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这次居然整个人穿越了

  “铃,铃,铃铃……”裴琳刚洗好澡就听到电话铃声,看着来电提醒上的号码是陌生号码,急忙接起电话,“喂,你好,请问哪位?”

“请问是阎太太吗?”

“我是,请问您是?”

“我这边是交警队打来的,您先生在关阳路出了车祸,现已送到市医院进行抢救,请您立马来一下。”

听到这个消息裴琳感觉双脚发软,手不受控制地发抖着,嘴里尝到了闲闲的味道,这才知道原来眼泪不知何时已落了下来,不过她知道现在不是软弱的时候,她急忙拿着包包边去车库取车,边给家里人打了电话,然后飞车往市医院的方向开去。等她驱车来到市医院时,天空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吹着树叶在空中旋转,裴琳也顾不了这些了,顶着风往医院大门口走去。

“琳儿,琳儿……”好像有人叫她,她转身一看,原来公公婆婆,爸爸妈妈还有老哥也都赶到了,虽然他们相隔不是很远,可因为风的阻扰和风的呼呼声还有树叶摩擦的声音,裴琳只能朝他们用喊的:“风大,你们慢慢走,我先去找沁锋。”

可是他们好像没有听清裴琳在说什么,只是很焦急地往前跑着,嘴里不知在说着什么,甩甩头,不管了,先找到皓天再说,可当裴琳一转身才发现前面居然是一个嘿嘿的漩涡,而自己好似像是被吸铁石吸住了似的直往漩涡里面钻去,“啊……”

当裴琳再次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间陌生的房间里,红木床、铜镜、圆桌圆凳、无一不在告诉她,她又穿越了。有了上次的经验,她没有再大惊小怪,只是她很想知道自己穿越到了哪里,此刻沁锋还躺在手术室里,可她却该死的又穿越了,该怎么回去呢?

这时门被打开了,走进来两个与小月年龄相仿的女孩,“姑娘,您醒啦。奴婢伺候您梳洗更衣。”

“这里是哪里?我怎么在这里的?”

一个看着稍大点的身穿嫩绿衣裳的女孩说:“回姑娘的话,这里是我们主人的一处别院,地处永月国与罗兰国之间,我们是在从熙襄国回来的途中遇见姑娘的。”

“你们是在哪里遇见我的,我怎么一点都不记得了?”

另一个身穿嫩黄衣裳的女孩接着说:“您当然不记得啦,我们遇见姑娘的时候,您正昏迷着呢,要不是主人救您回来,估计您此刻凶多吉少了哦。”

“你们说是在从熙襄国回来的路上遇到我的?那么你们肯定在熙襄国待过是不是?”裴琳激动的抓着绿衣女孩的手问着,还好,只是穿越回来了而已。“你们知不知道熙襄国的白丞相家的公子有没有娶罗兰国公主啊?还有你们有没有见过白家小姐呀?”

“姑娘认识白家人吗?不过白家可真够惨的,白小姐在白公子成亲那天撞到柱子上死了,之后白公子因为内疚在白小姐的棺柩前也自杀了……”

“什么?!你是说他们都已经死了?!”

“幸好白公子福大命大被御医救活了,不过我们走的时候听说白公子不止失忆了,还变得有点疯癫呢,哎,可怜啊……”

裴琳听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喃喃自语着“原来那些梦都是真的,是我害了他们,是我害了他们啊!不行,我要去赎罪,我要回去找他们!”说着便往门外跑去。

绿衣女子和黄衣女子急忙拦着了她,“姑娘,我家主人吩咐过,在他回来之前,您哪里都不能去,姑娘还是好好在屋里休息吧。”

“你们主人是谁,别以为你们救了我就可以禁锢我,我要离开这里,现在就要离开!”

两个丫头不再理会裴琳,径自走出房间并关上了房门,任裴琳怎么拍打,叫喊都没有人再回应。裴琳被关在房间整整关了三天,这三天来,除了每餐有人按时给她送吃的外,她再没有见过其他人,问他们主人什么时候回来也没有人回答她。就在裴琳被关的快要崩溃的第四天,房门终于被打开了。

“是你!”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在客栈帮过她的钢铁男。

“你要离开?”还是这么惜字如金,裴琳气急,学着他的口吻回答说:“是”

“为什么?”

裴琳没好气的回道:“那你又为什么不让我离开,你不是嫌我无聊的吗?”

“你是白沐云!”

“不是,白沐云已经死了!”

“没有她的尸体。”

裴琳紧张地抓住他的双肩与他对视着,“你去挖坟了?!”虽然他没有回答,但从他的表情中裴琳得到了肯定的答案,于是她愤怒地向他挥舞着拳头,泪水直涌出眼眶,“你怎么可以这样,她人都已经死了,你还要她死不安宁吗?!啊……”

钢铁男皱着眉抱起被他打晕的裴琳放在床上,走到门外对绿衣、黄衣两个丫头交代了一些什么便离开了。

这次居然整个人穿越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