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苏医生她在年代爆火了
重生八零,苏医生她在年代爆火了

重生八零,苏医生她在年代爆火了

Lolasuli

现代言情/商战职场

更新时间:2024-02-25 04:59:14

【女强、致富、商战、团宠】

飞机失事,整形外女医生——苏小漓重生到一个陌生小县城,
什么都是假的,只有穷是真的。
没等她反过味来,就已经被亲戚卖出去了?
不用急,也不用怕,
看她收拾极品、乘势奋斗、牵手理想恋人,在八零年代后半程:
逢山开路,遇水搭桥!
红尘炼心,好运连连!
纵横博弈、野蛮生长!
目录

14小时前·连载至244 果然镇得住

001 刚来就见血

  京城飞往希腊雅典的航班上。

  苏小漓斜窝在头等舱的座位里,不知不觉迷糊着了。

  此次前往雅典,是去参加第32届国际美容整形外科学会世界大会。

  她作为唯一受邀参加的华国整形专家,要向来自世界各地1000余名整形医生展示最新的鼻综合修复技术。

  连续的忙碌让她肩膀酸疼,大脑仍在保持惯性飞速运转,这个觉睡得一点儿都不踏实。

  苏医生做了个奇怪的梦,梦中自己是一名女高中生,也叫苏小漓。

  在80年代的一个内陆小县城里默默无闻地生活,父亲早逝,母亲改嫁,只有奶奶和她住在一起。

  梦里头发生了很多让人头疼的事儿,让她逐渐喘不过来气。

  突然,像是飞机开始急速颠簸坠落。

  她全身的骨头和大腿都要被压碎似的,耳内瞬间响起剧烈轰鸣声。

  意识几乎瞬间消失,不知过了多久,又是“哐!”的一声,苏小漓猛然被惊醒。

  睁开眼睛,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却被周围吓了一大跳。

  破旧的小屋没有开灯,土木结构的房子,大梁角上还挂着几丝蜘蛛网。

  苏小漓脑海中突然涌现出来无数混乱的记忆,脑子就像马上就要炸掉一样拥挤。

  这儿是梦里那个“苏小漓”的家!

  屋外传来一声比一声高的争吵声。

  她强撑起身子,迈着虚浮的脚步走了出去。

  外间地上狼藉一片。

  一个瘦弱的老太太半倒在地上呻吟着,正是“苏小漓”的奶奶。

  一个30出头的女人——小姑苏兰英紧紧抱着个军用挎包,呼哧呼哧地喘着粗气,俨然刚才推倒老太太时费了大力。

  “你给我把钱放下!那是小漓上学的钱!”苏奶奶忍着痛喊道。

  苏兰英听见亲妈说这话,赶紧又把军用挎包往怀里抱了抱:

  “就说你傻吧!她一个丫头片子,早晚要嫁人,上学有个屁用!

  眼见着她到了说人家的年纪,我跟老张家都已经说好了,人家都没二话,当场就给了我800块钱!

  这钱嘛,就算做小漓和他家小子订婚的彩礼钱。等小漓一年后高中毕业了就嫁过去,先成亲后领证,亏不了她。”

  “你!你!你敢——不能跟他们家结亲啊!”苏奶奶气得说不出来话了。

  “我这可是帮了她大忙!”

  苏兰英颇为自得。

  “就咱家这穷样儿,连个嫁妆都没有,要不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人老张家还看不上你的宝贝孙女呢!”

  “那你也不能把小漓上学的钱都拿跑了!”老太太上气不接下气。

  “你懂个屁!我不是要跑,我是去挣大钱!

  大军求了多少人,才同意他入了清州的平会,这才一个月,他送进去的1000块钱连本带利给了他2000!

  一个月1000变成2000,两个月后就是3000,哦不!是4000!到时候再把本金还给你,还不够她交学费的?”

