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狩猎7

  红箐干咳了咳,不得不又道:“王爷,我们小姐——”说到这里,轩王抬眼望着她,红箐徒觉冷意,自知失言,忙改口道:“烟妃娘娘自幼体弱怯寒,回王府还有一段路程,秋夜也甚寒冷的,若被冷风一吹,怕是要生病。您看——!”

轩王眉心略动了动:“回府!”

月华如洗,流水般的清光倾泻而下,树影纤痕毕现。起更后,夜风一阵寒似一阵,策马而行,冷风更是侵骨。九皇子笑向云烟,“王嫂,可是冷得厉害,不如把我的斗篷与你披?”

云烟婉拒,“不甚冷,不劳九皇子费心。”

轩王看了看云烟微微发白的脸色,伸手自解下玄黑斗篷递过来:“拿着!”

云烟大感意外,抬眼看着轩王,月华下一双墨黑的幽瞳犹显流光溢彩,微抿的薄唇现出傲意,清朗面庞在如水的夜华下更显淸贵绝尘,也更添冷傲漠然。一袭华美黑色衣饰下,颀长优雅身形无形中散发出难以抗拒的魅力与霸气。云烟心里忽的一颤,脸微微发红,这样的非凡男子,亲王皇贵,注定是不甘人下,争锋问鼎帝位,睥睨天下的。

“不劳——”

“接着!!”轩王打断了云烟的推拒,加重了语气,不容拒绝。

云烟只得接过,低声道,“谢王爷。”斗篷上尚带着淡淡的龙涎香气,与那种特殊的男子气息,陌生而又清淡,突然在身周弥漫笼罩开来,很不适应。

一路行了两个多时辰,回到王府时,已是两更以后,王府总管承贵带着一众家人,灯火通明的候着。

至府门前下了马,见了承贵,轩王便道:“承伯随便吩咐两个下人候着罢了。何必又自等着。”承贵是轩王奶公,自小时起便对轩王全心全意的服侍呵护,半主仆半亲人的情谊,颇得轩王礼遇。在轩王府亦是轩王一人之下,说一不二。

“老奴身子硬朗着呢,不碍事,”承总管笑道:“王爷也该早些歇息了。”

轩王点头,径直往清爽斋行去。

进了敞厅,一行人正当分路,忽见商君裹着白狐披衣,在厅边窗下的雕棱花红檩木椅上坐着,显然在等候。见了轩王,商君慢慢站了起来,忽一眼瞥见云烟身上的斗篷,脸色霎时变得煞白。

云烟屈膝行了一礼:“臣妾告退”。说罢也不等轩王吩咐,径带着红箐、竹玉回悠然居。

望着一径离去的云烟,轩王不由得顿起怒意。须臾收回目光,揽着商君温和道:“这么晚了还在这里等着,受了凉又要吃药了。”

云烟忽然有种将身上的斗篷解下来径直摔到轩王头上的冲动,此时十分嫌恶它披在自己身上。不过只是想了想,忍住了,不关己的样子继续走她的路。

狩猎7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