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冷战加意外

    一周的第一天

  帝华学院高中部新的一天又开始了,至于帝华每天要上演的戏幕就不多说了。

  高三(A)班 “早啊,各位。”沁湘虽然晚上都没有怎么睡,但还是神采奕奕的向大家打招呼。

  “早。”晴枫从门口走出去,见到了沁湘打了声招呼。

  “喂,你们昨天去哪里了?”俊昭凑过头来小声的问。

  “怎么就一天没有见,就那么想我们家凌凌了?”沁湘奚落俊昭,她看的出来最近俊昭对建凌有不一样的举动。

  “呵呵,你说什么啊。”没有想到花花公子高柳俊昭也有不好意思的时候。

  “昨天你们哪里玩去了,手机也不开,有人可想你了。”季仁指指天琪,告诉她天琪心情不怎么好。

  “喂,你们去哪里了,就算去好玩的地方也可以叫上我们吧,还是你怕我们会打扰到你的假期约会。”天琪把沁湘从座位上拽了起来,才不承认某的人说的,只是觉得想了沁湘一整天,她却和别的男的游山玩水。

  “真不好意思啊,我们去哪里不用跟你报备吧。”沁湘不喜欢天琪说话有质问的口气,才不相信季仁说的是不是某人想她,担心她。

  “你……”天琪不想说什么,因为要上课了,还是美惠的课,不然他就要问明白照片上的那个男的是谁。

  天琪本来见到沁湘是高兴的,可是没有想到,建凌在沁湘去洗手间的时候,先到了三(A)班,给他看了她们在北海道拍的照片,其中还有几张沁湘和一个不认识的男孩的合影,两人不但靠的亲近,而且笑的可甜了。最重要的是建凌还说了一句你的情敌出现了。这样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让本来就自负的天琪觉得自己像个傻瓜一样的为某人担心了一天,可某人对他却没有一点心思。

  “你什么你啊?我就去约会了怎么样啊。”沁湘本来还心情好好的,还带了海产打算请他们品尝的,没想到有人竟然用很恶劣的语气质问她的行踪。真是的。她去哪关他什么事,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

  “沁湘,你和天琪吵什么啊?”晴枫从外面回来,看见全班的同学都盯着天琪和沁湘,没有看过照片的晴枫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啊,不知道某人发什么神经病。”沁湘让自己不在乎,反正她又没有做错什么。

  “晴枫你别问了,有人快要火山爆发了。”季仁指指天琪,没有想到那家伙没有喜欢的女孩的时候狂的要死,现在看到喜欢的女孩和别人的几张照片就受不了,没想到这家伙是个痴情的种,以前都没有看出来。

  “来,你看这个。”俊昭把建凌给他的照片拿给晴枫看,并说“这下有好戏看了。”早就觉得唐沁湘那女人太高深莫测了,就要有个人能管的住她。

  “季仁,你打错主意了。”晴枫开始有点了解沁湘的性格,她这人天没有塌下来,是不会有什么大举动的,除非是她心里最重要的人,但以目前来看,天琪还没有做到。

  “是吗?你怎么会知道。”季仁知道晴枫能了解人心,那么他有点了解沁湘也是说不定的。

  “直觉。”晴枫是他们五人中最细心的人,聪明的让人猜不透。

  “同学们,上课啦。”从外面走进来的皆川美惠不知道有人正在冷战呢,还是照样上她的课。

  “哦……”打算看好戏的有些人(特别是某些女生),幸怏怏的走回自己的座位。

  天琪上完美惠的课人就消失了,SHB的其他成员也只能陪他一起走了,虽然上不上课对他们没有什么影响,这些天来一直来学校,也只是为了和沁湘她们在一起。天琪心情不好就可能会在外面跟人打架,也可能会碰见以前的仇人,所以为了他的安全,他们五人一向都是一起来又一起走的。

