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一个神经病

  季云歌被分配到魔法系后,按照手中图册上的地图向着宿舍楼走去。穿过茂密的树林,渐渐的——她的视野变得了扩起来,映入她眼帘是一座古老建筑的舍楼,尖尖的楼顶,玻璃拱窗,铁铸大门,就像路克他们给她看的书上所画的城堡一样,很漂亮。

在一间华丽舒适的宿舍里。

厚厚的呢绒红色窗帘掩住了窗,室内只撒进点点的霞光,就像夜空中的星星一样散发着神秘的光点。

“哗”的一声轻响,浴室的门拉开,一道修长的身形慢慢走了出来。

昏暗的室内,他那结实而健硕的小麦肤色依然清晰可见。他赤【裸】着身体慢慢走到床前,那头沾湿的银发随着他的动作微微起伏。当他俯下身准备伸手拿起床上的浴巾时——

身后的房门锁突然被打开,那个人漫不经心的推开门,只是下一秒却有些僵硬的站在那里。然而房里那名年轻男子却是一动不动的站在那里,回头暗雾迷蒙,带着恶作剧的眼神斜睨门外的白发女孩。

“看够了没,嗯?”

那是极富有磁性的低醇嗓音。

半晌,季云歌霍然回过神来,竟一时有些失态的连忙道歉,“抱歉,走错门了——”

声音突然戛然而止,“唰——”一阵怪异的旋风凭空而起,在男子身前飞舞起来,突然,化作一道道利刃般的风刀,挟带着破空之响向季云歌的面前袭来。

“风系魔法师?”季云歌见状神情一肃,迅速举起手中的法杖,嘴里念出魔法咒语,杖尖弹出的火炎化为魔法盾挡下那飞舞而来的风刀,她头顶上的朱古力吓得马上躲进季云歌的衣服里。

“我已经向你道歉了!”不可理喻的口气。

季云歌手一挥,做出反击,一道雷光迅疾的朝着男子的方向冲去。男子瞳孔微微一紧,来不及出手反击,他下意识快速一转身离开大床边。

轰的一声,那张自己最喜爱的大床被雷光劈成了两半,冒着灰色焦烟。男子一愣,棱角分明的俊美脸庞上竟似恼怒又不可思议的神色。当他抬起头时,眼前那扇门已经“砰”地重重关上。

竟然——就这样被她给逃走了!

“……是,双系魔法师吗?”他看了一眼那张完全被毁掉的大床,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了一句。随即眼里透出一股狡黠的亮光……

下次,再好好收拾收拾这个胆大妄为的小家伙。

季云歌恼火的走在走廊间,一副不可理喻的神色。她从来没有遇到这么不讲理的家伙,她已经向他道歉了,为什么还要做出这样的事来。就像艾克说得一样,这个男人就是一个神经病,疯子!

——明明她什么都没有看到!

绕了一大圈,在季云歌反复确认门牌上的门号后,她才安心的推开门。走进去,她就对上一双熟悉的眼睛。

“云歌。”

“……”

贝拉见到室友居然就是季云歌,兴高采烈跑上来,看着她松了口气:“刚刚我还担心怎么和新室友打招呼呢,没想到你居然是我的室友!”

季云歌却有些纳闷了,难道这栋舍楼是有区分的吗?那么之前那个男人为什么是单独的一间!?

一个神经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