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九章 身逢绝境终有情

    沈舒云又如昨天一样,又在地铁里坐车转了一天,心下想到:老天真真折磨人。从小到大,我没有得到父母的疼爱,没有朋友,没有亲人,没有幸福和快乐!现在,什么也没有了。没有工作!没有住所!没有爱情!没有……连洁净的身体都毁在一个流氓那里……我活着有什么意思,活着有什么意思!

  不知不觉,天已黑暗。她走出地铁,来到黄浦江。她走到人稀少的地方,找了把椅子坐了,一直呆呆地坐到深夜。凌晨时分,周围没有人,她站起了身,慢慢朝河边走去。她慢慢地走下河堤。突然,身后响起了急促的呼喊声:“沈舒云!”

  沈舒云回头一看,是那个男子。男子箭步跑上前来,一把抱住了她,使劲把她朝外边拽。沈舒云拼命地挣扎,急道:“死流氓,你管什么闲事!”

  男子道:“舒云,你别这样!有什么事这么想不开!这样年纪轻轻就想轻生!”

  沈舒云道:“要你管!你害我失贞,现在还害我死不成!”

  男子道:“我没有让你失贞!我们没有发生那种事!真的没有!如果你为了这个而死,那你可以放宽心!”

  沈舒云哭道:“凭什么我要相信一个流氓!凭什么我要相信你!就算我没有失贞!我也不想活下去!因为我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没有!我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从来都没有人真心爱我疼我!活下去没有快乐,只有痛苦!”

  男子怜惜地把她紧紧搂进怀里,心疼地说到:“我怜惜你!不管以前有没有人爱你疼你,从今天起,有我怜惜你,爱你,疼你!”

  沈舒云被他抱在怀里,挣扎道:“你是我什么人,凭什么要来爱我疼我!还有,凭什么我就会接受你来爱我疼我!我一点都不稀罕你的爱!你只是个流氓,不配说爱!”

  男子道:“舒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你哥哥!”

  沈舒云道:“切!我就孤身一人,哪来的哥哥!”

  男子道:“难道你一点都不记得我了吗?我是小军!我是小军!十多年前,我们一起被沈涛领养!我在沈家待了半年,难道你不记得我了吗?”

  沈舒云听了,呆了一会,细细打量了眼前的男子,看着他那肯定的眼神,看着他俊俏的面容,确实,他是小军。他是小军,怪不得,第一次见面就觉得他很熟悉呢!沈舒云一阵狂喜,似是在将要跌进深谷时,突然抓住了一颗救命草。虽然只是一颗小小的草,但却在生命与死神的斗争中,是一把能击中死神的利剑。

  沈舒云悲喜交集,泣不成声,吞吐地说到:“真的是你!真的是你!失踪了十多年,我早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十几年之后,居然还会见到你!”

  舒云说完,被小军紧紧地搂着。沉默了半晌,舒云哭着打他,重重地打他,打他的肩膀,打他的胸膛,打他的手臂,说道:“你好没良心!十多年前为什么突然失踪!为什么!为什么!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吗?你知道我多少次在梦中梦见你被别人打死,或者在路上乞讨不到东西饿死,或者天冷被冻死,你知道我和母亲有多担心你吗?为什么你要失踪?这些时间你去了哪里?如果你不失踪,沈涛发狠的目标也不会是我一个!你个没良心的!都是你!都是你!都是你害我受了那么多委屈!”

  沈舒云边说着边打他,小军越被打,越要抱着她更紧些。他能体会沈舒云心中的委屈与疼痛,他能理解一个孤儿寄人篱下的生活是如何的孤独!当年,他不就是无法忍受这种孤独而逃离的么!他是个男儿,是个骨头很硬的男儿,就算在流浪的日子里被饿死被冻死,他也觉得值!但是,要他低下高傲的头,在别人家里唯唯诺诺地生活,他觉得还不如做一条自由自在的流浪狗,虽然艰苦,但不用低头。

  之后,舒云哭累了,被他抱在怀里晕晕地就睡着了。小军轻轻地把他抱起来,抱进他的小车,带到他的房间,还让她躺在前晚她躺着的床上。像前晚一样,她用热水给她洗脸,洗脚,帮她拭去熟睡时淌下的晶莹的眼泪。

  从此,小军戒掉了以前那种生活,戒掉了所有的女人,专心地疼爱沈舒云。沈舒云享受到了被人疼爱的感觉,虽然她感到幸福,但她好像并不感到满足,这幸福似乎少了一块边,她不知道少了些什么!只是每每夜深人静地时候,心中依然落寞。不过,日子是可以过的了,小军帮她找了份很好的工作,是职业模特。就沈舒云这种魔鬼的身材,这种闭月羞花的姿容,她很快就红了起来。沈舒云看着成功的自己,很有成就感,她想起某人说过的话,她觉得这话说得太对了。

  上天是公平的!当给你关上了一扇门时,它也为你打开了另一扇窗!当一个人深逢绝境时,不是前面没有路,而是,该转弯了!

第二十九章 身逢绝境终有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