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形势一下子逆转,那些原本怀疑季云歌和安迪的导师一下子又将注意点放到那个毫不起眼的少年身上,夏佐这么说……!!

“快点老实交代,”夏佐不耐烦的冷冷瞥了一眼那依然一声不吭的少年,那少年浑身一抖,事已至此,迫于从四面八方无数施加到他身上的压力,只能硬着头皮的将整个事情过程说了出来。

“那晚……我因为和舍友闹了一点矛盾,后来出来散心,经过萨克导师的实验室时,发现……”他看着萨克那双恨不得把自己活吞的眼神,用力的吞了一口吐沫,“实验室的门没关,所以,所以……”

“所以你一时起了贪念?”比利阴沉沉的替他回答。

“没错,”少年低头不敢看坐在上方所有导师的眼神,继续说道:“我将那些有用的魔法道具都拿走,却不料我误以为萨克导师藏起来的那东西也是宝贝,所以我顺手也拿走了……可是!”说到这里,少年一脸的懊悔和带有不小的抱怨,“我回到宿舍的途中,谁知天空突然打起响雷,吓得我一时没有防备将藏在怀里的宝贝都掉落在地,后来我才知道萨克导师藏起来那东西竟然是引雷炸弹,如果不是我躲得快,恐怕也把自己的命给搭了进去……”他已经够倒霉了,谁知那晚竟然还被最难缠的夏佐看到,才被用这样五花大绑的方式给弄到这里来。

全场的人,包括季云歌和安迪也万万没有想到,这戏剧性的一幕竟然发生了。引雷炸弹是谁都了解一些,那是会导电的魔法炸弹,一旦接触地面爆炸,从球体中散发出的导雷气体就会连接天空而导电,而且威力十分的威猛。也就是说,那晚的‘意外’,还真是一场意外!

“如何?比利先生,你们还有话要说吗?”夏佐抬起那双明亮之极的眼睛露出少许的嘲弄望着眼上那群导师,“所以我就说了,凡是都要调查清楚在抓人,你们这样冤枉人,是会把‘三好’学生给吓,坏,的。”说着,他故意回头看了一眼身旁的季云歌,见她用出奇意外的目光看着自己,他微微勾了勾唇:“你说是吗?三好学生~”

季云歌眼神迅速一沉,下一秒只听见夏佐低沉沉一笑后,转身优雅的渐渐走远,在他离开前,留下了一句话,“小云云,这次你又欠我一个人情,记得要还哦~”

“砰”一声关门响,走廊上的脚步声渐渐远去。

议审室里的气氛,一下子陷入尴尬僵持中。

比利没有想到,审问到这里,居然陷入了僵局。

然而身旁的索拉米却很没有良心的在这样难以让人下台的气氛中大笑了起来,“校长,您——”没等比利抱怨完,那少女忽然站了起来,走到护栏前,低头看了一眼季云歌他们三人,终于开口:“竟然是这样,证据确凿,那么这位同学,那个……你叫什么?”一副深思的样子。

少年见到自己根本在校长的眼里一点印象都没有,突然感到很挫败和失望,“校长,我叫梵。”

“哦!梵同学,你无视校规,甚至因为你的贪念带给学院麻烦,所以我现在宣布——给你开除处分,清除学籍,终身不再录用!”

听完宣判,那少年瞬间颓然倒地,面如死灰,因为这对于一个还未成为真正魔法师的学徒来说,失去这样大好的学习机会,这无不一就是被判了一个死刑,而这个污点恐怕会被他背上一生。

丝毫没有在意此时那学生如何绝望的索拉米,又把视线落到了季云歌和安迪两人的身上,继续道:“季同学,安同学,虽然这次是我们冤枉了你们两人,但是季同学,你却破坏了校规,在没有征求导师的同意下和安同学进行那么危险的实验,所以我给你们警告处分。当然,就像夏佐同学所说,我们这么做确实也有不妥,所以我也决定,我以校长的名义,无条件支持你和安同学的合作,不过……”索拉米眯了眯眼,笑得颇为老奸巨猾,“从今后开始,季同学,你——都必须每晚来校长室里向我报告,因为我有责任监督你们的行为。”

季云歌额头上的青筋轻轻一跳,这个家伙,摆明就是报复之前放她鸽子一事!

比利听完这个决定,惊愕的回头看了一眼身旁似乎很高兴的索拉米,心想:校长对季云歌……还不是一般的执着和在意。

*

今天更新完毕。

你又欠我一个人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