裕妃娘娘躺赢日常
裕妃娘娘躺赢日常

裕妃娘娘躺赢日常

尤妮丝

古代言情/宫闱宅斗

更新时间:2024-01-03 13:39:32

死于海啸的舒锦,一睁眼却成了雍王府后院的耿格格,开局肚子里揣着弘昼,去隔壁帮钮祜禄氏接生弘历…… 忙活完之后,舒锦发现自己拿得剧本不错哟! 小年糕即将入府专宠,她既不用争宠、也不用夺嫡,安安心心躺平,熬死康熙、再熬死雍正,她就能舒舒服服当太妃去了!欧耶~ 然鹅,才康熙五十一年,康熙嘎嘣挂了!雍正嘎嘣登基了!舒锦看着还在吃奶的弘昼,震惊得脊背生寒! 这个雍正不对劲!! PS1、哈喽大家好,我是稍微一转型就扑成狗的尤妮丝,现在老老实实端起了清穿饭碗…… PS2、本文无男主,雍正是男配,如果一定要选个男主,那就女主肚子里的弘小昼吧……(所以大家可以随便磕CP) PS3、本书已完结。
目录

1个月前·连载至第四二一章、大结局(完结撒花!)

第一章 所谓格格

  “格格、格格!您快醒醒!”睡得正甜的舒锦突然听到到有人在她耳边叽叽喳喳,迷迷糊糊睁开眼,就看到一个穿着绿色旗服、梳着乌黑麻花辫的女孩已经急得满头热汗。

  这女孩看上去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穿得像旧时代大户人家的丫鬟……嗯?谁啊?!

  舒锦有一瞬间的懵逼,她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格格,大事不好了!隔壁院儿的钮祜禄格格突然要临盆了,可偏生三阿哥肚子不舒服,府医被侧福晋给叫去了!这嫡福晋又不在府里,钮祜禄格格身边太监小柳子过来求助,请您帮着想想法子!”

  啊?啥?又是格格又是阿哥福晋的……

  舒锦不由地一个激灵,一下子便想起来了,她……不是死了吗?

  为了庆祝成功混到毕业证,千里迢迢跑去看钱塘江,结果被大潮给卷下去了!

  作为一只北方旱鸭子,舒锦毫无疑问挂掉了。

  所以,她现在是穿越了?!

  而且,貌似还穿成个格格?

  这个“格格”,显然是清朝独有的称谓,眼前这个女孩子的穿着,也明显是清穿衣着,至于发型……虽然不是电视剧里常见里两把头,但也正常,寻常使唤丫鬟,还用不着梳那么高级的头发,当然也不用穿花盆底鞋,要不然还怎么干活?

  她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果然头上横着个旗髻。

  所以,显而易见,她好歹是个“主子”级别的人物。

  还好还好,她可不想当童工丫鬟。

  在封建王朝,穿成腐朽的统治阶级,也总比被统治阶级强。

  而“格格”这个称呼所代表的身份,在清朝比较多种多样。

  首先,最佳的便是宗室格格,上至亲王之女才能加封的和硕格格,以及多罗格格、固山格格和普通宗女格格,这才是妥妥的统治阶级!

  其次,“格格”还可以用在满人官宦家的姑娘身上,也就千金大小姐,这个也相当不错,就是有一点不好,得去参加选秀。

  哦,对了还有第三种,就是皇子阿哥、王爷贝勒们的后宅也有很多“格格”,这种“格格”,往好听了说叫“庶福晋”,但说白了,不就是小妾么!

  也不晓得她是那种格格,只祈祷不是第三种……

  舒锦正考虑这自己的身份,那童工丫鬟也不敢高声,只小声道:“格格,您……打算怎么办?”

  舒锦无语,我都不晓得自己穿成谁了,我咋知道该怎么办?

  诶,等等,钮祜禄格格??还嫡福晋、侧福晋的……

  舒锦瞬间就有了不妙的猜测。

  运气好,她大约是某个王爷贝勒的女儿,运气不好,那便是小妾了。

  可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别的小妾生娃关我屁事啊!

  童工丫鬟小小声道:“奴婢也知道格格您很为难,可是……您素与钮祜禄格格交好,如今人都求上门了,若是不帮,似乎也不大好。”

  合着还是我的熟人??

  舒锦正犹豫着该如何抉择的时候,一个三十来岁的精干女性板着脸走了进来,“雪儿!休要胡闹!”——舒锦定睛发现,这位梳了两把头!明显跟那个童工丫鬟不是一个等级的,不过脚下穿着的也是寻常布鞋,衣裳是略显老气的绿褐色,显然是个教引姑姑或者嬷嬷之类的人物。

  那被叫做“雪儿”的小丫鬟脖子一缩,显然有些畏惧这位年长的女性,怯怯唤道:“兰若姑姑……”

  兰若(rě)姑姑走到床前,先是飞快屈膝蹲身一礼:“奴婢也知道,格格与钮祜禄格格交好,但您又不是大夫,能帮得了什么忙?反而有可能添了乱,还招惹一身麻烦。”

  说实在的,舒锦才穿越过来,正两眼一抹黑,的确不想稀里糊涂招惹麻烦,可偏偏原主貌似与这位钮祜禄氏格格交好,若是不管不顾,会不会不符合人设啊?

  兰若姑姑又弯下身子小声道:“三阿哥素来健健康康,早不生病晚不生病,偏偏这个节骨眼上肚子疼——”

  舒锦自然明白,这这个“侧福晋”八成是故意把府医支走,只不过女人生产,貌似产婆更重要些吧,便低声问:“那个……接生婆呢?”

  兰若道:“您放心,稳婆一早就去了。钮祜禄格格又是足月生产,她素来康健,即使没有府医,想来也无大碍。”

  既然“想来也无大碍”,那自己去充充数、维持一下交好人设,貌似才比较妥当吧?

  见自家格格竟还有些犹豫,兰若只得正色道:“格格,奴婢知道您心善,可这个时候,您更该关心自己肚子里的小阿哥啊!”

  舒锦:What?!!

  舒锦一下子就如被三九的冰水兜头兜脑泼了一身,她僵硬地低下头,果不其然,她看到了自己那圆润隆起的肚子!!

  我——去你奶奶个嘴儿!!

  舒锦只觉得眼前一阵昏花,险些没撅过去。

  她不但不是什么宗室格格、也不是什么官宦千金,而是某王爷贝勒的小妾!!

  瞧瞧这肚子,这圆润得,怕是有六七个月了!

  正当她打量肚子的时候,突然肚皮上凸起了一小块,显然是肚子里不知性别的小兔崽子正伸胳膊踹腿,以显示自己存在感呢!

  舒锦深吸一口气,如果人生能够再来一次,她一定老老实实宅在家,不去看什么钱塘江大潮!

  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可吃,她也没时间去后悔。

  因为现在她正面临选择,隔壁某个同为小妾的好友正在生娃,她是作壁上观呢,还是出手相助?

  对了,话说,她到底是谁小妾的啊?

  刚才雪儿啰嗦了一通,什么嫡福晋侧福晋又三阿哥的,似乎都没提那个即将出生的以及她肚子还没出生的孩子的亲阿玛!

  那么敢问,这个便宜爹又死哪儿去了?!

  额,好吧,古代女人地位低,别说小妾生孩子,就算是正妻生娃,人家都没义务来守着。

  但舒锦还是问了一句:“爷呢?”

  兰若姑姑道:“王爷监理户部,秋日正忙,每天都是早出晚归。”

  还是个王爷呢。

  就是不晓得是哪个王爷。

  诶,等等钮祜禄格格??

  不会吧……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