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野炊

  只见裴琳双手扯住马缰,上身微俯“驾,驾”,时而回头看看追赶着的兰馨,然后得意的继续往前策马奔腾。而后面的兰馨也不示弱,紧追着,时而能与裴琳骑平,时而落后一点点,时不时地用眼神杀向裴琳。

“云儿,兰馨公主,前面就是我们要游玩的地方了,你们就以前面那棵大树为比赛终点吧。”跟在后面的沈沁锋对着前面的两人大喊着,如果不喊停,估计那两人能一直骑下去。本来还想欣赏下路边的风景呢,哎。。。

裴琳与兰馨同时瞄准那棵终点的大树,朝那个方向冲刺着,就在裴琳快到终点的时候,兰馨居然甩出了她随身带的武器——霹雳鞭,本想把裴琳拉下马,可谁知裴琳居然反手接住了皮鞭,而且一个掌风把兰馨打下了马。这一动作惊住了裴琳,她接兰馨的鞭子完全是身体条件反射,难道白沐云会武功?

而白皓天和沈沁锋见兰馨摔下了马,也急忙赶过来,他们都看到了刚才兰馨出鞭子的经过,虽然她活该摔下马,但好歹人家是公主,又是他们带她出游的,如果有什么闪失,无法交代。

“兰馨公主,你没事吧?”

兰馨坐起身指着还愣在那的裴琳喊:“你居然敢伤本公主!”

裴琳木然地看了一眼兰馨,然后懒懒地说:“抱歉。”便走到树下坐了下来继续发呆。

兰馨没想到裴琳会这么老实的跟她道歉,便也不好再追究下去,而且本来是她先出手伤人的,如果真追究起来,还是她理亏。

沈沁锋和白皓天见兰馨并没有受伤,便不再理她,分别坐到了裴琳的两侧,“云儿,是不是吓着了?”沈沁锋先开口问着。

“是啊,要不现在回去让太医检查一下?”白皓天也担忧地说着。

“我以前会武功?”裴琳看着白皓天问。

“是的,爹觉得习武能强身健体,所以请了个师傅专门教你武功。”

“哦,我没事,只是突然发觉自己会武功,有点惊讶。沁锋,我们去捉鱼。皓天,你带兰馨去捡些干的木柴回来。”

“啊?捉鱼,捡木柴,要干嘛?”走过来的兰馨不解的问。

“当然是烤鱼吃咯。”

“你们难道没有准备吃食?要本公主去捡柴?”

“沁锋,你先去捉鱼,皓天,你也是,先去前面捡柴。”裴琳支走两个人后对兰馨说:“这次带你出来玩,就是为了给你制造与皓天独处的机会,你如果想嫁他就乖乖按我说的做,别不识好人心。”

“你为何要帮我?”

“这你就不要问这么多了,你如果不想嫁皓天,就尽管继续在这问东问西吧,一会皓天走远了,你找不到他,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哦。”

兰馨朝皓天走的方向望去已看不着他的身影,急忙追了上去,并喊着:“皓天哥哥,等等我。”

裴琳也朝河边走去,“亲爱的小鱼们,我来啦。”说着卷起裤管,准备下水,这时突然被沈沁锋叫住了:“云儿!你在干嘛!”

“捉鱼啊。”

“快把裤管放下!”第一次见沈沁锋这么大声而严肃地说话,裴琳这才想到这是在古代,古代女子怎么能光天化日下把脚和小腿露在外面呢,难怪沈沁锋会生气了。

于是乖乖的上岸,放下裤管,“嘿嘿,我一时贪玩忘了,你别生气了哦。”

“你哦,小调皮。”沈沁锋宠溺地说着,一边眼疾手快地用叉子抓住了一条鱼,随手一甩甩道了岸边上。

另一边兰馨好不容易追上了白皓天,她也不检树枝,就跟在白皓天的后面唧唧歪歪个不停。“皓天哥哥,你能不能走慢一点,兰馨跟不上了。”见白皓天不理她,又接着说:“呀,皓天哥哥,你看那边的花,开的真好看,想不到这种野外还有这么好看的花,兰馨好喜欢哦。”显而易见她是希望白皓天能去给她摘点送她,可是某人依然无动于衷地捡着树枝。

兰馨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受过这等待遇,在罗兰国,因为国主宠爱她,所以没有一个人不是对她唯听是从的,也正因为如此,她更想要嫁给白皓天,在她看来像白皓天这样的男人才更有男子气概。即便白皓天一直不理她,她依然喋喋不休着,直到白皓天捡好树枝,才终于开口说了一句:“回去了。”

即使简单的一句话,兰馨也开心地跟什么似的,屁颠屁颠地跟在白皓天的后面往回走去。此刻裴琳他们也已把抓到的鱼清理干净了,沈沁锋正用竹子编织竹排,裴琳则往每天鱼身上摸着一些东西。

听到旁边走路的声音,裴琳头也没抬一边继续手上的活,一边说:“皓天,麻烦把火升起来,顺便支个支架可以放沁锋做的那个竹排。”

而后跟着的兰馨见裴琳他们做这些好奇地问:“云瑞,你们这是要干嘛呀?”

“烤鱼吃咯,还有,不要叫我云瑞,我叫白沐云。”

“白沐云?你跟皓天哥哥是什么关系?”

“我们是亲兄妹。”裴琳翻了下白眼,暗自骂了句“白痴女”。

“好了,准备工作完成,沁锋把鱼拿去烤吧。”

与此同时小月和几个家仆也都赶过来了,“小月儿,你们来的真是时候,快把我要你带的东西都拿出来吧。”临出门前裴琳已交代小月准备了一些肉,还有一些蔬菜和一些调味料,好久没有吃烧烤了,这里又没的卖,只好自己动手咯。

野炊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