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局带崽流放,我携惨夫覆朝纲
开局带崽流放,我携惨夫覆朝纲

开局带崽流放,我携惨夫覆朝纲

一路桃花开

玄幻言情/异世大陆

更新时间:2024-02-01 00:54:40

【异世流放+种田权谋+萌宝萌宠+女强修仙+空间物资】 陆青绫死了,却又活了,活过来的是异世孤魂,自末世穿越而来。 前半生,原身被别人吊打,被逼的疯傻,还生下了一个父不祥的私生子。 后半生,陆青绫吊打一群魑魅魍魉,她自从万丈崖底重生之时,这一场你死我活的局,便注定要逆风翻盘! 抄家流放,三千里长途漫漫,虐打白莲花,戏耍恶毒女,挥剑断追杀,飞身渡险峰,天上金雕王,地上银狼王,王王臣服。 寻身世,掀翻假千金; 解奇毒,治断腿,医名扬天下; 开荒岛,惩刁官,战海寇,建和平乐园。 屯私兵,练死士,开矿山,造武器,打造坚不可摧的基地; 攻京师,斩妖妃,扶新帝,独霸一方,万世颂扬! 一朝重生归来,誓要将这家国天下,朝廷武林,皇权霸业玩弄于股掌之间!
目录

29天前·连载至392.我恐怕等不到了(完结章)

1.险死还生,捡个死尸,诈尸了?

  “别杀我,别杀我……”

  看着脚下深不见底的悬崖,疯傻的女子奋力挣扎着,她浑浊的眼睛里闪过一丝清晰的恐惧。

  红衣女人死死的掐着她的脖子,眼中满是冷意。

  “就你这样的,还想当御伯侯府的千金?”

  说着,她重重地一推,那道瘦弱的身影瞬间惨叫着坠下了身后的万丈深渊。

  “啊啊啊啊啊啊......”

  “死了!终于都死了!哈哈哈哈哈......”

  崖边寒风凛冽,呼啸的罡风淹没了凄厉的惨叫,只余一阵疯狂的大笑。

  ......

  ......

  “我没死?”

  陆青绫恢复意识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河水里,整个人都懵了,她记得自己为了拯救末世,散尽了一身渡劫期的修为,就连神魂都被回春阵给打散了,身死道消,魂飞魄散之后怎么可能还活着?

  正愣神间,脑海里倏地涌进一股杂乱而又痛苦的记忆,片刻后,陆青绫恍然大悟,原来她这是又借体重生,二穿了。

  这具身体原本的主人叫赵意浓,是楚国云城落霞山下一户农户的女儿,因为父母重男轻女,原主常年饱受虐待,直到十四岁那年,原主一夜失踪之后竟意外怀上身孕,人也疯傻了,还因此被赶出家门,独自产子,六年来母子二人过的饥寒交迫,频频在垂死线上挣扎。

  或许是因为原主时而疯傻时而清醒,她所有的记忆陆青绫看得也是断断续续,而那段离奇的怀孕之事更是大片大片的空白,原主最后的记忆便是在落霞山顶,被红衣女子推下悬崖的一幕。

  看到这里,陆青绫轻轻一叹。

  “既然你借我一条命,那我便替你好好的活着,从此,你就是我,我就是你。”

  陆青绫从冰冷的河水里爬了起来,此时已是深冬,湿漉漉的衣服贴在身上,冻的她瑟瑟发抖,正抬头四顾间,突然发现河面上浮起了一个东西。

  陆青绫定睛一看,发现那是一具男尸,见他面容俊美,双眼紧闭,身上绫罗细布绣满了繁复纹饰,很显然,这是一位古代的贵公子。

  意识到这一点,陆青绫双眼顿时一亮,刚好她初来乍到,穷的叮当响,既然这人已经死了,财物算是便宜她了。

  这般想着她抬脚往水里一扑,朝着那死尸游去,片刻之后,将人给拖到了岸上。

  就在陆青绫正要动手搜刮财物之时,视线突然瞟到了死尸腰间的玉白腰封,腰封上,正系着一只价值不菲的羊脂玉佩。

  “咦?这玉佩好像有点眼熟。”

  “不对,这是我的......”

