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就差一点

  一时之间,气氛变得顿时压抑而下。

良久,良久,季云歌才从对方那双眼神中抽回神来,“你给我让开——”正当她抬手要推开夏佐时,下一秒,却被他紧紧抓在手中。

阳光透过他额前的银色碎发,细长的凤眸金芒点点,说不出的妖异魅惑。

季云歌淡淡的注视这双眼睛,丝毫不被迷惑的冷声道:“你要做什么?”

“我,要做什么呢~”夏佐邪邪一笑。一分分俯下身,终于,温热的吐气轻轻触到了她的鼻尖。“当然想做一些男人正常想干的事呢~”

季云歌瞳孔轻轻一缩,要启动手中的魔法时,却在最后一刻被夏佐用手紧抓之下,手臂被弄痛得一阵痉挛。

“现在你这样……可真是美极了……”说着,他的右手已经抚上那张略显苍白的脸颊,语气低而暧昧着:“生气的样子就更美了,你可是每分每秒都在引【诱】着我……”他的眸光微微一动,一手扣住季云歌的下颚,慢慢靠近她的唇——

“云歌!”

突然一个尖利的叫声,打破了房间里暧昧的气氛,顿时让夏佐的动作微微一滞。他回头一看,映入眼帘的是两张不可理喻,防备他的脸。

“你,你要做什么?如果你敢乱来,信不信我马上叫导师来!”罗杰怒瞪着眼前这个大【淫】贼,没想到他们来季云歌房间看看,竟然撞见这样令人尴尬的场面。

“放开云歌!”贝拉已经从身上掏出魔法杖出来,做出了随时拼命的姿势。

“你可真是有两个称职的好朋友!”夏佐冷哼一声的松开手,站了起来,这时从口袋里拿出一瓶东西漫不经心的丢到季云歌的身边,“季云歌,早点好起来吧,我还等着看你和安迪的处罚呢!”

话毕,夏佐转身看都没有看身旁两人一眼,就离开了。

“云歌……!你怎么样?你怎么受伤了?”贝拉迅速跑了上来,担心不已的看着眼下的季云歌。罗杰看到季云歌受伤不轻的样子,也感到很是惊讶。

然而季云歌没有说话,只觉得手腕上的疼痛还没有褪去,她慢慢移下视线——

微微一惊,夏佐丢给她的竟然是一瓶治愈药水,要知道……这种药水在大陆上是非常的珍贵和昂贵的。

——那个男人……想做什么……

**

“给你。”

安迪重新回到派恩的房间,将约好的东西丢给派恩。

对面那个人迅速伸手接住,犹如捧着宝贝一样小心翼翼的轻轻摸着手中那柄程金色的手术刀。

这柄手术刀早在很久以前他就向安迪要过,因为他们来自同一个国家,相互家族也有点联系,所以彼此认识。可是无论他怎样苦口婆心,安迪就是不愿把它给他。

这柄手术刀是安迪成为铸造师后打造出来的第一把成功的刀具,对于铸造师来说,就像初恋一样,难舍难分。可是安迪万万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他还是将这把珍藏已久的手术刀送给眼前这个阴阳怪气的家伙。

“安迪前辈。”派恩这时叫住准备要转身离开的安迪。

他脚步一顿,回头冷冷的看了一眼身后那人。

“我刚刚忘记告诉你了,你和季云歌似乎有麻烦了……”丝毫不收敛的脸上露出了幸灾乐祸和等着看好戏的神色。

安迪眼底闪了一闪,离开前留下了一句冷淡的话语,“这件事与你无关——”

目送那少年离开,派恩无奈地耸耸肩后,又继续沉浸在手中那柄手术刀上,有了它,他可以做很多之前完成不了的实验了!

*

亲们中秋快乐哦~

就差一点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