  沁湘是照样吃,照样过,除了有一点点的不开心,基本上她才不在乎那家伙发什么脾气呢。放学后她找上建凌和柳泽雅一起去逛街。

  “沁湘同学,你找我一起去逛街?”小雅有点受宠若惊,没想到沁湘还真没有忘记她啊。

  “是啊,可以吗?还是你有什么事啊。”如果小雅有事忙的话,那就不勉强了。

  “不是的,我很高兴能和你们一起玩,但是我……”她想说的是她可没有多余的钱去更她们一起买一些高档的东西。

  “放心啦,我们有不会把你带去卖了。”建凌以为小雅是和她们有陌生感呢。

  “不是的,建凌同学,我是很穷啦,和你们一起去我会不好意思。”小雅坦白的说。

  “这是什么问题啊,今天我请客好了。”沁湘的卡上的钱都没有怎么用,现在认识了一个好朋友,就当是送见面礼吧。 “还有啊,我们都当你是好朋友了,你就不要同学,同学的叫啊。你就叫我湘湘,叫她凌凌吧。”

  “是的,湘湘,可是这怎么好意思呢。”自己都没有送过东西给她们,何况上一次湘湘帮过她,她都没有好好谢谢人家呢。

  “你啊不用不好意思,就当是我们的见面礼吧。”沁湘拉着小雅快快走,她们去了学校附近最近的一条街逛去了。

  “那作为谢礼,今天我请你们到我家吃晚饭吧。虽然我家没有什么山珍海味招待你们的,但是我妈妈做的鱼丸是很好吃的,就是在银座也买不到哦。”说起妈妈的厨艺,小雅可是自豪不以。

  “哦,那我们也要带点礼物给伯母她们咯。”看小雅这么夸讲自己的妈妈,沁湘突然有点想她家的那个“恐怖又精于算计”的妈了。

  “那我要尝尝柳泽妈妈的手艺了。”一听到有好吃的建凌就来精神了。

  “那还不快走。”三人说说笑笑,打打闹闹。

  柳泽家 那是一栋老式的公寓,小雅的家就住在二楼。她家是三室一厅,地方不怎么大,但给人的感觉很温馨。这就是穷人也有穷人的幸福啊。

  “妈妈,我今天带了客人来。”小雅高兴的还没有进门就大叫了。

  “雅,女孩家不能大叫大叫的,你是不是白去学校了。”雅的妈妈笑眯眯的教训小雅。

  “是的,妈妈。”小雅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雅,你不是说有客人吗?怎么不请人家进来坐,还让人家一直站在门口,你也太没有礼貌了。”雅的妈妈拉开挡在门口的小雅,看见两个漂亮的小姐站在门外,手上还拎了大包小包的东西。

  “柳泽妈妈好,打扰了。”沁湘和建凌礼貌的用日本人的礼节,向雅的妈妈鞠了一躬。

  “这两位漂亮的小姐是雅的朋友?”雅的妈妈高兴的说,觉得当初送雅去贵族学校读书是对的,能交到这样的朋友。那雅以后走上上流社会又进了一步了。(不是说雅的妈妈很贪财,而是做父母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心理。)

  “是的,柳泽妈妈,打扰了。”沁湘和建凌递过自己手上的礼物。

  “呵呵……这怎么好意思呢。人来就可以了。”虽然是客气的这样说,但还是接过了沁湘手中的礼物。“真是的,太没有礼貌了,竟然让两位站在门口那么久,快进来坐吧。”