  说着,陆青绫激动的一把扯下玉佩,正要细看,突然,手腕却猛地被人给箍住了。

  她嚯的抬头,蓦的对上了一双摄人的眼眸。

  萧容瑾一睁眼,见一容色美艳的女子手里正拿着他的玉佩!他想也不想的直接伸手将人给制住了。

  陆青绫没有想到这厮竟然诈尸了,还好巧不巧在这关键的时候,不过她反应极快,反手一掌朝着那男人拍去。

  萧容瑾冷不防这女人竟然会武,当那凌厉的一掌袭来,他迅速迎了上去,两掌相触间,五指却突然被对方死死扣住了。

  一击得手,被大掌箍住的另外一只手用巧劲一挣,陆青绫便脱离了铁钳,一脱困,她立马将玉佩给收了起来。

  被人反将一军的萧容瑾只愣了一瞬便沉下了脸色,碍于自己体内所中之毒不能擅动内力,他沉声冷喝道。

  “把玉佩交出来!”

  陆青绫当然不可能交出这枚已经跟随了她两世的空间玉佩,见这人紧追不舍,她心念一转,开口质问道。

  “你的命都是本姑娘救的,难道救命之恩还抵不上区区一枚玉佩?”

  萧容瑾这才想起来,自己白日里采药之时,一时不防被一条小红蛇偷袭从悬崖上掉了下来,听闻此言是这姑娘救了他?萧容瑾意识到面前的姑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之后,语气不由得和缓了起来。

  “姑娘既救了在下的性命,萧某定当重谢,只是这枚玉佩是萧某定亲之物,意义非凡,可否请姑娘归还?”

  闻言,陆青绫噎住了,怪不得他刚刚反应那么大,她还当他一个贵公子小气的舍不得一枚玉佩呢,却原来这玉佩是他的定“情”之物。

  只可惜,她还是不能还,想到这里,陆青绫轻咳一声,也跟着放缓了语气。

  “萧公子,实在抱歉,这枚玉佩对本姑娘来说亦是不可割舍之物,若是日后萧公子的未婚妻怪罪起来,那便只有请萧公子多多担待了。”

  听到未婚妻三个字,萧容瑾思绪一滞,眼神也跟着幽深了起来。

  陆青绫见男子神色不对,怕他会强抢玉佩,她现在换了一具身体,丹田空空如也,刚刚之所以能从他手上逃脱,也只不过是因为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

  想到这里,陆青绫一转身,打算先溜为敬。

  哪料陆青绫这一跑,立马惊动了晃神的萧容瑾。

  萧容瑾只蹙眉犹豫了一秒,人便拔地而起,朝着陆青绫的方向掠去。

  奔跑之中的陆青绫突然感觉到身后刮来一阵疾风,情急之下,她迅速往前一扑,竟直接扑进了河里,身体入水的一瞬间,冻的她狠狠的打了一个哆嗦。

  “好冷!”

  萧容瑾眼眼睁睁的看着这女人从自己的爪下逃脱,体内的剧毒因为刚刚动用内力而压制不住了,随着一口血喷出,人也从半空坠落了下来。

  听到噗通一声响,陆青绫扭头一看,却刚好看到萧容瑾那高高掀起的裤腿下,露出来的两截扭曲的小腿,以及被生生挖走的半边膝盖骨,阴森骇人。

  “这...?”

  陆青绫惊讶的瞪圆了双眼,她没有想到这人的腿竟然是残的。

  倒在地上的萧容瑾体内剧毒发作,犹如万蚁啃噬般痛苦难耐,他强撑着从袖子里拿出一物,揭开牛皮纸,扬手扔上了天,“砰”的一声,信号弹在漆黑的夜空炸开。

  看到空中那炸响的信号弹,陆青绫心中暗叫不好,这厮竟然在摇人!她再也顾不得惊讶,立马手脚并用奋力的往前游去。

  片刻之后,哗啦一声响,一道身影从水中飞跃而出,率先落在了河滩上,紧接着,又是接连好几道身影从河中窜了出来。

  萧唯一和南明砚一落地,看到倒在河滩上的萧容瑾,迅速跑了过去。

  “世子!”

  “容瑾!”

  见他们终于来了,萧容瑾忍着毒发的痛苦,沉声开口。

  “双鸾玉佩被抢走了,赶紧去追!”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