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鱼师尊带我躺成大佬
咸鱼师尊带我躺成大佬

咸鱼师尊带我躺成大佬

莫伊韵

仙侠奇缘/仙侣奇缘

更新时间:2024-02-25 00:46:32

【男强女强,1v1,修仙架空】
刚上岸就穿越成修真界十岁小孩,游桑觉得自己就是个妥妥的大怨种。

意外获得金手指,但金手指极其不稳定,被坑到拜了个咸鱼师尊。

别人学礼仪教条,师父带她上山捉鱼摘果子。

别人刻苦修炼,师父教她怎么偷懒。

别人一手剑耍的飞起,师父只教她三招,一招刺,一招挑,一招平挥然后跑。

每当游桑有内卷的冲动,师父这条咸鱼尾巴就将她拍在沙滩上晒太阳。

洛修言看着挣扎着想刻苦的游桑,懒洋洋道:“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你听我的。” 多年后。 洛修言看着将他一点点拉出深渊的少女,他浅笑,“一日为师,终身为夫,我听你的。”

最后的最后,他们一起飞升了。
目录

19小时前·连载至第455章 被发现?

第1章 上岸就穿越?毁灭吧!

  一个月前,她前脚上岸考研成功,后脚就穿到这个破修仙界!

  穿越就算了,穿的还是个父母惨死无依无靠的十岁孤儿!一朝回到义务教育解放前,放谁身上谁不崩溃?!

  她恰好听闻凌云宗十年一度的宗门选拔,十岁以下的孩子均可参选,第一名,更是有向宗门至宝先知石提问一次的机会!

  拼了!她到要问问,她为啥穿越了,到底怎么回家!

  “散修游桑,恭喜你拿到凌云宗宗门选拔第一名。除了有拜师资格,你还有向先知石提问一次的权利。”

  “你是准备先问石,还是先拜师?”

  一万层凌云梯之上,身材瘦小的女孩累的上气不接下气,“先、先问石!”

  她抬起头,被汗水涮了不知道多少遍的脸狼狈不堪,整个人看起来更是虚弱到风吹欲倒,脸上却挂着笑。

  阶前的长老蹙眉,“你乃第一,可优先拜师,介时你能被赐药......”

  “先问石。”游桑固执地看着远处那个高大的石头,眼神热切,爬起来就往那走。

  天王老子来了,也要先问石!

  先知石号称修仙百科全书,只要参加宗门选拔夺得第一,就有了回家的希望!

  然而这凌云宗的第一也不是那么好拿,需要不靠任何外力爬上一万层凌云梯。

  整整一万层!!!!

  原主这身体长期营养不良,其他参选者多是世家子弟,要不是靠着一步一国骂,三步一中指,以及对回家的热切盼望,险些就没坚持下来。

  而此刻问先石就近在眼前,她热泪盈眶——

  这变态的修真界一秒都待不下去了!

  她紧张的搓着手手向问先石靠近,全然没有发现长老那被驳斥了面子,从而逐渐冷下来的脸。

  他眼睁睁看着满身补丁灰头土脸的游桑往先知石走去,一句规则都没有提醒,眼神里全是轻蔑。

  游桑全然不知,她看着面前九尺高浑身泛着古朴的棕灰色石头,露出了迫不及待的笑。

  她心里忍不住泛起了嘀咕:“这石头真的什么都知道?”

  “是的!”

  一声空灵到极致的声音传到了游桑的脑海里,在一瞬间的愣神后,游桑赶紧摆手,彻底慌了,她伸出尔康手:

  “不是!我刚才那个不是问题!”

  “我就是自言自语!”

  “我想问该怎么回家!!”

  不管她再怎么样,都不能得到回应后,游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悲愤中,游桑再也支持不住,身子一歪,头重重朝先知石倒去。

  额上的刺痛传来,她昏昏沉沉的趴在地上,抬手摸了一下额头,血......一瞬间她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在隐约连通着她的脑海。就在她准备再细细思索时,凌云宗的大钟敲响,一下一下响彻天际。

  前二十名都到了,拜师要开始了!