  “妈妈,今天你要好好的露一手,我可是跟我的朋友夸了海口的。”小雅先把沁湘和建凌带到了她的房间,泡了两杯茶,走到妈妈的身边说。

  “没有问题,这是我家雅第一次带朋友来家里,妈妈一定不会让你丢脸的。就看我的吧。”柳泽氏(日本女人出嫁后随夫家姓)刮刮女儿的鼻子,开始忙录起来。

  “呵呵,谢谢妈妈。”雅端着茶走进自己的房间,聊她们女孩喜欢的话题。

  大约一个小时后,柳泽氏叫道“开饭了。”刚好雅的爸爸也下班回来了,还有雅读国中的弟弟也从外面玩好回来了。

  “孩子的妈妈,今天有客人啊。”柳泽金看见晚餐很丰富,有看见家里大包小包的礼物而猜测着。

  “是呀,孩子她爸,雅带了两个同学来家里作客。”柳泽氏开心的说。

  “是吗?”不太相信,在帝华读了三年才带同学来家里,看来不是什么千金小姐吧,人家有钱人是看不起他们这样的穷人的,当初都是孩子她妈非要雅考什么贵族学校,后来连朋友都没有几个。

  “是啊,是两个有礼貌又有钱的漂亮小姐。”柳泽氏很自豪的带柳泽金看沁湘带来的礼物,一直觉得自己以前做的是明智之举。

  “伯父好,小弟弟好。”沁湘和建凌从雅的房间出来,礼貌的问好。

  “呵呵……好好。”

  “好了,别站在哪里了,吃饭吧。凉了就不好吃了。”柳泽氏把她精心准备的晚餐端了上来。

  “我去拿碗筷。”雅的弟弟高兴的去拿碗,好久没有吃这么丰盛的晚餐了。虽然这对有钱人家来说不算什么,但在他们家就是山珍海味了。

  “没有什么好招待的,请将就将就吧。”柳泽氏客气的说。

  “不会啊,我觉得很好吃啊。”建凌早接过柳泽楠(雅的弟弟)手中碗筷和楠一起不客气的吃起来了。

  “呵呵……谢谢……”得到夸讲,柳泽氏脸上笑成一朵花,真是好可爱的富家小姐啊!心里称赞着建凌。

  “既然凌凌都这样说,那一定很好吃,我也就不客气了。”沁湘也接过碗筷吃了起来。

  “那你们就多吃一点吧。”柳泽一家很热情的招待她俩。晚饭过后,沁湘和建凌坐了一会就离开了柳泽家。两人心满意足的在大街上乱逛着。

  “湘湘,今天俊昭那些家伙去哪里了?”建凌早上还见到他们呢。后来一整天没有看见,接着就听说天琪和沁湘吵了一架。

  “谁知道啊。别提他们啦。”沁湘才不管那家伙发什么神经呢。

  “听说你们吵架了。”

  “没有啊,我才没有闲工夫呢,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人。”沁湘对许多事都是无所谓的态度,何况是去争什么,或是吵架呢。

  “那也是啊,该不会是……”建凌想到今天把在北海道拍的照片给了天琪看,还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你的情敌出现了。建凌心想“不会是这件事吧!难道天琪那家伙对沁湘来真的?恩。明天要问问俊昭。”

  “不会是什么啊?”这丫头又打什么鬼主意。

  “没有什么啊,天晚了,我们回去吧。”如果天琪对沁湘是真的,那么看天琪也是个不错的人,配湘湘也不错啊。这样的帅哥不能让她的好姐妹错过了,她得帮一把。

  “走吧。”除了在学业上她会用心去想想,别的事有人不说,她也不想猜,她就是有这样懒散的性格。

  第二天,帝华学院高三(A)班

  “知道吗?SHB今天没有来学校耶。”一个女生说道。

  “是啊,我看他们又有一段时间不来学校了。”又一人叹息的说道,又有几天见不到她们心目中偶像了。

  “那你们说这是不是代表有人已经失宠了。”一女生幸灾乐祸的说。以前听说SHB来学校是为了两个来自中国的女生,现在看来并不是了。

  “嘿嘿,也许是吧。”有人尖笑。

  “湘湘她们说的不会是我们吧?”建凌猜,这里的人翻脸怎么不翻书还快啊。

  “你说呢?记住我的态度是无所谓。”那些家伙来不来学校不关她的事,她来日本是求学的,不是找男朋友的。

  “哦。”建凌乖乖的敷衍了一声,心想“天琪这家伙醋味也太大了吧,她不过是开个玩笑嘛。”

