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6章 煨药迷情2

  “小落落,那个宁欣,你见过了吗?”安歇了片刻,冥樾起身,从一旁拿过准备好的外袍递给落,似不经意地随口一问。

落抬起头,微微蹙眉,面带疑问,摇摇头,并没有说话,只是温顺地接过外袍。

“哗”水珠下落的声音。晶莹剔透的水珠顺着长发落下,闪烁着诱人的光泽。湿透了的单衣紧密贴合着落的娇躯,迷人的线条,散发着谜样的性感。尤其是那张失去血色的脸,让人心生怜惜。

冥樾一时间愣住了,有种莫名其妙地感觉在心口呼之欲出。在干什么,她可是个小丫头?他慌忙地转过身,麻酥酥的双手却不知所措地收拾着桌上的东西。要不是面具遮着,落一定能看到他的脸上红晕。

不过,落虽然看不见冥樾脸上的表情,但绝不会错过他的慌乱。只是略微想了一下,就知道了答案,嘴角扬起,一丝狡黠。

“啊!”

“小心。”冥樾身形一闪,很快就将向前倾的人儿抱了个满怀。慌张的他完全没有注意到那某别有深意的笑。女子特有的香气惹得冥樾心神飘渺,不知如何是好。

怀中的捣蛋鬼到底是忍不住,低声笑了起来:“不是小丫头,小丫头的叫着,怎么也会着小丫头的道呢?我从前认识的鬼医可不是这般的!”

冥樾这才明白过来这鬼丫头是在戏弄自己,真是马失前蹄,一不留神就被这小丫头给戏弄了。只是转念一想这丫头能与自己戏耍如常,定是把自己当成朋友了,可是自己配吗?”落当真认识过冥樾吗?”

落有些诧异,这是冥樾第一次叫她落,她抬头望了望冥樾,银色的面具下那双墨色的眸子里光芒流转。这或许是她第一次这么近的接触到冥樾,身上的药香味更加浓了。

虽然过去他们相处的时间并不长久,可是在落心中眼前的男子却是在最艰难的时候陪着她,心思百绕,已有定论,落开口:“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不识你呢!”

落没有直接说出自己对冥樾的看法,但此时的回答却也让冥樾紧绷的心思放开了些。冥樾注意到两人一直抱着不太适宜,他尴尬地想放开。

“别,我没有力气了。”落低声求道。

“恩。”冥樾应了一声,没松开手,稳稳地扶着落,只是将头别开,不在看落。

屋内气氛暧昧,屋外一群人在候着。

秸儿坐在石椅上,小手拽着衣角,不时地往屋子张望,眼神里充满了焦急与担忧。尤其是当听到那一声惨叫声,他恨不得立马冲进去。后来才发现不是落的声音,虚惊一场啊!

秸儿在担心之余,也细心观察着身旁的人。那个燕南风,明明要用落来救自己的心上人,却显得十分悠然,好像一点都不在乎,居然吩咐下人换了好几次茶水,连点心也换了好几番。昨日也是这样,和落东拉西扯地,还猛盯着落看,一点都不像是担心那个什么宁欣小姐的人。

可是他请鬼医,派黄谲找忘生,费劲心思,要说不在乎,又说不过去。还有落的二哥也很奇怪,担忧全写在脸上。

比起身边这个燕南风,宁欣小姐倒更像是他的心上人,真是奇怪。秸儿想不通,哎,想那么多做什么,只要落好就可以了。

门吱呀地呻吟了一声,开了。落和冥樾同时走了出来。

秸儿立马跳下石椅,直奔落,拉起落的手,上下打量:“怎么样,落,没事吧?呀,好大的口子,这是怎么回事?”秸儿心疼地轻抚着那道伤口,好深啊。

“没事。”落拉了一下衣袖盖住伤口,不在意地说,“只是小伤口而已,我们可以回去了。”

燕南风走上前,看了看天色,浅笑拱手道:“今天真是辛苦二位了。现在时候也不早了,我刚刚命人备好酒菜,一道去用吧!”

“不用了!我和秸儿不喜热闹,又没见过什么大世面,怕待会扰了楼主的兴致。还烦请楼主命人送些清淡的到厢房就可以了。”落对着燕南风颔首,前一刻还有笑意的脸上,下一刻又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燕南风没料到落会拒绝,脸色沉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初,“没事。是我考虑不周了,襄落小姐劳累一天,一定是累了,理当早点休息。我这就命人去准备。”

“那就多谢了。”落拉起秸儿的手,慢慢走出众人的视线。

与襄楚擦肩而过的那一刻,落也没有停下,尽管她能感受到二哥的眼光,但是她还是一直前行。

十年前,你帮不了我,十年后的今天,你同样帮不了我。

但是,请放心,我会好好的,我一定会好好,好好爱自己的。

第16章 煨药迷情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