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89章马车后的尾随者

    听闻此言,茂茂心里酸涩,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无殇这个问题:昔日誓言犹在耳边,在今天看来,不过是一个破碎的梦一场,玄槿,你既然已经有未婚妻子,为何还要来招惹我?若非有无殇接住我,如今我早已不知道魂归何处去了。

  “你哭了!”无殇公子有些沉闷的说,茂茂看到他手张开,手心处有一滴水珠儿滚动,是自己不知不觉间落下的泪。

  “我没有哭,只是眼睛进了沙子。”好拙脚的借口,无殇却没有取笑她,低头看着手心的水珠儿,有些黯然:“为君消得人憔悴,可惜这个君却不是我,你什么时候也能为我这样,我才是值了。”

  “你不要胡说了,像你这样的人才,家里妻妾那个不是牵肠挂肚的想着你,又怎么会缺了我这个人?再说,我就该嘲笑你矫情了。”想到琪雅,再看眼前的无殇。

  不管是黑衣玄槿,还是无殇公子,都是人中龙凤,在这个男尊女卑的社会,家里的女人又怎么会少得了?便是这芙蓉镇,稍微有些个钱的家,也都要买个妾,打着传宗接代的名号,享受着左拥右抱的温柔。

  “你很介意?”无殇反问她,茂茂点点头,先开车帘看着外面见见后退的风景,有些伤感

  “玄槿曾经问我为什么不肯接受他,我说‘因为我要弱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爱情,我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婚姻,我要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相伴,我还要你爱宇儿比我更爱他。’我问他能不能做到,他考虑了许久,回答我他能做到,所以,我的心开始为情动。

  爱情之所以让人向往,是因为有山盟海誓的甜蜜,也是因为它的珍贵,更多的是因为它昙花一现的短暂,却能让人将她的美丽牢牢记在心里。当现实摆在爱情面前,曾经的山盟海誓全部都化作了虚无。就像当时,玄槿为了琪雅放弃我。

  有一个问题是所有女人都爱问,却是所有男人都不愿意回答的。当母亲和妻子同时掉进河里,丈夫会先救谁?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解释,只有真正临到头的时候,才能看出一个人的心。”

  “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往最高的地方,看着脚下风景,心情也就慢慢的恢复了。你若是真的很难受,我的肩膀借给你。”一向嬉笑着的无殇,难得正经的劝人。

茂茂看他侧过来的肩膀,有些迟疑,无殇把肩膀又往她跟前趁了趁。茂茂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哭着的脸,趴着他肩膀,埋头痛哭起来。

 茂茂和无殇在车里,却没有想到在马车后面一直跟着一个人,手上拿着剑,脚尖轻轻点地,竟是用轻功来赶路,马车快,他跟着快,马车慢,他也慢下来,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此刻听到从车里传出来的哭泣声,脸上呈现痛苦,几次想要张口呼唤,都没有喊出。

第89章马车后的尾随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