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赐婚2

  芙蓉十六岁时即创成此舞。

不料一年后,家遭突变,芙蓉流落于京城一权贵人家。当日权贵设寿宴,城中高官名流一应往贺。芙蓉于一池碧荷之上,作芙蓉仙子舞,飘然若仙,震惊全场,因此名闻天下。

“莲池醉”亦由此而来。

可惜,芙蓉此后不知所终:一说被权贵纳为姬妾;一说不为权贵夫人所容,被卖于歌楼;一说芙蓉只肯以艺事人,终不堪权贵威逼,愤而自尽;还有一流传,是颇好的——当日寿宴上一青年才俊甚是爱慕芙蓉,后两情相悦,白头终老——这大概多是后人美好的愿望而已。。。。。。不过“莲池醉”却由芙蓉亲绘成图册,流传自今。

因此舞绝美,贵豪千金,乃至歌楼舞姬,习之成风。奈何习者虽众,但有所成者甚少。不见仙姿舞态,倒是或媚俗,或生硬,或富丽等等不一,少有荷之自然清韵,大多竟是东施效颦般,无其妍,少其情,行其态,做作不堪入目。

皇后年轻时精于此舞,高贵婉约之舞态少有人及。

今日商君一舞又另具一番风味:清灵淡雅,亭亭胧胧,曼婉舞动,如轻云飘曳,流光幻彩。

竟觉眼前白莲袅袅,荷叶田田,恍若荷花仙子。

一曲终了,商君嫣然而立。

“好!!”皇上喝彩。众臣亦是赞叹不绝。

“果真‘青出于蓝胜于蓝’!皇后几时教出的君儿,怎么从未向朕提及?”皇上笑意连连。

“哪里用臣妾教?表妹的舞姿可不在臣妾之下的!”

“表妹?表妹擅舞,朕怎么不知?如此说来,是表妹亲传了?”皇上呵呵笑着:“不过君儿今日一舞,可是要更胜其母了!”

“果然的,”皇后笑,眼睛似不经意的扫了太子一眼,“如此之好,皇上可否要厚厚赏赐呢?”

皇上会意,“这个自然——”正欲往下说时,却转眼瞧见立于一边的上官行:一袭青衫,俊逸清淡,一支碧玉笛随意握在手中,平添了几分雅意,越发显得整个人飘然出尘,卓尔不群。不觉心内一动,想起自己素爱如珍的七公主,遂笑道:“行护卫,朕听轩王说起过你功夫十分了得,不想笛艺竟也如此擅长?”

上官将军见皇上问,忙至前来代回:“小儿不才,末流小技而已,让皇上见笑了。”

皇上含笑:“将军不必过谦,令郎资质甚好,朕颇为赏识——可是早已与哪府千金定下婚约?”

本朝律法,女子十五,男子十六岁,即为成年,可行嫁娶。臣民大多早婚,成年后两三年未完婚的已属少见。看上官行,已是二十左右年纪,似乎该有婚约了。

上官将军见皇上如此问,微微一愣,只得以实相答:“不曾。”

皇上心头一喜:“还不曾?那自然是挑剔非常了!”

上官行不待上官将军回话,即先道:“回皇上,小臣秉性愚劣,若哪位千金嫁与臣下为妻,怕是要辱没了清誉。”

“行护卫如此青年才俊,怎会辱没?即使朕的女儿,能得夫婿如此,亦应顺遂心意了!何来辱没一说!”

上官行忙跪下,“回皇上,臣下实顽劣不堪,平日里只好悠游闲荡,于青楼混迹。行为实是不检,不敢欺瞒于皇上。当不得皇上如此盛赞,小臣——”

“放肆!!”上官将军不待说完,即怒声断喝,“臣教子无方,请皇上治大不敬之罪!”

皇上听上官行一说,微有些愣神,“悠游闲荡”也就罢了,“混迹于青楼”,这样的话,于大庭广众之下,也能堂而皇之地说出来,还真不愧为轩王属下,真是有其主必有其仆。

当着众大臣,微有些不自然,打着哈哈道:“不妨,年轻人么,总是率性些,不必苛责。朕看他资质甚好——”,说到此,不禁有些感叹,“将军的儿子都已这样大了。想当初,云崖一战,朕与几位将军也不过是二十一、二岁的年纪,如今可都是老喽!”遂转首看向萧穆、萧敬,“两位将军之子也已是长大成人了,朕今日也是第一次见!”

几人忙至御前行礼,皇上细看云飞、亭之,不由称赞,“甚好!甚好!英气勃发,不同凡俗!”转而问,“如此才资,怎么朕每次问起,将军都是推托资质平庸,不堪起用?可是护犊太过喽!”

萧敬笑回:“不敢欺瞒皇上,小儿与小侄确有些微本事,却也不敢称出众。两个生性又疏闲不羁,若为官,恐怕不服拘束,不仅不能为国效力,倒要致罪了。因此大哥才不欲他们置身朝堂。还请皇上容谅。”

皇上亦笑:“知子莫若父——将军既已深知,朕自然也不会再为难——朕看他们倒颇颇的有将门之风。”又随口问道:“可曾有定下亲事?”

萧敬不欲代答,看向亭之。亭之忙近前两步:“回皇上,小臣曾遇一云游高僧,言及小臣命中不该早娶,否则与父母有妨。虽说虚妄无羁之谈,不可信真,可也终有些顾及。臣刚刚成年,不急于早娶。”

“有此一说?难得你有如此孝心。”皇上颔首,看向云飞。

其实,皇上属意云飞。两堂兄弟虽不相上下,但亭之一看之下,即知邪气不羁,难以驯服。反观云飞则一副谦谦君子模样,虽说也不是个好相与的,但若能收为己用,亦是一难得栋梁之才。

赐婚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