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女人别太过分

  “女人醒醒!”

易水寒没有一丝温柔的将师师摇醒,师师感觉头重脚轻,她艰难的抬起头。她感觉到病重了,虽然有易水寒输入内力,但是是经过一夜的颠簸使得她的伤势加重。

车帘已经被小六挑起,她矇眬中可以看到青矇矇的天,应该是凌晨吧。

师师无力的看向了易水寒,问道:“你打算让我走下去吗?”

易水寒看向了师师,此刻女人脸色苍白,没有了往日的神采。那一掌对这样一个柔软的女人来说,确实是重了。

“看你这伤势,不行。”出于歉疚,易水寒抱起了师师,走下马车。

她软软的依偎在他的怀中,将脸靠在他胸口的地方,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嘴角轻轻上翘,靠在他的怀中好安心。

那股淡淡的梅花香,她最喜欢了,好香,带着他的温暖传递到她的记忆中。

那时,他也是这般的冷魅,让她一眼就认定这是她要的夫君!

“少主,现在要去通知老夫人吗?”小六小心翼翼的询问道。

“不用。小六不准跟老夫人提起这个女人的事情,谁敢说出去。”易水寒目光寒光的扫视着周围为数不多的几个跟班,继续说道:“后果自负!”

“是!”恭敬带着颤抖与恐惧的回答,齐刷刷的!好像生怕没有回答,就丢掉了小命一般。

“小六,把她安排到桃香园。”易水寒转身就打算将师师交给身旁的跟随。

“你把她抱去桃香园。”

冰冷的命令,让师师很不悦。

师师笑得娇媚的看着将手伸来准备接住她的跟随,娇娇滴滴的说道:“你试试看!”

与师师对视的一瞬间,跟随胆怯的缩回了手。这女人表面笑得明媚,实则腹黑得不得了,杀气腾腾。要是他抱过她,恐怕小命也不会保的。

“少主,对不起,我,我肚子痛!”一阵风从身边呼过,那跟随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嗯?”易水寒愕然的看着跟随的背影,今天这是怎么了,从不敢肆意自己的跟随肆意了!

“水寒,既然你的跟随肚子痛,你就抱我去吧。”师师笑得明媚的看着易水寒。

“没关系,还有……”易水寒抱着师师转身准备将她交给另一个跟随的,却惊人的发现只剩下小六一人而已。

“我让他们去打扫桃香园了,那里好久没有打扫了,怕这位姑娘住着不习惯。”小六手心中拧了一把冷汗,是他故意的把那些人支开的。

眼尖的他明白,此为减少损失的最佳良策。

易水寒冷扫小六一眼,小六恶寒。

“走吧。”易水寒抱着在他怀中偷乐的师师,她毫不客气的将小脸紧靠在他的胸膛上,手指不安分的在胸膛上画圈圈。

“女人,再敢在我的胸口画圈圈,我就把你扔下去!”易水寒眉毛轻挑,这个女人真是太放肆的!

令易水寒更想不明白的是,自己可是人人敬畏的邪殿下,她却有胆量来挑衅他?!是不怕死,还是活腻了?

师师抬起小脸,可怜兮兮,道:“我是女人,还是被你打成重伤的女人,你真的要这么做吗?”

易水寒无语,这张小脸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好似他成了负心汉一般。他可是堂堂的以邪气著称的邪殿下,今儿却落到了一个女人手里,时不时的被调戏外加无语。

正当师师扬扬得意的时候,准备继续画圈圈的时候,感觉双臂一麻,浑身顿时无法动弹。

“这样就乖了。”易水寒邪魅的说道,嘴角轻轻上翘,带着得意的神采。他刚刚点了她的穴道,让她的小手无法乱摸。

整个身体,师师就剩下头部可以动了,她一脸黑线,很无语的抬头对上了易水寒扬扬自得的双眸。

“算你狠!”

师师咬牙切齿转过头,易水寒冷哼。

道路上的风景吸引住了师师,这是她十年前无意穿越到大唐来之前在电视上武侠剧中才能见到的美伦美焕的场景!

白石切成的弯弯曲曲的小桥建立在佑大的湖面上,溪水声从不远处的地方传来,薄烟带着暖暖的感觉,不知道为何这四月里湖中的莲花竟然盛开着!

她不禁费劲的转动头看向湖心,那薄烟中有一红色楼阁,周围没有任何道路可以通往!那楼阁中会有什么?她不禁好奇了起来,等明儿好了,她定要好好的偷瞧瞧。

易水寒偷眼瞧向师师,难得的她安静了,他以为点了她的穴道定会哇哇大叫,他还在头痛要如何应对。

看着她出神的看着自己的宅邸,易水寒难得的露出了笑容,这是自信的笑容。他对自己的建筑很满意。

“这院落是你设计的?”她无法想象在古代要如何建成这绝美的地方,果然他很邪气!并且,还喜欢独居,看这风格就知道是他一人居住而已。

“嗯。”易水寒嘴角轻勾,没有想到女人会一下子就知道这宅邸是他所设计的。

桃香园,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呢?师师不禁好奇了起来,按照前面的设计风格,这桃香园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到了。”

师师好奇的打量了过去,桃花如樱般的盛开,那清水池中铺上了一层粉红色的地毯。在那如樱般绚丽的桃花尽头,有一座红色木头建筑而成的古老建筑。

太漂亮了,就算她所住的宫殿也没有这般梦幻哟。要是身体能动的话,她早就冲过去了!

