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白沐云死了

  回到现代不知不觉已经有一个多星期了,这一个星期以来,裴琳天天会做着与之前同样的梦,难道那个时代的他们真的出事了?白沐云真的死了?很多的问题萦绕着她,让她整天吃不好睡不好。这天阎沁锋被几个朋友叫去聚会,裴琳因为身体不舒服就没有去,本来阎沁锋要留在家陪着她的,可她因为这几天的梦境,想要一个人静一静,就没要阎沁锋留在家里陪她。曾经听人说有规律地练习冥想会增强意识,有助于使个体获得启迪,并以新的方式看待那些熟悉的事情,把知觉和思维从自发的心灵最底处中解放出来。裴琳很想知道梦境是不是真实的,还是因为人们所说的日有所思夜有所梦。随着音乐的流转,裴琳好似置身到了一片云海中,白白的一片片的云层,再没有其他色彩。

“呜呜呜呜……”分不清从哪里传出女人的哭泣声。

“谁?是谁在那里?”裴琳努力睁大眼睛想要从云层中找到哭声来源,可转了一圈仍然什么也看不到。“你到底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突然刷刷刷地在裴琳的四周围起了一圈镜子,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又好似不是自己,裴琳越看越害怕,她不停地转着圈,生怕镜子中的自己会像贞子一样从镜中爬出来掐住她的脖子,然而转了几圈发觉镜中的自己并没有像自己所想的那样,裴琳暗自笑道:“看来我是恐怖片看多了,此刻也许我又在做梦了吧,别去看,闭上眼睛睡觉,等醒来一定会发现自己又回到了熟悉的世界。”

“呵,呵呵,呵呵呵”哭声变成了诡异的笑声,而且笑声好像就是在耳边传来的,终于还是忍不住恐惧睁开了眼睛,可是这一看把裴琳吓得“啊!”地尖叫起来,原本围得离自己还有一点距离的镜子圈此刻已离自己仅有一掌之距,而镜中的自己身穿一身古装,双眼犹如利剑刺向裴琳,嘴角上翘,那诡异的笑声是她发出来的吗?

裴琳再也看不下去了,抱着头紧闭双眼蹲下身大声喊道:“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假装成我的样子来吓我?!”

“你不认识我了吗?那么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是否会记起来?”

“你叫,叫什么名字?”

“白沐云!”

“你,你……”裴琳松开了紧抱着自己的双手,不太信任的站起身面对镜中的白沐云,“你真的是白沐云?我在梦中梦到你已经,已经……”

“死了”白沐云冷冷地说出来裴琳不敢说的两个字。“不问问我是怎么死的?”

“额,你是怎么死的呢?”

“不就是被你害死的咯。”

“怎么,怎么可能,我们是同时回到我们原来的世界,我怎么还会在那里害死你呢?”

“他们告诉我,是你求皇祖母为皓天和兰馨赐婚的?”

“是的,我也是为你好,在那个世界,你们是兄妹,让皓天和兰馨成婚也是为了你们能够慢慢放下……”

白沐云狠声打断裴琳,气愤地说:“闭嘴!我们好不好与你何干?你有什么权利这么做?!”

看着白沐云双眼渐渐发红,裴琳切切地说:“沐云,我知道你可能一时接受不了,可是你得为你爹娘和白家想想啊。”

白沐云突然从镜子里伸出手掐住裴琳的脖子,“够了,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你没资格来教训我。”

裴琳抓住白沐云的双手,挣扎着说:“我没有,我不是想要教训你,我只是,咳,咳咳……”白沐云突然整张脸凑到了裴琳眼前,“既然你这么孝顺我爹娘,这么为白家着想,不如我们还是换回去,我才是阎太太,那日和阎沁锋成婚的是我,不是你!”说着白沐云掐裴琳脖子的劲越来越大,裴琳感觉自己快呼不出气来了,就在她以为快窒息的时候,突然从远处传来一声响亮的喊声:“孽障,还不快快松手!”

随着说话声结束,一位仙风道骨的老人驾着云彩出现在裴琳的面前,白沐云也果真吓得松开了手,“咳咳,呼呼呼呼,咳咳咳”裴琳在获得自由后,拼命的吸着气,再看看四周,镜子已经不见了,而白沐云也不见了。

裴琳刚想问那位老人,对方就先说话了:“我是梦神,那个孽障因为怨气太重所以潜入你的梦中想要至你于死地,幸好我及时赶到。”

“梦里她真的能杀了我吗?”

“在梦里,她杀不了你的肉身,但能杀了你的灵魂,不过你不用怕,她已经被我收服了,不会再出来害你了。”说着梦神就准备驾云离开,裴琳急忙叫住了他,“梦神,请问您回如何处置她?在她的世界里,她真的死了吗?”

“哎……我只能告诉你,她的确已死,其他的属天意,恕难相告,一切早有定数,你的所有疑问日后自会知道。”

“梦神,梦神……”随着梦神的离开,裴琳也慢慢醒了过来,看着室内熟悉的摆设,墙上的时钟指着十点的方向,寻思着阎沁锋该回来了,于是站起身准备先去洗个热水澡再去门口迎接他的老公。

白沐云死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