  “哦什么哦啊,去上课了。”沁湘走进了三(A)班,才不管那丫头想什么呢。

  就这样冷战了三天,星期五的时候那些家伙终于来学校上课了,同样的因为今天有美惠的课,他们敢缺席就死定了。

  “嗨,好啊。”沁湘微笑着跟晴枫打了个招呼,至于某人她就当没有看见,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她好像没事耶。”季仁本来以为小俩口吵架两方都不会好过的,(沁湘声明:谁和他是小俩口?他是他,我是我。你们少乱牵红线。)现在看来那小妮子还真不把他哥们当一回事啊!

  “就是啊,害某人这几天心情不好,我们也跟着倒霉。”俊昭都几天没有见到凌凌了。

  “喂!你们这些大少爷终于肯来学校了。”建凌跑过来,用手用力的拍了季仁一下。

  “痛耶,小姐你就不能轻点,你不知道你力大的可以打死一头牛?”季仁觉得建凌是故意的。

  “呵呵,你都没有死,我想那头牛也不会怎么样的啦。”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啊?

  “你……”好男不跟女斗。

  “天琪你还为照片上的那个男的生气?”

  “没有啊。”天琪否认。后来想想也觉得自己的语气不好,但至少也要跟解释一下吧。

  “那就好,其实我是跟你开玩笑的啦,不是什么情敌,而是……恩……沁湘的哥哥。”建凌撒了个小慌,反正呢湘湘也是把伊贺浩当哥哥看待的。

  “是哥哥?那某人不是白伤心了?”是哥哥就好,不然的话像天琪那么自负的人第一次就失恋,那他以后就不会再喜欢女孩子了。季仁以自己多年来“留返于花丛之间”的经验告诉自己,天琪就是这样一个专情的人。

  “天琪我就说嘛,向沁湘那样的人是不会随便喜欢别人的。”俊昭也安慰到,没想到这家伙谈到爱情的时候和小孩子一样一无所知。看来要和季仁给他传授点经验不可。

  “就是,就是。现在你只要加把油,把她追到手就可以了。”建凌鼓励他,顺便把自己的好友给卖出去了。

  “我看这样好了,今天呢天琪就向沁湘道个歉。”晴枫打算做和事佬。

  “我……”天琪刚刚想说什么就被建凌打断了“如果你会不意思呢,我就把她带到天台上去,这样的话你就不会觉得人多而不好意思了。”

  “好主意啊。那就中午的时候见吧。我们要上课了。”众人把事情定下后就分别回自己的教室了。

  “好不容易起了矛盾,我不会让你们就这样和好的。”一道女声从他们刚刚停过的地方传出来。“天琪是我的。”哈哈,是我的,谁也不能把他抢走,因为她已经喜欢他十年了,从小学一直到现在,所以他是她的。

  午后,天台上。 天琪一个人在天台上等,把他准备了一下午的话反反复复的练习了一遍有一遍。对从来没有向别人道过歉的天琪来说这还真是困难啊。

  “嗨,好巧啊,不二天琪你怎么会一个人在这里?”木之本美一副又惊讶又开心的语气。

  “你是?”天琪想:我认识她吗?

