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3章宇儿的心愿

    院子里有一个大大的秋千,正好能够坐下两个人,每天晚上,茂茂和宇儿都会在秋千上聊到睡着,然后从楼里回来的白羽娘亲再把他们两个叫醒回屋里睡。

  今天同样不例外。

  只是气氛有些凝重。

  “宇儿,你今天是故意的吧?什么男女授受不亲,反应这么激烈,告诉娘亲为什么?”茂茂口气温和,循循善诱。

  “娘亲,你看出来了。”小小人脸上居然有迷茫的神情出现。

  “是啊,不管你再怎么伪装的成功,娘亲的眼睛可是一眼就能看出来。因为你是我的儿子。”茂茂伸出手臂,拦过小家伙的肩膀,宇儿顺势将头靠在娘亲的肩膀。

  “娘亲,彦若师父肚子里的学问,我是真的很佩服,可是他的有些观点,我不能够认同。学问不能拘泥于一种形态,就像花圃里的花一样,有主要的,有次要的,还有陪衬的,百花齐放,花团锦簇不是更好吗?为什么一大片花圃,只能有单一的一种呢,那样岂不是太单调,太无趣了吗?”宇儿反问。

  茂茂心中惊叹,才多大点孩子,想问题竟然已经想到这方面了?茂茂拍拍儿子的肩膀“你想法很好。”现在的自己,做一个好的聆听着,才是最重要的。

  “娘亲,我很矛盾。彦若师父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心中是很感谢他的。可是,他的一些想法,孩儿真的不能认同。尤其是在讲到如何治理天下,我不赞同。”宇儿似乎有满腹的话要讲。

  “是吗?”茂茂轻柔的说,看着身边苦恼的小大人,眼睛里却是一丝不可动摇的坚持。

  “娘亲,孩儿心中有大抱负,若是认同彦若师父的话,此生只能做一介呆板书生,那不是孩儿的志愿。孩儿想着有朝一日,能够像一只苍鹰翱翔于天,这样就可以俯瞰大地,也希望能够像丛林之虎,威震八方。”小小年纪的宇儿谈到自己的未来,雄心万丈。

  “那你想要怎么做呢?”仔细看着他脸上的每一分表情,虽然表现的云淡风轻,但是茂茂对这个问题及其在乎。

  “我想要找一位能够知我心中所想,能够叫我真正佩服的师父,能够教我怎样安邦定国,让国家国富民强的人。可是——”宇儿一脸的失望,接下来没有说出口的话,也能够猜出来他是怎样的失落。

茂茂搂紧了他的肩膀,看着天上的明月,缓缓说道:“娘亲不懂什么大道理,不如,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宇儿一双手臂缠在娘亲的腰上:“我最喜欢娘亲讲故事了。”

  茂茂宠溺的拍拍他的头,此时的宇儿,才有些小孩子的样子“娘亲今天给你讲一个唐太宗的故事吧”

  院子里秋千上,茂茂软软的声音讲着讲着渐渐听不见,原来已经睡着了,头倾斜靠在小小的肩膀上,就像婴儿一般无邪甜美。小小的宇儿脸上却是若有所思,眼睛亮晶晶的,没有一丝犯困的迹象,神情坚毅,眼中闪着智慧的光芒。

宇儿伸出小手轻轻将娘亲的衣领拉高“茂茂,我长大了,就可以保护你,不会让你受一点点的委屈。”

   院子外面的柳树上,黑衣玄槿目光紧紧盯着熟睡的女子,黑宝石一般深沉的眼睛若有所思。

 黄鹤楼内,彦若坐在桌前,目光迷离的看着天上的明月“我落得如今下场,该恨,还是该怨?”

  黎师父然烈傲然站在彦若的身旁,看着眼前颓然的男人,心中一片苦涩:主上落得如今的下场,作为属下是不能说些什么,但是,主上有时候实在过于迂腐,也许主上是个好男人,但绝对不是一个合格的主上,或者那个人做主上,是对国家最好的选择吧。但是无论如何,主上永远都是自己的主人。

  “主上,若有朝一日,然烈就是拼了这条命,也要为主上讨回一个公道。决不让那乱臣贼子称心如意。”然烈咬牙切齿发誓。

  “然烈,好好活着,比什么都重要。以后休要再提。”前面一句透着无比关切,后面一句凌厉中透着无上的威严。也许严若自己心中也是明白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是。”然烈不甘心,握剑的手指关节突出苍白。

第23章宇儿的心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