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诱蓝月光
引诱蓝月光

引诱蓝月光

李招招

现代言情/豪门世家

更新时间:2024-04-01 11:41:35

欢迎观看新书《狂赎》快来跟我一起吧 小富婆云软枝心中一直有一位白月光,文圈赫赫有名的大佬作家裴时,长相出众,才气逼人,尽管未曾谋面,却治愈了她半生的痛。
一场冬雪,裴时亲自点了把火,伤痕累累的离开这个世界。
她忽然觉得,喜欢有什么用,你连他每天开不开心都不知道。
后来,她重活了一次,以最美好的年纪,奋不顾身去到裴时身边,化作一个软萌小可爱。
天天只干三件事:努力生活,喜欢裴时,让他知道。
“裴时先生,你过得不开心吗?”
“裴时先生,你把心脏献给世界,可世界总是拒绝。”
“裴时先生,我觉得你状态不对,我想帮帮你。”
终于有一天,大佬在花园里,又点了一场火,她以为他要自焚,匆匆忙忙跑回家,没想到他放下笔,给她做了一顿烤肉。
“我一直认为玩弄别人的感情是会遭报应的,所以我想跟你说,我想和你结婚。”
…………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完结

第一章:火光

  火辣辣的夏天。

  蝉鸣不绝于耳。

  云软枝只带了两件清凉的碎花吊带裙,和几千元奖学金,就匆匆从姑妈家逃离。

  想起姑妈家的种种不堪,那些逼迫与辱骂。

  云软枝坐在最快一般高铁上,偏过头去,静静地遥望车窗外的山影与绿木后移,慢慢她想起了上一世。

  她死了。

  死在那个男人的葬礼上。

  是自尽的。

  男人也是自尽的。

  她颤抖的睫毛缓缓闭上,一滴清泪从眼角落下,带上耳机隔绝外界声音,在不知不自觉中,呼吸声变得轻缓。

  这具十七岁的身体已经两夜未曾闭眼,她分不清自己是睡着了,还是晕倒了。

  总之。

  她做了长长的一个梦。

  梦里的男人靠坐在偌大的书架前,脚边放着他第一本成名作《荒林》,火炉噼里啪啦爆发火花,燃烧的很旺盛,仿佛要融化窗外的皑皑白雪。

  本该是温和唯美的画面,却诡异地透露着死亡的氛围。

  云软枝似一介幽魂,飘荡在房屋的上空,俯瞰一切。

  她想挣脱飘浮的束缚,努力靠近那个男人,却越飘越远。

  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男人随意往家里浇上汽油,点燃书架,点燃窗帘。

  巨高无比的书墙瞬间沸腾起鲜红的火焰,整个屋子浓烟四起。

  男人站在窗前,托着白瓷一般的下巴,面容平静地接受死亡的侵袭,心甘情愿埋入火海深渊。

  裴……裴时

  裴时!!!

  云软枝在梦境里绝望地大喊,一股钻心剜骨的痛蔓延在身体里,愈演愈烈,终于挣脱了梦境的束缚,眼前却蓦然传来刺眼的光亮。

  睁开眼睛,她脸上早已泪痕遍布,心口传来密密麻麻的绞痛。

  梦境如前世一般。

  她默默爱了六年的月亮,好不容易靠近,月亮却消失殆尽。

  “呀!姑娘,你没事儿吧?怎么哭了?”

  云软枝怔了怔。

  邻座的旅客从老式皮包里抽出一张纸,往她脸上擦了擦,又问:“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你是哪里的学生?不舒服要跟大人说啊。”

  云软枝反握住纸巾,将心里的那股难受劲儿压了下去。

  “谢谢,我没不舒服。”

  旅客有点惊讶,“那哭什么?你跟我儿子差不多大,考试没考好?”

  回想起来,现在正是高考后的第二天,自己身穿蓝白相间的校服,满脸的疲倦,是个标标准准的高考生没错了。

  至于成绩,前世她整个高中都在发愤图强,高考分数算是不错的,读了一所知名大学。

  她小声地谢道:“谢谢,我考的还可以。”

  旅客又微微一笑,仿佛打心底为她高兴,安慰道:“那多好呀,还哭什么呢?什么都不要紧,你这个年纪,未来有无限可能的。”

  云软枝微微偏头,眼前不断出现裴时的身影。

  是啊!她重生了,她的月亮也还在。

  虽然遥不可及,但她有无限的可能,去拯救她的月亮。

  想到这点,云软枝笑了,软软的眉眼笑的弯弯。

  正想谢谢邻座旅客的安慰,一则缓慢的广播响起。

  「尊敬的各位旅客,列车即将到达琼山市,请下车的旅客提前准备好行李,准备下车。下一站……」

  对方早就拿着行李在车门前等着了,人挤人没意思,云软枝没急着凑过去。

  半个小时后,云软枝出了高铁站,坐上了出租车,透过打开的车窗,眺望着满世界的车水马龙。

  琼山市是个绿化很好的城市,风一扫过,绿化树摇曳的很风情。

  正值暑期,夏日特有的滚烫气浪扑在身上,云软枝深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城市有裴时,连空气都是甜的。

  出租车到达一个老城区,云软枝下了车,她在这附近租了一个小户型的公寓。

  房东已经按照她的要求,把所需的生活用品买好了,她几乎不用操心什么,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拎包入住。

  云软枝打开房子的窗户,小区对面是一片老式洋房别墅区,与周围俭朴的筒子楼不同,采用了巨石建筑风格。

  而离她最近的一座别墅格外夺目,黑色的铁栅栏配着白砖墙,院子里种的几株茉莉正是盛开的时候。

  夜来香的藤蔓爬上窗户与阳台,只要天色一暗,就会给人一种神秘而古老的味道。

  别墅里亮起了灯光,窗前闪过一抹高大的身影。

  云软枝呼吸静止,声音卡在嗓子里,像是中了蛊毒一般,红着眼眶盯着那盏亮光。

  随后,她不敢再看,关上窗户转身,猛地把头埋进沙发里,心脏狂跳不止,仿佛要从喉咙里跑出来。

  应该没错,裴时先生应该还活着。

  确认了这一点,云软枝揪着的心脏狠狠落下。

  当时确定了裴时的死讯后,她第一时间与同事们赶到裴时的家,也就是这座漂亮的洋房,却已被火烧成了一片灰烬。

  那时,她才刚刚进入裴时的工作室,只是抱着一位粉丝的心态,暗中崇拜着这位天神一般的大大,半分不敢逾越。

  所有同事都笑她胆子小没出息,不像崇拜,反像做贼。

  毕竟哪有人见了喜欢的人,连话都不敢说的。

  明明裴时每天都在眼前,居然连签名书都不敢要。

  有一次同事笑的太放肆,以至于被进门的裴时听见了。

  她脸涨的通红,用余光打量那个长得惊艳的男人,见他没有介意的样子,才暗自庆幸,也确凿了自己的一见钟情。

  没想到第二日,她的办公桌上便多了一本带有裴时签名的书,除了签名外,尾页还多了一句认真而有风骨的字体。

  「愿你辞暮尔尔,烟火年年」

  拿到签名书的那天,是云软枝活得最快乐的一天。

  她傻愣愣地看着书上那行云流水的字体,嘴角都快咧到耳朵后面去了。

  要命,裴时大大非但没有介意,还特意给她签了名!

  于是,她这幅傻样又遭到了同事们新一轮的嘲笑,说虽然老板很好,但她看起来比恋爱脑还恋爱脑。

  她丝毫不在意。

  因为裴时曾是她昏暗人生中,唯一闪耀着的月光。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