  “我是木之本美啊。我们是同班同学啊。”木之本美眼里有憎恨,不过一闪即逝。

  “我们是同学?”天琪一向不知道班里有哪些同学。

  “是啊,我们同班三年了。”三年的同学竟然不认识,只不过来了一个多月的唐沁湘你就对她爱护有佳。她不甘心哪。

  “哦。那你有事吗?”天琪想没事就快走,不想让别人知道他等会要向沁湘道歉的事。

  “没事啊,我是上天台来坐坐。”木之本美装糊涂的问“你是不是有什么事啊?还是在这里等人?”知道你在等唐沁湘,我才来的。

  “没有啊。”才不告诉这女人他的事呢。

  “没有就好,我想在这里坐会,你呢?”想否认,那就随便你好了。

  “不过呢我想事情的时候,不喜欢有人打扰。”不走那就赶她走好,反正他不二天琪在这个学校什么都敢做。

  “你要赶我走?”想摆架子赶她,她就偏不如他意。“我看你不是想事情,而是在等人吧。”

  “你怎么知道?”是哪个混蛋说的?想让他下不了台。(天琪以为是自己的哥们想整他,所以找了这么个女人来破坏。)

  “呵呵,我听说的。”不能告诉他,她是偷听的。

  “既然你都知道了,那你可以离开了吧。”那些家伙嘴上说帮他,暗地还是要报复一下这几天他对他们的“所作所为”。

  “没想到你真坦白啊。”木之本美冷笑的说,本来以为像他这么爱面子的人,是不屑向别人道歉的,但对唐沁湘他就变得不一样了。她在突然之间心像发了狂一样大叫“凭什么?……凭什么?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你都对我不屑一顾,甚至连我这个人你都当没有存在过。她唐沁湘是什么人?不就人长的漂亮了一点,可是我也不比她差啊!”木之本美一步步向天琪走进,把她这么多年来的感受都发泄了出来。

  “你说什么?你喜欢我?”真是好笑,他从来不知道,就算他知道他也是不会喜欢她的。

  “没错,所以我不许你喜欢别的女人。”木之本美带有命令的口气说道。在家她是要什么就有什么的,所以不管在学校还是以后走上了社会,她都可以得到她自己想要的,当然包括她现在喜欢的男孩。

  “你不允许?”天琪冷笑,这女人是不是疯了,竟然对他下命令,还说什么不允许?“你凭什么?”

  “就凭我对你的爱。”就凭她从小学到现在一直爱了他十年。

  “你对我的爱?哼……好笑。”他不二天琪是自由的,他想喜欢谁就喜欢谁,谁也管不到也管不了。

  “你觉得这很好笑吗?”

  “没错,你说你爱我?你有什么证明吗?”看你还想耍什么花招。

  “你要证明?好。如果你不说爱我的话。我就从这里跳下去。”木之本美威胁的说。

  “随便你啦。”反正是那几个家伙找来演戏的,看你能演到什么程度。

  “你真的对我这么无情?”她不相信他是这么无情的人,因为他对唐沁湘可是柔情满满的,那对她也可以的。

  “没错啊,我就这么无情。”天琪不奈的语气,看你敢不敢跳。

  “好,那我就死给你看。”木之本美爬上了阳台。

  “喂,不要啊。”已经看了一会戏的沁湘和建凌走了出来阻止她的举动。

  “沁湘,你什么时候来的。”天琪想难道他和她的谈话沁湘都听到了?那女孩不是做戏的?

  “我早来一会了。”沁湘现在可不管来是不是接受天琪的道歉的,她只知道这女孩很喜欢天琪,还情愿为他去死。

  “木之本同学有话好好说,你别想不开啊。”沁湘才不会像某些人一样,三年的同学都不认识。

  “你们别过来。唐沁湘你少装好心了,是你把他抢走的。”此时木之本美看见沁湘更是失去了理智。

  “我没有,你有话先下来说。”虽然不喜欢她的质问,但是现在随时可能就会失去一条生命。

  “你别管。”木之本美大叫,引来一些同学的观看。有人还在下面大叫“木之本同学,你千万不要乱来啊?”还有几人跑去找老师了。这边一下子来了好多的人围观。

  “天琪,你们这是干什么?”季人等人闻风有人要跳楼所以赶上了天台。

  “我也不清楚啊。”刚开始以为是他们找人来戏弄他,所以说了一些偏激的话。

  “木之本美?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站在上面打算干什么?”俊昭不明就理的问。

  “她打算跳楼。”天琪用无所谓的口气说着,才不相信那种女人会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呢。

