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皇朝第一美人

  白尚书转身对萧廷灏致歉:“灏王,今日的事,还望你能对霜霜既往不咎,她年纪小,不懂事,老夫代她向你陪个不是。”

思绪还停留在他之前的那句话,萧廷灏也不知怎么了,竟鬼使神差地问:“白小姐昨晚如何受的伤?”

白云汐心中一紧,他怎么会关心她?

白尚书怔愣一瞬,神色有些凝重,如实说道:“那是因为她听到我和夫人说,灏王你向皇上请旨取消婚约,然后,她一个人跑出了府,后来被人送回来时,就已经受了伤。”

闻言,萧廷灏的眸色沉了下去,他望着她离去的方向,但是,她的身影早就已经消失不见了。

白霜霜,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

萧廷灏没有再追问什么,他收回视线,转身,走到白云汐身边,墨色的眼眸透着丝丝柔情,“云汐,再过几天,父皇赐婚的旨意便会下来,你再等我几天。”

那一瞬间,白云汐知道,她最终还是赢了。

这个北夏最出色的男人,他的心,是她的了。

☆☆☆

萧廷灏拒绝皇帝赐婚,舍弃皇朝第一美人白霜霜,改娶尚书府庶出小姐白云汐。

一时间,灏王情深义重与白霜霜被弃的消息传遍大街小巷,成为百姓茶余饭后最津津乐道的话题。这其中,传得最多的版本是:白霜霜虽为北夏国第一美人,又是当朝尚书的嫡女,但实际上并不受宠。反观白云汐,虽是庶出,可她是白府大小姐,天资聪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可谓才艺双绝。且她又是白尚书最宠爱的女儿,灏王若是娶了她,那无疑就会得到白尚书的鼎力支持。

为了顾及面子,白尚书下了严令,不准任何人透露霜霜那一番嚣张至极的言论。因此,虽然对她被拒婚的原因有各种版本的猜想,但归到最后,大众还是倾向于同情她的遭遇。于是,传来说去,到最后,众人对萧廷灏的评价也就成了毁誉参半。

“啧,没想到,我还有个皇朝第一美人的名号。”霜霜听着紫鸢转述近日来京城的各种流言,弯唇一笑。她一手端着白瓷茶杯,纤长玉指拿着隽秀青花瓷杯盖,轻轻拨动着翠绿的茶叶,目光玩味。

虽说她也觉得这张脸美得过分了些,但她没想到,北夏国的人居然还送了这么个闪耀的称呼给白霜霜。

紫鸢抿抿唇,说:“小姐,其实从你十五岁那年回京之后,你可就是咱们北夏公认的第一美人了。”她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霜霜,见她并无不悦,这才接着说:“只不过,那时候你都不怎么喜欢出门,自然是不知道这件事。”

霜霜靠在躺椅上,享受着秋日午后温暖舒适的阳光,她闭着双眼,想了想,“紫鸢,现在时间还早,我们出去逛街。”紫鸢一愣,她伺候她有两年了,对于白霜霜的生活习惯全都了解,“小姐……你以前不是不愿意出去么?”

“你也说了,那是以前。”霜霜睁开眼,眸光透亮,“我现在想出去。”听她刚才说的那些,想必外边儿很热闹,这时候,她怎么能不出去瞧瞧呢?听出她话中的一丝冷意,紫鸢也不敢在多说,点点头就为霜霜准备出门的衣服去了。

皇朝第一美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