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8章对付酒鬼的酷刑

    黄鹤楼后院,几乎是楼里所有的一把手都来了。

  看着捆得像个粽子似的家伙,有人笑得一脸灿烂,有人一脸惋惜,还有人不赞同的皱眉摇头。

  还是秀才和老范懂规矩,一把黄花梨圈椅摆在正中间,茂茂看也不看潇洒的坐下来,老范秀才一左一右称职的左右护法。

  这么血腥的场面,小孩子还是不要看了,白羽娘亲带着宇儿出去,不知道往哪里了。

  醉鬼脑袋动了动,貌似要醒了,所有的人严阵以待,茂茂眼角瞥到老范手里的擀面杖不规则的抖动着,秀才也是一脸激动。

  茂茂斜斜的靠在椅背上,看着悠悠转醒的人,被捆结实的酒鬼,似乎想要伸手抚摸疼痛的脑袋,一动,发觉不对劲,一个激灵,马上清醒了过来。

  酒鬼抬头怒视茂茂“你这个泼妇,想要干什么?”不能否认,酒鬼说话尽管带着愤怒,但是声音仍旧该死的好听。

  茂茂闲闲开口“你都说了,我是泼妇,既然是泼妇,能干什么?你还猜不出来?”

  “你知不知道我是谁?竟然敢这样对我。”某男显然还不明白自己现在的处境,口气高傲。

茂茂不屑的看着酒鬼撇嘴:“我管你是谁?我只管你将我酒窖里的忘尘酒全部都砸了,该怎么个说法?”

“你说吧,多少钱,我赔。”某人大刺刺的摸样刺痛了茂茂的心:有钱了不起吗?我偏偏要你赔不起。

  茂茂冷笑一声“我黄鹤楼忘尘酒有钱不一定能够喝到,无价!无价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无价之物,你拿什么赔?就你身上的一百两碎银子?”

  “无耻,你搜我的身?”某男怒吼。

茂茂对某男的愤怒不以为意“我搜你的身就叫无耻。那你无故砸坏我三十坛美酒,是不是应该称呼衣冠禽兽,禽兽不如,卑鄙无耻下流阴险狡诈?”顿了顿又说:

  “有钱堂堂正正到楼里喝个痛快,没钱别喝,也不用做这鸡鸣狗盗之辈。喝就喝了,可是你的行为太恶劣,知不知道每一坛酒需要凝聚多少的艰辛劳苦,才能变成佳酿?浪费可耻,你就是那无耻中的极品,极品中的废品。”茂茂越说越气,最最讨厌浪费的人和事。

  “秀才,给他点教训。”心一横,茂茂决定给这个讨厌的家伙一个难忘的教训。

  秀才跃跃欲试的迈着猫步走到某男面前,某男一双眼冷冷的盯着秀才,秀才有些胆怯,本来作势狠狠打下来的一巴掌,落到某男的脸上,就变成了情人间的抚摸。

  茂茂眼尖的看到某男狠狠的打了一个大哆嗦,恶作剧一笑“秀才,就像你刚才那样,狠狠的打他一百下,月底奖金大大的。”

  受到奖金大大的诱惑,秀才精神一震,更加温柔的在某男的脸上连续抚摸了好几下,某男嘴角有类似白沫的东西流出。

  一旁的老范眼现不忍“夫人,这也太狠了吧,你看他都吐白沫了。”

  “吐白沫算什么?我还等着让他享受生不如死的滋味呢。”茂茂满不在乎的说,就见彦若的眉头又皱了皱。

  茂茂没问严若为什么皱眉,直接吩咐“小叶,拿点棉花来发给大家。”小叶答应了一声,小跑步出去,老范听茂茂这么一说,兴奋的什么似的,直抓脑袋。

  很快,小叶将棉花发给大家,一旁众人莫名其妙的看着手中的白棉花,只有秀才和茂茂熟练的将棉花塞到耳朵里。

  “老范,我看好你哦。”茂茂送给老范一个鼓励的眼神。

  老范满脸激动的望着茂茂,茂茂再次点头,顺便将手也放在耳朵上:双重隔音效果应该差不多吧?

  老范大义凛然的往前走了几步,在某男面前停下,秀才飞一般的跑了回来,躲在茂茂的身后。

  某男看到老范高大魁梧的样子,不像秀才那样好糊弄,眼中有了点怯意:不知道这看似强壮的大个,会用什么样的手段折磨自己?

  老范双手叉腰,摆好造型,朝天猛的一声大吼“死-了-都-要--爱--不淋漓尽致不痛快。。。”

  茂茂庆幸:幸好自己做了两手准备,才没有跌下椅子。要知道范师父最得意的功夫,不是烧菜做饭,而是惊天地泣鬼神的狮子吼,当然老范的这个本领,只有秀才和茂茂知道。

  茂茂身后看热闹的众人,就没有茂茂这么好的命运了,秀才坐在地上捂着耳朵,也学茂茂用起了双重保险。小叶满脸惊恐的不住往后退,路上已经连着翻了五六个趔趄。

  彦若和黎师父生生往后退了八大步和三大步,然后迅速的将刚才小叶塞给他们的棉花堵在了耳朵里,表情才没有刚才那样痛苦。

  让茂茂最最佩服的人:黑衣玄槿,黑衣玄槿一动也没有动,甚至脸上的表情都没有一丝变化,只是闭着的眼睛让人看不到里面的讯息。

第28章对付酒鬼的酷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