  “跳楼?这又是哪一出?”季仁又问。

  “我看是真的。”晴枫肯定的说道。

  “为什么?”不怎么说话的秀一郎也开金口了。

  “现在不是问为什么的时候,而是怎么让她下来。”建凌理智的告诉各位。

  “这位同学你先下来,有话好好说。”沁湘劝道。

  “我不知道你打什么鬼主意。但是如果要我下来那也可以,让不二天琪对我说声‘我爱你’,那我就下来。”都这个份上了,还有请求,看来她不达目的不罢休。

  “喂,天琪你……”沁湘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天琪打断了“不好意思,我是不会说的,那你就去死好了。”他始终不相信她还真敢跳下去。

  “好,那是你说的,你无情我就无义,让你一辈子不好过。”说完就真的跳了下去,不过在跳下去的同时她后悔了,说了一句“我不想死啊。”然后就晕了过去。

  “不要啊!!!!”下面的老师和同学一起大叫。

  “不要。”与此同时,沁湘也纵身跳了下去。“天——外——飞——仙。”沁湘在半空中抓到了木之本美的手,随着重力慢慢的降到地上。

  “沁湘。”天琪和晴枫大呼,建凌则马上跑下了天台去看湘湘有没有事,接着他们也跑到了操场上去。

  “喂,醒醒。木之本同学你没事吧?”沁湘摇了摇木之本美,而木之本美醒来就说了一句“我死了吗?”就又昏了过去。

  “啊!没事就好。”沁湘松了口气,要是木之本美死了,那多少也是跟她有点关系的。

  “湘湘你没事吧?”虽然相信沁湘的轻功,但同时要救另外一个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没事。我会有事吗?”她对自己还是很自信的。当时如果木之本美真跳,她就打算用这一招救她,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天琪这么无情,就一句话都舍不得说,那怕是善意的谎言(也许沁湘不了解某些话是不能随便说出口的)总之她现在不想和天琪说话,她想冷静的去想一想为什么有人不把自己的生命当一回事?甚至有人不把别人的生命也当一回事?这是她不能理解的,也无发理解的,因为她是个看重生命的人,她希望她身边的人也能如此。

  “你没事吧。”天琪小心翼翼的问,没想到平时不怎么在乎别人的人,竟然会用冒着生命的危险去救一个根本不熟悉的人,这让他越来越不了解她了。

  “死不了,不用某些铁石心肠的人关心。”沁湘从天琪身边擦身而过。

  “叮咚……”一条项链从沁湘身上掉了下了。(估计是沁湘刚刚救人不小心扯断的)

  “沁湘……”晴枫打算叫住她。

  “让她走好了,她根本就没有喜欢过我,我……”看见地上的项链他捡了起来,链钩坏了。

  “可是你不跟她解释的话,她永远都不会了解你的。”季仁知道天琪不是无情无义的人,而是他的情太少也太专了。

  “如果她真在乎我的话,她就会明白我的。”承诺对他来说,就像生命对沁湘来说一样的重要。每个人都有自己该执着的东西。

  “明白了。”晴枫不再多说什么,其实他也很喜欢沁湘,但为了自己的兄弟,他没有介入,不单是这样,最主要的是在沁湘的心里还是有天琪的,不然的话她也不会因为天琪说的话生气,只是她自己没有发觉而以。(他认识的沁湘不是那种小心眼的人)

  SHB们离开后,学校的老师和同学把木之本美送去了保健室,而教导主任虽然把这件事封住了,同时也报告到他的上级学校的理事长。(也就是天琪的母亲)这就为后文引出了此人——是一个精明而又强悍的女人

第九章 冷战加意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