易水寒将师师放在了回廊前的木椅上,道:“休息半个月,你就可以离开了。”

“万一那时候我的病还没有好,怎么办?”这么绝美的地方,还有邪魅的人,她怎么舍得离开?

“你的伤一个星期就可以好了。”

“这可说不好。”

“那时我会扔掉你!”易水寒觉得不能对这个女人太温柔了,她会得寸进尺的。再说,他也不打算跟她扯上关系,病好了,就让她离开。

只是她的那句话,一直让他很在意。

‘我相信这个世界上没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你和我的相遇,可是必然哦。’

必然?

这女人是一开始就认识自己,还是?他很在意,更重要的是武林大会将会在半年后的秋天举行,他参加完龙门客栈所举办的商议武林大会地址和各项事宜后,这个女人适时的出现在他回昆仑的路上。

“水寒,你现在可以帮我解开穴道吗?”

“半个小时后会自动解开,还有女人不准叫得这么亲密!”凤眸薄怒,看向师师,对上了一张甜美的笑脸。

不管他怎么发怒,这女人总会是一张甜蜜到要融化的笑脸,让人无法再对她继续发怒。

“那我应该怎么叫你?”师师一副深思的模样,俏皮的嘟起小嘴,侧着头道:“邪殿下?”

易水寒冷哼,这江湖称呼她竟然敢直呼,真是不要命了!

“小寒寒?”

易水寒不悦的表情,直接升级为冰寒终结版。师师却依旧是甜蜜得要融化的微笑,自顾自的继续说道:“要不水水?”

“女人,别太过分了!”他终于忍不住了,挑眉冷颜看着她。可是为何她还是那一张甜蜜得要融化的微笑呢?这不可以成为阻止他发火的理由!

“我做了什么过分的事吗?”师师一副茫然的表情看着冰寒终结版易水寒,太酷了,太有味道了!那一身的冷洌早就把小六吓得腿脚颤抖了,她却兴奋了。

“算了!”怒,她这一张无辜的脸,让他很是无语!索性的他,甩袖,离开。他平生第一次的拿人无可奈何,还是个女人!

小六在一旁握了一手的冷汗,按他家少主的个性和此刻阴戾的心情,在他面前的人就算有十条命也不够活了!

“走了?”师师一脸索然无味的看着易水寒甩袖离开,白衣飘袂,青丝舞动。她眯起了好看的大眼睛,弯成了月牙状,绝色倾城的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不一会儿,远处传来了易水寒冰冷的声音。

“女人,呆在桃春园,别乱走!丢了性命,我不负责!”

“有这么严重吗?”师师一脸茫然。

小六强挤着微笑,点了点头,道:“嗯,请你少主的吧。我以后我可以称呼您为师师小姐吗?”

“可以。”师师加以一脸明媚的微笑,瞬间秒杀了小六。

“小姐,这宅邸内设置了大量的陷井,我劝您还是不要乱走为妙。”小六叮嘱道。

“至于吗?这么漂亮的地方,弄那么多的陷井。”师师决定趁这次机会要把这宅邸好好的摸查清楚。

“想要打败少主的人云云皆是,这些个陷井正好的阻止了外人的偷袭。这些阵和陷井,都是少主亲自设计的,这些年可没有人破得了。”小六眉飞凤舞的说道,带着一份自豪。

“要是掉入陷井后,会怎么样?”师师不禁好奇了起来,以他邪之名,一定不会有什么好下场吧?

“看运气喽,运气好的直接滑出昆仑山,掉入昆仑山下的寒冰潭中。”

寒冰潭,师师听说过,那一潭深不见底的池水,碧清碧清的。如名一样,水冰冷刺骨,要是水性不好的,直接就会丧命。

“哦。”师师嘴角弯成了一个好看的弧度,这正是他的风格,不做绝,不留情。

小六从未见过,遇见了少主还不避而远之的人,不禁产生了好奇,意味深长的说道:“师师小姐只要肯跟少主相处,会发现许多哦。”

“哦,还真期待呢。”和小六说了半天话,师师的穴道终于自动解开了,她站了起来,美美的伸了一个懒腰。

“抱歉,宅邸只有男待,还望师师小姐能够谅解。”小六一脸抱歉,都是因为少主。

“没关系。”

送走了小六,师师让左右待卫退了下去,从鹅黄的纱裙口袋中掏出一粒药丸吞了下去。

“幸好我早有准备。”师师神秘的一笑,顾不得身上的伤痛,迫不及待的走进了屋子中。

大厅中粉色轻纱随风飘荡,大方简洁的摆设,没有她想象中的夸张。卧室也很简洁,干净,有股桃花般的香气,她软软的倒在床上便进入了梦乡。

女人别太过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