  “嗯,让他们搜去吧,这帮蠢妖怪肯定想不到我还藏在大殿之中!对了,你是哪个分坛的,我不是下过命令,男人不准进这个宝殿吗?你真是大胆,竟敢私闯进来,若不是事情紧急,我一定杀了你!”

  “我……我……”邵争哪里知道自己是哪个分坛的,结巴着说不出来。

  “你看你个熊样!问个话也能吓成这样!”那女子鄙夷道。

  “嘿嘿!”邵争摸了摸头,“教主,你怎么知道我是自己人啊?教主您真是目光如炬,洞若观火……”

  “行了,行了,不用奉承我了!你进来东张西望,傻愣愣的,若是敌人,还不心急火燎四处查看啊?这点我要是看不出来,怎么做这个教主!”

  “教主英明,您真英明!”邵争一面溜须拍马,一面又要抬头欣赏她那绝美的容颜,谁知那女子早已注意,一把把他按下去,气道:“你给我老实点,若不是我还有用得着你的地方,就你这般轻薄,我早已取了你的性命!”

  邵争忙问道:“不知教主让小的做什么事?小的一定万死不辞!”

  聂飞燕突然叹了口气,过了良久,方道:“我有一封信,如果我今日有什么不测,你一定要把他送到翔龙教教主邵争的手中!”

  “啊?”邵争万没想到她会突然来这么一句,不由惊呼出声。

  聂飞燕气道:“你大惊小怪什么,若是惊动了外面的敌人,第一个死的就是你!”

  邵争忙低头道:“不敢,不敢,教主你继续说!”

  “我听血木那小子说,血风竟然还没死,这个血风相当了得,已是元婴期,我与他们耗到现在,就是等那个血风到来,到时我拼死了他,也算是帮了邵争一个忙了!”

  邵争越发奇怪,于是问道:“咱们飞燕教和翔龙教好像并没什么往来,教主怎么……”

  “你懂什么?”聂飞燕厉声道,“你这种懦弱的奴才岂会明白他有多么神奇,紫气峰一战,他英姿勃发,力挫天魔洞,在洞主的大腐心掌下依然全身而退,那又是何等的英雄!”她说着,眼中露出一抹向往和喜悦的神情。

  邵争听她说到紫气峰之战,心中一动,忙偷眼又看了一下那个美丽的脸庞,顿时恍然,是了,怪不得他一直觉得这个女子似曾相识,原来这个聂飞燕竟是紫气峰上和五行圣使一起发动五行绝阵的红衣女子,聂红香。

  既然识破了她的身份,一切都有些明白了,邵争试探道:“听教主的口气,教主莫非喜欢上了那个英雄邵争了吗?”说着话,眼睛斜睨着她,看她到底有什么反应。

  聂红香听了脸颊一红,啐道:“没用的东西,就这种事情你看的明白,不过,任谁见了那场旷世之战,都会对他佩服之至的!”

  邵争虽然被骂,心中却甜滋滋的,心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当时的一场大战竟然还为我赢得了一个美人的芳心,看来那一战真是赚发了!”

  心里这么美美的想着,嘴里却调侃道:“请恕属下愚钝,教主说在这里等着血风,可你知道血风的模样吗?就算我是血风,教主岂不是也分辨不出来吗?”邵争现在就是血风的模样,她说要杀血风,血风在她面前却又不知,想想差点笑了出来。

  “这……这我倒不知道,不过以他那种身份,别人定会对他毕恭毕敬,奉承倍至,我只要等着,他们的人就会把他暴露出来的!”

  “可是……可是教主,你一旦露出行迹,他们那么多人,你恐怕会……”

  “死在这里是吧?死就死了,我把飞燕教毁了,回去洞主肯定会重重责罚,况且天魔洞与他有难解之仇,此生肯定无法与他相守,与其这么天天受着相思的煎熬,不如就此死了,一了百了。唉,我怎么和你说这些了,你的责任就是把这封信亲手交给他,记住,一定要交到他手中,这样,即使我死了,他也会知道还有一个我曾经倾心于他,并且为他做了点事!”聂红香说到这里,越发感伤,明亮的眼睛转了转,泪水在眼眶中滚动,差点哭了出来。

  小贴士:如果你喜欢,那就投票推荐、点击收藏吧!

情根深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