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痴情公子赋诗词

    赵靖离开水晶父母住的旅社,到了烤鸡店买了份烤鸡,打包装好,就送到颂黎的住所。赵靖拿了钥匙开门进来,见颂黎仍就呼呼大睡,只得把烤鸡搁在桌子上。

  他坐在电脑桌前,开了电脑,但电脑有密码锁着,他不好叫醒颂黎,只得往他桌子上叠的书堆里随手掏出一本笔记来看。

  他看了看,是本诗集,封面写着《至爱人》。

  赵靖翻了一页,看到一首诗:

  《无题》

  不知何时

  你为我种下一朵玫瑰

  在这阳光明媚的午后

  她悄然绽放

  那一抹红

  热辣辣的

  灼烧着我的心

  我愿为你种下另一朵玫瑰

  让那一朵从此不再孤单

  东海之滨

  南国之乡

  让两朵玫瑰

  两颗心

  共同谱写一曲

  爱的旋律

  赵靖又翻了翻,里面写道:

  夜静悄悄的

  田野里的蛙唱着夏日的恋歌

  声声的呼唤

  将我的爱一起送达天的边际

  蔚蓝色的天映衬着银色的湖水

  金鱼吐出的每一个圆圈

  都在诉说着昔日的哀愁

  我站在蜿蜒的桥上

  看山的倒影托起透灵的轻柔

  如诗如画

  如歌如梦

  痴情的我

  痴恋着秀水边的你

  深邃的黑夜里有一颗空洞的心带着迷离的眼神

  穿越云端

  找寻你的踪迹你的温情还有你的爱情

  我想用我的灵魂

  化作你的生命和你的眼睛

  这样我可以看到你的眼中隐藏着的画

  画中有我的身影

  也有你的身影

  你的身影

  穿透烟云

  溶入我旖旎的梦

  我听到隐隐约约的声音

  喃喃地低语

  似歌非歌

  似梦非梦

  丘比特之爱神啊

  你的乱箭射中了我的心

  穿透了你的心

  将两颗心溶成一团

  冰雪的你

  赤火的我

  发生碰撞的那一瞬间

  时光为之动容!

  赵靖看着诗,眼中却凝满了深情的泪水。他把笔记放回原处,走到沙发坐了,却禁不住嘤嘤地哭了出来,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赵靖醒来,睁开眼睛,发现颂黎呆呆地坐在床沿上,倒吃了一惊。

  颂黎见他醒来,问道:“晶玉火化了没有?什么时候下葬?”

  赵靖见他已清醒,答道:“昨天就找人送去火化了,都烧成那样了,也不好再停放一些天。今天骨灰就放在灵柩里,下葬的事还得问问晶玉父母,是否带回家去,还是在上海安葬了。”

  颂黎听完,急忙穿好衣服出去。赵靖赶紧跟着,顾不上梳洗。

  他们来到医院,见过水晶玉的父母。颂黎和水家夫妇相互见了,反而更为悲伤。半天说不出话来。赵靖见状,只得拿话题叉开,说道:“晶玉的骨灰该如何处理?”

  晶玉父亲说,家乡远在南方小镇,与上海隔着千山万水,把骨灰带回家去多有不便,况且也不知人家肯不肯让这东西上飞机,方才和院长商量了下,院长说已经在墓园选好了一块墓地,就地安葬算了。

  颂黎问了安葬时间,得知次日下午六点下葬。

  随后,颂黎跟随晶玉父母来至旅馆。颂黎虽悲痛,但想着晶玉父母更可怜,因此强忍着痛,说道:“阿叔阿婶没了晶玉,一定非常难过。不过,以后,我就是你们的儿子,要有什么事,尽管吩咐我就是!”

  水家夫妇连连答谢。他们再聊些事,就散了。

  天色将晚,颂黎回到医院,走到病房护理区,那栋被烧得满目疮痍的大楼。颂黎走在走廊上,四处黑暗阴森,像掉进黑暗的洞穴,四周暗伏着危机,随时都有伶牙俐齿的野鬼出没。颂黎因为伤心过度,全然忘记了害怕,他觉得这样的场景在哪见过,细细想了想,记起来了,在他的梦里,他的梦里就曾经走过这样阴森森的犹如夜晚黑灯瞎火的宫殿里的场景。颂黎走至晶玉原来住的病房,已经没有了门,门被烧烂了,倒在地板上。洁白的墙也烧焦了,虽然火已熄灭,但仍闻得阵阵焦味。颂黎想起和晶玉最后见面的那个夜晚,当他告诉晶玉准备可以拆开纱巾的消息时,晶玉的手舞足蹈的样子。回忆的思绪渐渐向他“袭来”,想起晶玉住院的第一天晚上,他和晶玉听星星的歌唱;想起和晶玉静静站在窗前细细地品味着雨;想起晶玉那张如同蒙娜丽莎的淡淡的微笑……

  他又想起了什么,走到柜子边,打开,东西犹在。颂黎取了出来,是那袋装满小星星的袋子。袋子有些糜烂,里面的小星星有些还在。纸做的星星已经变成了灰,但玻璃做的小星星依然光彩夺目。物在人亡!颂黎看着这些小星星,悲喜交加,凝在心中的泪水,终于迸发出来。

  就在颂黎嚎啕大哭时,此时的天边,出现一片紫红色的火烧云。朵朵云层,宛如一张姑娘害羞的笑脸,两个脸蛋被夕阳辉映,红扑扑、粉嫩嫩。彩霞的光映衬到大地,给大地披上粉红色的彩装。

  颂黎仰头望着天空中出现的脸,犹如看见了水晶玉,他低声地说道:“我深爱的晶玉,你在天堂里过得好吗!”

第二十一章 痴情公子赋诗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