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受伤4

  “呦,太谦逊了。你若跳不出好样子,还有几个能跳得出好样子来?连母后都夸赞你呢!”

“母后的舞姿有谁可比?这么说,不过是安慰我罢了。”二皇子妃笑。

皇后正同皇上说着话,听了回过头来问,“背地里说我些什么?”

“哪敢?”太子妃笑回,“儿臣们正谈说着二皇子妃与君妃的莲池醉。母后,您精通此舞,可好教导教导她二人?”

皇后笑:“俱各难得。若评论起来,亦是春兰秋菊,各有所长,难分高下的。”

“是呀,儿臣也是这么说,刚刚二皇子妃还枉自谦逊,”太子妃故意自嘲,“臣妾就是笨笨的,儿时母亲也专为我请了教习舞娘,无奈儿臣甚无天资,一些也没学成。”

“你也不是笨拙,不过是各有所爱罢了。你的筝曲不是弹得很好?哪里有十全十美的人呢?”皇后说着笑向皇上:“臣妾想着几位皇子妃曲舞颇好,皇子们也各有所长,趁此家宴,不若热闹些,击鼓传花,至谁便一展才艺,或一曲一舞,或诗词歌赋,听凭随意,皇上看如何?”

“此主意不错,就依皇后!”皇上笑允,心情颇好,“连着朕与皇后俱算在内。”说着便命取花。

片刻,宫女便折了枝凤尾花梢来,淡粉的椭圆花瓣重重叠叠招展着,长长的花蕊轻颤摇摆,恰若锦风垂翅。宫女立于锦绣屏风后,“咚咚咚”的鼓声响起,便从皇上起传开来。鼓声时疾时徐地敲着,快似疾风骤雨,慢如沙滴夜漏。鼓声慢,传得亦缓,鼓声快,传得亦急。几圈下,恰至九皇子将花扔在辰王手里,鼓声悄然而住。

辰王低头看了看捏在手里的花枝,片刻,起身道:“儿臣吹奏一曲。”

受伤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