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鳞斑斑人鱼公主

    话说余静岚,一个十九多岁的女孩,那晚也来到医院门外。她满脸红色斑斑,皆为烧伤的痕迹, 手上、身上、脚上,无数的伤痕,烧伤痕迹一层层,一片片,像是通身纹上无数的鳞片,弄得她像是一条满身鱼鳞的人鱼公主。 她的记忆,只在这两年后。两年前的事,她一点都记不得了,也不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倒像是睡了很久的觉,醒来发现,镜子中的自己特别的与众不同。

  她父母,周围的人告诉她,她以前是个疯子,整天疯疯癫癫的,到处闯祸,终于,有一天,闯下了大祸,差点被烧死了。 据说两年前的一个晚上,她不知怎么挣脱了铐在手里的锁链,逃出了家门,跑到附近的一家医院,正巧那医院发生一场大火。人家是纷纷往外逃跑,可她却好奇地往火堆里走,全然不知这是多么危险的事。

  她的父亲,正巧赶到医院,拼死救出了她。人是救活了,但却废了。大火之后,她昏睡了七天七夜,醒来时,认不得东西,父母认不得,李香柔等人认不得,除此之外,她还认不得好多东西,对很多东西都很好奇。

  小岚那天与李香柔一同来到医院,却在门前不敢进去。香柔劝她,既然来了,为何不进去,去了可以见见那位恩人。小岚手捧着脸上的伤疤,心下拿捏不定。

  李香柔会意,说到:“那么,你在此等我吧!”

  小岚点点头,说到:“见了恩人,帮我答谢人家。”

  李香柔道:“这个我自然会的。你就放心吧!”李香柔说完,就进了医院,小岚在门口走了走。

  小岚那天穿着深色的牛仔,和一件浅蓝色的长袖上衣。一头柔顺的直发,静静地洒在她的后背,长长地、顺顺地,是那么地柔美、那么地自然,如果一根根丝绸,在微风吹拂下,会轻盈舞动。长长的刘海,静静地垂在前额,遮住了眉毛。刘海的另一个用处,是可以遮住她额头上的伤疤。刘海下边,是一对水汪汪、会说话的大眼睛。眼睛下面蒙着一方洁白的不透明的面纱。小岚身材苗条,亭亭玉立、从背后看她,是个长发美人,会被她的背影深深吸引,犹如一只仙鹤,温婉、婀娜,欲将翩翩起舞。从前面看她,祥和、宁静而神秘,那双水灵灵地大眼睛,时而含喜、时而含悲、变幻莫测,如同神秘的夜空,却又似心灵在脸蛋上开的一扇小窗,每每心中荡漾起细微的波澜,都能涌现在她的眼睛里。面上蒙着的白纱,像古楼兰那神秘的姑娘。从侧影看她,婀娜的身段,柔美的身姿,如同画中绣上的一个美人。

  外表这么华丽的姑娘,谁也没想到,那方神秘的面纱后面,是一张满目疮痍的脸。这个缺陷对她是个不小的打击,毕竟,她才是十九、二十岁,正值青春花季时期的少女。多少个像她这样年纪的女孩,可以打扮得花枝招展,尽情书写青春的激情与魅力。可她却不能,镜子中的那个面孔是如此的丑陋,每每看到镜子,她就会变得疯狂,她以为是镜子的错,她不相信镜子里的影子,镜子里的东西都是虚幻的,不是真实的,她砸碎一个又一个镜子。从此,她家里不在放镜子。李香柔等人,如果见着她要来自己家玩,也会尽量收藏起镜子。

  这么害怕镜子的她,名字却叫余静岚,名字中隐隐约约含着“镜子”。看来怕什么来什么,上天常常会跟人开玩笑。因为面容的问题,她深居简出,不愿与人交往。日子一天天过去,她终于敢面对了这个现实。除此之外,她还要面对另一个现实,那就是,她有一个爱嗜酒的体弱的父亲,还有一个时而正常时而疯傻的母亲。贫困、落魄、压抑,各种各样的问题经常困扰他们的家庭。性格懦弱的父亲因此而更加爱嗜酒,酒能给他暂时的安静,能够让他忘了他所要面对的事。生活压抑的母亲,心里更为压抑,压抑得受不了,而常常变得疯疯傻傻。

  现实有时候很残忍,但现实就是现实,人们无法改变现实的时候,只能学着坚强地面对。

第九章 鳞斑斑人鱼公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