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9章 香魂断

  自从那天晶玉被人拐走后,晶玉父母从此天天轮流守着女儿,一刻也不敢离开。

这天晚上,夜已深,晶玉央求父母回旅店去休息。水家夫妇还是不太放心,晶玉说到:“爸妈请放心回去,若你们天天守着我,觉也不睡,那反而害我成了不孝之人。若我时时刻刻都要你们守着,离不得半步,我岂不成了永远只能依赖父母的废人,若这样成为废人,那生活还有何意思,还不如死了解脱。”

父母听了这话,只好离开,待出房门时,再三嘱咐值班护士多留些心。

晶玉父母走后,颂黎来看晶玉。他走至门外,隔着玻璃看见晶玉倚着枕头,斜坐着轻轻叹气。

颂黎开门进去,问到:“好好的,怎么叹气?明天可以拆眼上的纱布了。”

“真的吗!那么我明天就可以看见东西了。”

“是的,可能刚开始视觉还比较模糊,但慢慢地就会变得清晰了。”

“太好了!真的太好了!”

“告诉我刚才为何在叹气?”

晶玉听了又低着头,脸上阴暗下来,说到:“宋林大夫走了,走之前也没告诉我,我也没得送送。”

颂黎听了笑笑,道:“原来为了这个叹气。你别伤心,他以后会回来的,那时你的眼睛也好了,可以见见他的样子。”

晶玉点头。

颂黎又说:“宋林真的是个大好人,你的治疗费用,他帮着支了一大半,这样可以减轻了你父母不少的负担。”

“真的?”晶玉很惊愕。

“是的,那小子什么时候缴费也不告诉我,待我想去交的时候护士说费用都差不多结清了。我也很迷惑。不过宋林他很有钱,他父母都在美国,这点小钱对他不算什么,你就不用太往心里去。以后见了他,向他道谢就行了。”

晶玉听了又点点头。

颂黎从怀里取出那个天使坠子,放在晶玉手心,低声问到:“晶玉,你还记得这个小坠子吗?”

晶玉双手紧紧握着坠子,感动地说:“送林哥哥!”

颂黎轻声说到:“是我!是我!我是送林哥哥!本来还不想告诉你,但想到,等你眼睛治好了,你可能又和父母回家去,现在告诉你,并打算也告诉你父母,这样,你就肯接受我的帮助了,你可以先在上海读读书。”

晶玉点头不语,把坠子还给颂黎。颂黎说现在有些晚了,晶玉好好休息,明天醒来就可以见到东西,从此就要过着另一样的人生。

颂黎说完,起身要走。待要关门时,见到从窗口飞进一只小鸟,停在晶玉床头,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晶玉起身赶了赶,那鸟儿在她头上盘旋,半天不肯离去。颂黎走回去帮着赶小鸟,半天终于把小鸟赶出窗外。颂黎关上窗,拉好窗帘,方离去。

颂黎走后,晶玉也就睡下了。迷迷糊糊中,她听到窗外有三两只鸟儿在说话。其中一只道:“兄台,在这窗儿边飞来飞去地做什么?”另一只道:“今儿星相中水星偏左,算来这水姓女娃要遭遇一场浩劫,我特来相告,怎奈这蠢物浑然不知,白白辜负我一片好心。”又一只道:“即是凡夫俗子,又怎能听懂我们的话!即是一场浩劫,那也是她命中注定的遭遇,我们相告反倒泄露天机。”另一只道:“罢!罢!我也不管这等闲事,凡是看她造化吧!我们也该回我们的去处。”说毕,三三两两飞走了。

晶玉醒来,发觉是个梦,但早已吓得一身冷汗。突然,晶玉闻得一股淡淡的焦味。因为视觉不灵,味觉和嗅觉就特别灵敏。晶玉觉得有些不对劲,猜想定是哪个在烧东西。没多久,那个焦味越来越浓,弄得有些刺鼻,让人有种窒息的感觉。

不久,晶玉听得门外有人大喊:“着火了!着火了!救火啊!”顿时,门外一阵骚乱,有人跑着,有人跳着,有人哭着,有人喊着,俨如受惊的马群,四处乱串。随之,防火警报也拉响了。

晶玉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从床上跳起来,没顾得穿上鞋子,因为看不见,只得缓慢而紧张地摸索着门的方向。

半天,她终于摸到了门,她打开门,一股浓黑滚滚的熏烟朝她涌来,夹着热辣辣的火气,她被呛得阵阵恶心,并不断咳嗽着。

因为没有视觉,在这种突发情况下显得非常弱势,她跑步不起来,边走便摸索,比别人慢了许多。她的病房离着火点仅仅十米距离。旁边病房里的人早就跑光了。但她只能盲目地摸着墙边走,加上被烟熏得有些晕眩,她不知该往那儿走。

离晶玉不远处,有一落下的女婴。女婴哭声响亮。已扶着多位病人离开大楼的沈舒云隐隐约约听到了哭声,她丢下病人,径直朝着哭声方向跑去,她见到了丢在地上的女婴。她抱起女婴,转身正要跑走的瞬间,看见了浓烟滚滚的深处有一人影,定睛一看,正是水晶玉。她本想去拉她一把,本来也可以拉她一把,但她犹豫了。她犹豫了,因为她是水晶玉,因为是她,她失去了心爱的贾颂黎。她犹豫了,没多久的功夫,她见到一团火焰,夹着熏烟,沿着走廊朝她们方向涌来,她抱着女婴跑了出去,没有去拉水晶玉,也没有呼喊让水晶玉往哪边跑。

水晶玉完全没有觉察外面的一切,她只感到脸上身上热辣辣的,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她全身撕咬,痛得晕了过去,之后就不醒人事。

第19章 香魂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