  她又转头看向先知石,只见石头已经沉入地下。

  想回家就先得活下去,石头就在这里,她要留在凌云宗,再想别的办法。

  才这么想着,下一刻她便被一股温和的灵力包裹着抬了起来向拜师台中间的垫子飞去,因为这股灵力,她浑身的筋脉都像是泡在温泉里面舒服的不行,也恢复了些许力气。

  “游桑。”

  广场高台之上,居中安坐的男人一袭蓝袍,面目和润,“你可愿意拜我为师?”

  游桑抬眼看过去,只一眼,就忍不住对着这位仙风道骨的尊者心生好感。

  此时广场议论声惊起:

  “掌门居然要收她?!她不是个平平无奇散修吗?”

  “掌门已经多年不收徒了!”

  “要不是凌云梯阻止灵力运转,这个第一哪轮得到她!”

  “野丫头一步登天能成为掌门的徒弟,好羡慕啊!”

  “掌门不妥!”刚才跟游桑说话的长老蹙眉提醒,“游桑身体里一点儿灵力都没有,甚至都没有修炼过,恐不能胜任掌门徒弟的位置!”

  “无防。”掌门笑着摆了摆手,“她心性坚韧,有我助导,未必不能成器。”

  听着身边或羡慕,或嫉妒的声音,又听到掌门对她的夸奖,游桑有种被天大馅饼砸到的错觉。

  她眼神微动,立马站直身子,拍了拍身上的土,对着掌门跪了下去。

  时不我待!

  然而才刚刚屈膝,她额上的伤口就传来阵阵刺痛,下一刻,眼前便快速出现了一段画面:

  她看见自己凄惨地跪在掌门面前求放过。

  而掌门则是冷着脸对她道:“你的灵根更适合叶澜,她成仙后,必会谢你!”

  接着便是撕心裂肺,痛彻心扉的疼,迷离中,她看见掌门拿着自己的灵根注入在坐在铺垫上的一个少女体内,而她却彻底成为一个废人......

  画面里的疼痛和危机感,迫使游桑迅速做出反应,她身子一扭,换了个方向跪了下来,大口喘着粗气,汗水滴下,脑中混沌一片,不知道该怎办。

  她不知道刚才的画面是怎么回事,也不知道面前原本温和可亲的掌门,在画面里为什么那样残忍无情!

  更不知道现在该相信谁!该相信什么?!

  这哪是修真界,这是剧本杀!

  随着她这一拜,周围也传来阵阵抽气的声,所有人都像是见到了极其不可思议的事情。

  “她居然拒绝了掌门?转而去拜那个废物峰主?!”

  “她是疯了?!就算拜掌门的徒弟为师,也比拜那个废物强啊!”

  “散修就是散修,一点儿见识都没有!”

  听着周围的议论,游桑渐渐回神,她半垂着眸子紧紧抿唇。

  废物峰主?

  天生趋利避害的性格,让游桑心底产生了犹豫。她想着刚才的画面,担心那些是不是也为考验的一环。

  就在她心里踌躇着要不要直接忽略那个无缘无故出现的画面,转回去强行解释一波时,一道娇小的身影出现在游桑的视线里。

  捕捉到那个身影的游桑身子一僵,浑身冷汗就冒了出来。

  “师父,听说你要给我收一个师妹,是她吗?她为何跪向旁处了?”小小声音软软糯糯,却成了游桑心底的催命符。

  “叶澜。”掌门的笑声依旧温和可亲,“只要入宗门者,皆是你师妹,你要一视同仁。”

  听着耳中掌门依旧和缓的声音,想着那冰冷的淬骨的画面,游桑毫不犹豫地朝面前的人拜了下去,“游桑,拜见峰主!求峰主收我为徒!”

  叶澜,师父,掌门......

  全都跟她刚才看到的画面对上了!

  纵然是考验,也不该出现认知之外的事情,她发誓,自己之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叶澜这个名字。

  所以掌门那边,她死都不能过去,否则生不如死。

  思及此,她许久没有听到上位动静,游桑慢慢抬眸,看向坐在上位的人。

  那人一袭白衣,他的头发只用简单的玉簪子固定,但矜贵至极,发丝微斜,遮挡住他大半张脸,让人难以窥得全貌。

  修长的指尖轻轻抵着额头,半垂着眸子看着膝上的书本许久都不动一下,似是沉溺在书中。

  但只有跪在这里的游桑看的清楚,他哪是在看书,分明早就睡着了......

  游桑:毁灭吧,无爱了。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