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夫君又在试图攻略我
反派夫君又在试图攻略我

反派夫君又在试图攻略我

绉浮觞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5-07 23:43:49

【先婚后爱,相爱相杀】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 如意英年早逝,得了个逆天改命的机会穿进了游戏里,只要攻略大反派蔺兰知,她就能还阳。她迫切的想回到原来的世界,她费尽心机,投其所好。蔺兰知喜欢什么她做什么,蔺兰知不喜欢的。 嗯…… 她也做了,还做得挺彻底。 人的性格果然决定了命运,她实在没办法像原主那样憋屈的活着,逆来顺受,就小小的反抗了一下那些欺负过她的人。 丫鬟想把她当傀儡,她还以颜色。后母贪她嫁妆,她让她全吐出来。妹妹垂涎她夫君的美色,她以实际行动告诉她,滚!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第一百二十五章 不继续装下去,前头的辛苦就白费了

第一章 穿进游戏(上)

  她死后穿进了一款养成游戏里。

  而且穿在了一个特别尴尬的时间点,和游戏里的疯批大反派户部尚书蔺兰知正在洞房花烛。

  迷迷糊糊的对上蔺兰知一双哪怕是薄凉,凝着久了,也觉得是饱含深情的桃花眼,高挺的鼻梁,双唇的线条秀丽,倾国倾城这四个字用在他身上也是合适的。

  他很快收起情绪,察觉出了她的异样:“你怎么了?”

  原主的记忆正在加载【百分之五十,百分之六十……】

  两世的记忆被迫塞进一个脑瓜里,把她本就不大的脑容量撑得差点爆硬盘。她哪怕对着一张放大十倍也找不到瑕疵的的脸都无心欣赏了。

  缓了许久,才感觉嗓子能发声了,她随口应付了一句:“你活不行。”

  好嘛,此话一出,她瞬间感觉到蔺兰知全身僵硬成了石头。

  她穿的这个游戏角色叫袁如意,是镇国大将军袁敬之女。

  蔺兰知看上了袁敬的兵权,袁敬看上了蔺兰知的财权。他两若是一男一女,各取所需倒也不失为门当户对、天作之合。

  奈何两人都是男子,一番商议,觉得结为翁婿也是极好的,就这么一拍即合,由蔺兰知从袁敬三个女儿里挑了一个,来巩固这不太牢靠的同盟。

  而袁如意就是被蔺兰知选中,用来维系这场交易的一件再适合不过的工具。

  蔺兰知勾起床帐,如意的眼前一下就明亮了许多,她软绵绵的瘫着,看着他抓起地上凌乱的里衣披上,遮去了宽厚的肩背,他起身给她倒温水。

  房内到处贴着囍字,好不喜气。

  【记忆加载完毕,记忆加载完毕】

  游戏提示音只有如意能听到,蔺兰知是听不到的。

  头疼缓解了许多,她揉着太阳穴困难的坐起身,视线正对上蔺兰知敞着的衣服,腹部如刀刻般的线条随着衣服摆动若隐若现。

  这款游戏她活着的时候玩过,且还通关了。

  蔺兰知的设定黑心偏执偏激,潜意识说不定还有反社会人格,智商高,还会读心,在游戏里是挂王一般的存在。若不是像三国里的郭嘉一样命短,最终得了不治之症死掉,主角都未必能干得掉他。

  而她因在医院连着几天加班诊治病人,猝死后成为乙亥年莅临地府的第10000号幸运儿,得了逆天续命的机会。这机会就是穿进这款游戏的阴间版本,刷满蔺兰知的好感度百分百可赢得还阳的终极大礼包。

  如意小声的叨叨:“难道不该有新手礼包和阴间商城之类的么。”

  蔺兰知听到她在说话,但含糊不清,回头看她。她又赶紧扶着额,装虚弱:“头怎么这么疼,特别特别疼。”

  系统介绍【阴间商城功能尚未开通,好感度刷到百分之五十增加保存和读取功能】

  好寒酸的功能,要啥没啥,到底是她玩游戏,还是游戏玩她,她音量压到最低:“那你总要给我看到他的好感度进条吧,不然我怎么知道刷到什么程度了。”

  【若想查看好感度,说打开好感度面板即可。若想关闭,可说关闭好感度面板。】

  感觉褥子里有什么东西在磨她的皮肤,十分不舒服。

  如意摸出红枣桂圆花生,一块破帕子等等垃圾随手一扔,那些东西精准的砸到了蔺兰知的脸上。

  蔺兰知将沾血的白帕子扯下来,深沉的眸子叫人看不出他在想什么,他将帕子搁到桌上,笑得越美,心里越毒:“我还从没被人这么扔过东西,夫人,你可是第一个。”

  她只觉得毛骨悚然,这厮杀人不眨眼的:“我刚才头疼得厉害,说错话了。”

  蔺兰知坐到床边递给她水。

  她咬着杯子,小小声喃:“打开好感度面板。”

  蔺兰知头上果然多出一条进度条。百分之一!他都把她这样又那样,翻来覆去,居然只有百分之一。蔺兰知见她杏眼圆瞪,见鬼一般:“头还是很疼?”

  她推开蔺兰知的手,悲恸油然而生:“疼到我想死的心都有了。”

  “要请大夫么?”

  “不用。成亲看大夫不吉利,现在已好多了。”她伤心的捂住嘴巴,小声说:“你下线吧。”

  系统祝她【游戏愉快】后消失了。

  蔺兰知观察着她这奇奇怪怪的反应,右手慢慢的抚过她的纤细的腰肢,再是凸起的肩胛骨,像条吐着信子的蛇顺着起伏曲线往上攀爬,一直到滑上她的脖子那摩挲着。

  多细的脖子,一掐就要断了。

  “我记得在将军府第一次见到夫人时,夫人羞涩的低着头一句话都不敢与我说,连与我对视都不敢。怎么现在像是变了一个人,叫我都怀疑你是不是被掉包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