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不知道

  夏佐这时躺在地上冷得直哆嗦,又加上受伤不轻,他身上的体温是越来越低,气息也是越来越弱。

季云歌让法西斯把身旁的火添上,迅速摊开手中的治愈卷轴,却无意拉到自己肩上的伤口,大片的血映了出来,将黑色的衣服染成了暗红色。“没事。”,法西斯动作一顿,季云歌说完,就马上念出解禁咒语,卷轴上绿光一转,向夏佐的身上裹去。

慢慢地,只见这个刚刚还一脸还表现出无比痛苦的男子,此时神色渐渐舒缓,身上的伤口也逐渐开始愈合起来。又过了一会儿,他的脸色恢复血色,神情平静了下去。

在季云歌结束治疗,收回手中的治愈卷轴后。在她累得要倒下去时,突然一双手从身后及时伸来,支撑住她的身子,从手掌中传来的温度,异常的灼热却让人感到温暖十分。

她下意识微微转头一看,对上法西斯那双抱歉的眼神:“抱歉,请您原谅我的失礼!”

季云歌只是轻轻看了他一眼,也许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她已经累得不行慢慢闭上眼睛——手中的卷轴要掉落在地时,却被另一只手快速的抓住,接着她在睡梦中感到身心前所未有的温暖和舒服,甚至还梦到自己正躺在一个温暖宽阔的胸怀中静静睡着。她想,那个人一定是……法西斯吧。

***

翌日

一道稀稀疏疏的阳光从洞外射了进来,照射到季云歌的双眼上,因此,她也慢慢睁开双眼。

第一眼,她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庞,不是法西斯,而是夏佐。

不知何时他就这样坐靠在一角,抱着她入睡,法西斯也不见的踪影,面前刚刚被熄灭的火堆,证明他应该没有离开多久。

在她想要坐起来时,却被某人紧紧抱着不放,也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睡了,力气却出奇的大。

紧紧贴着他的胸膛,感觉着他灼热的体温,季云歌的身子一下子僵住,变得突然不能动弹……

仰头望着他那安静、就像是普通大男孩的睡颜。忽然间让季云歌觉得熟悉又陌生起来,不是曾经嚣张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夏佐;也不是经常喜欢和她作对、拿她寻开心的混蛋;更不是那个自私、漠视别人生命的王子。

现在失去记忆,有点傻傻痴痴的夏佐,虽然有时候很缠人,可是回想起之前和他在一起的种种,甚至这个男人不顾一切跳下来抱着她、在她耳边说的那一些话的一幕……

他这副摸样现在认真看看,其实也没有那么让人讨厌。

“云歌……”夏佐突然间睁开了眼睛,那双在光线下照得极透、极艳的狭长红眸,正静静地注视着自己,“原来我们还活着……”说完,他又抱紧季云歌,似乎要证明什么,最后才安心地松了口气。

季云歌眉头一皱,原来这个家伙刚刚一直在装睡。

“云歌……”他抿了抿唇,眼帘微微下垂,看着她担心要哭了起来:“以后你可不可以不要做这么危险的事……那时候,我……我差点以为你要死了……”

“那么你知道结果,为什么还要跳下来?”季云歌突然冷声反问他。

“因为,因为我不知道没有云歌后,我会怎么样……”终于,夏佐难过又委屈的落下眼泪。

“不要哭!”季云歌很讨厌的皱眉。

“对,对不起……”他飞快的道歉,马上抬起另一只手擦了擦脸上的泪水。

只是他这一抬手,拉扯开了挡住脖子的衣领,在季云歌的视线落到他脖子侧一块东西后,紫色的瞳孔骤然收紧,连忙出声:“别动!”

*

今天更新完毕!

不知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