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宴客

    旁晚下了班,颂黎和水家父亲通了电话,本想把今天得到的消息告诉他,但话正从口出,又被他咽了下去。他只向他寒暄几句,知道水家人住在医院附近的小旅馆里。颂黎又问他们可曾吃过饭,之后说要宴请他们一家。水家父亲一直推辞,奈何颂黎执意要请,只好答应下。

  颂黎请客,一来可怜这一家人的奔波劳累,二来,也为了要见见让他日思夜想、寝食难安的水晶玉。颂黎开着车子,去他们住的小旅馆。

  车开到半路,天色暗将下来,下起了细密的雨。春雨如绸,春雨如丝,随着微风丝丝飘动,无声无息中,整个世界都湿润了。不知是被雨打到,还是流了泪,颂黎的眼睛湿润了,一如这个春雨,无声无息地,湿润了整个脸庞。

  颂黎远远就看见了在风雨中静静等候的水家人。颂黎赶紧把车靠了岸,用纸巾擦了眼中凝住的泪,跑到他们边,叫他们上车。

  等上完车,颂黎开了车,途中,颂黎通过后视镜,看到此时的晶玉一脸的疲倦,仿佛刚睡醒,头发也没梳好,有些蓬乱,但这样仍然掩饰不住她骨子里透出来的美丽与脱俗。看着晶玉有些湿润的头发,颂黎心中一揪一揪地疼,怜爱地说到:“下着雨呢,可以不用在外边等,等我到了你们再出来就好了,现在被雨淋了吧。春雨最容易让人着凉了!”

  水家父母连连说没关系,并一再谢谢贾医生。

  “不要这么客气,在外边不容易,以后把我当成自己人,有什么困难尽管找我,我会尽力帮助的。”颂黎边说,边从口袋里掏出一方手绢,递给晶玉母亲,说道:“阿婶,你们擦擦吧!也给小玉擦擦!”

  水家人连连道谢,晶玉母亲拿着手绢给女儿擦了擦头发上的水珠。她微笑着,静静地端详颂黎的侧影,俊美温柔,她不由得看呆了,心里想着:小玉要是有这么好的哥哥,我也就放心了!

  颂黎问:“你们都爱吃什么菜,要不我带你们去品尝品尝其他国家的美食。”

  水家父母说:“贾大夫,随便就近找家普通饭店就是了。”

  颂黎听了点点头,他又轻轻问到:“晶玉,你喜欢吃些什么呢?”

  晶玉声音极低,好容易才听清楚,她柔柔说道:“我从不挑食的,你不要弄得太隆重,随便找家就行了。”

  “那好吧!”颂黎答应着,带他们到一家附近的餐馆,找了靠近橱窗的椅子上坐了。

  待她们坐定,服务小姐走过来,面带微笑,递了两张菜谱,和蔼温婉地说到:“您好!这是菜谱,请问你们要些什么菜?”

  颂黎把菜谱递给水家父母,水家父母又把菜谱推给颂黎,他们微笑说到:“贾医生,你来点就是了,我们不太熟悉,也不知该点什么好。”

  颂黎听了,也不再推让,因为他深知,水家一家仍对自己很客气,自己老推让,反而失礼。所以,就接过菜谱,看了菜谱,他问:“晶玉,你喜欢吃鱼翅吗?”

  晶玉道:“鱼翅很好吃,就是有些贵,我们家不常吃。”

  颂黎又问:“鲤鱼你爱吃吗?”

  晶玉道:“爱吃,鲤鱼的肉很鲜嫩。”

  颂黎又问:“扣肉怎样?”

  晶玉道:“我妈妈常做给我吃。”

  颂黎问:“火腿呢?”

  晶玉回道:“火腿很好吃。”

  颂黎又问:“牛排怎样?”

  晶玉说:“可以的,很好吃。”

  颂黎问:“乌冬面怎样?”

  晶玉说到:“乌冬面很不错。”

  颂黎道:“喜欢吃什么饭?”

  晶玉道:“我想吃点粥。”

  颂黎又问:“你爱喝什么汤?”

  晶玉答道:“爱喝老鸭汤。”

  颂黎又想问,在旁的服务员有些不耐烦了,就插嘴道:“先生,您要点什么?”

  颂黎想着要给晶玉点她爱吃的,所以见了菜谱,就一个一个地问,是否爱吃。而晶玉因为是颂黎请的客,点什么本该颂黎说了算,点什么都是可以的,况且她不挑食,所以颂黎问她爱吃与否,她都说爱吃。

  颂黎看着有些不耐烦的服务员,微微笑了笑,不再问,就说到:“来份鸡汁排翅、香糟扣肉、天下第一鲜、花生鲤鱼、 上海素火腿、内排、乌冬面、乌鸡粥、老鸭汤……”本还想再多点几样。奈何水家父母听他点了那么多菜,都异口同声说到:“够了,够了,太多了太多了。贾医生不用点那么多菜,我们吃不完的。”连晶玉也说:“怎么我说爱吃的你都要点啊,十个我也吃不了那些东西,太浪费了。”

  颂黎只好作罢。

  本来等得有些不耐烦的服务小姐,见他点了那么多东西,心里美滋滋的,可脸上嘴上不好说出来。

  没多久,菜陆陆续续地上桌了。桌子是圆桌,中间有个转盘。晶玉坐位的右边是她母亲,左边正是颂黎。颂黎见她母亲把筷子拿到晶玉右手上,然后拉她的左手碰了碰碗。晶玉拿起碗,母亲一点一点地给她的碗里夹东西。而晶玉就专吃碗里的东西,因为她眼睛看不见,不能判断桌子上食物的位置。

  细心的颂黎发现了这个秘密,也给她碗里夹东西,说到:“这是鸡汁排翅。”

  晶玉听了温婉说到:“谢谢!恩,真的很好吃。”

  颂黎又夹了鲤鱼肉,在空碗里小心把刺拿开,然后再夹给晶玉,说到:“这是花生鲤鱼,我已经把刺给弄走了。”

  晶玉吃了,连连说:“真好吃,肉很嫩滑。”

  颂黎不断地给晶玉碗里装东西,但晶玉眼中却汪汪地掉下泪来。颂黎怔住了,怀疑是否自己做错什么说错什么,觉得手足无措。母亲拿出手巾,给她擦了擦泪,说到:“没事没事,晶玉就常这样,会莫名的掉眼泪。”

  晶玉流泪,是因为她想起了子瑜,那个对她关爱无比的哥哥,也像今天的颂黎一样,经常为她夹菜。

  颂黎因为晶玉莫名地哭,脸上心上很尴尬。 好不容易吃完了饭,大家出了饭店的门。颂黎提议要不要去逛逛上海夜景,但水家父母都说已困乏,要回旅社休息。颂黎只好开了车送他们回去。

第五章 宴客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