  苏兰英激动地有些颤抖,声音愈发尖利起来。

  “不行!你说什么也不能把钱带走!小漓,快抢过来啊!”苏奶奶跟混账闺女说不通,一眼瞥见呆呆立在墙角的孙女。

  苏兰英抢走的,是老苏家全部的家底。

  虽然不多,只有700块钱,可那是她多年来省吃俭用攒下来的!

  这里头有她的一点棺材本,剩下的全部打算供苏小漓今后上学用,苏兰英要是全抢走了,以后孙女肯定是没学上了!

  这让她怎么对自己死去的儿子交代啊!

  苏小漓此刻头疼欲裂,听见苏奶奶喊自己,胡乱点点头,上前去抢苏兰英手中的帆布包。

  人高马大的苏兰英又哪里会让她得逞,一把推向瘦弱的苏小漓。

  苏小漓力气小,再加上脑子晕晕乎乎的,一个没站稳也摔倒在地上。

  一大块碎玻璃扎进大腿,鲜血瞬间流了出来。

  苏兰英见侄女腿上冒了血,陡然慌了神。

  慌乱间哪里还管会不会出事,她抱紧军挎包一溜烟跑了。

  “小漓、小漓,你咋样!……疼不疼?”

  老太太一看孙女大腿上哗哗往外冒血,赶紧扶着桌子腿站了起来,这时候哪里还顾得上钱,人才是最要紧的。

  苏奶奶一阵风都能吹倒的干瘦身材,愣是把苏小漓从地上给拽了起来。

  苏小漓一直恍恍惚惚的。

  这梦怎么还没醒?!

  大腿真疼。

  老太太眼泪哗哗流:“小漓,快,咱去卫生所!”

  “奶奶,等一下,先拿些布条来止血!”

  苏小漓双手使劲压迫住伤口上端的股动脉,好在她是外科医生,做个伤口的紧急处理不在话下。

  苏奶奶舍不得买新衣服,衣服破了都是补了又补,家里倒是存了不少碎布条。

  苏小漓让奶奶继续帮自己按住大腿,她将三个布条搓成一股,绕着大腿紧紧地缠了几圈,打了死结。

  家里什么交通工具都没有,等祖孙二人一瘸一拐地到达最近的卫生所时,已经是半个多小时以后的事儿了。

  秋老虎的日子,下午本就是一天里最热的时候,汗水将二人薄薄的衣衫湿透。

  卫生所的罗大夫处理完一个中暑病人,刚从里屋出来就看到祖孙二人狼狈不堪地进来。

  “哎呀,这是怎么弄的!”

  特别是苏小漓,腿上还挂着彩。

  “大夫,我腿被玻璃扎了。”苏小漓纤长睫毛上都挂满着汗珠。

  “快去里头病床上!”来不及多想,罗大夫飞快将苏小漓按到床上,着手处理她大腿上的玻璃。

  苏小璃环视一圈。

  简陋的医疗环境和在开水里滚了两道的医用镊子,她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罗大夫还以为她是疼得难受,开口安慰两句:“别怕,你这腿没事,就是拔碎玻璃的时候疼一下,忍一忍就好了。”

  她又朝着苏奶奶说道:“幸好您有经验,用布条扎紧了她的大腿动脉,血没往外流太多,不然很容易失血过多。”

  苏奶奶听大夫说孙女没什么大事,心中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

  “是她自己扎紧的,我老婆子哪知道这个。”

  这下轮到罗大夫吃惊了,诧异的眼神看向苏小漓,“你还知道止血得压住动脉?”

  “生物课上老师提过一嘴。”

  苏小漓不想透露“自己”来自未来的身份,忍着痛答道。

  八年医学生、三年规培、七年临床,这样的外伤处理常识,早已刻骨铭心地印在她骨头里。

  可目前苏小漓,表面上只是个80年代的普通女孩。

  她不想把“穿越重生”这种惊掉世人眼眶的事暴露出来,然后被抓去哪个试验所当小白鼠,或者直接被关进精神病院。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