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璩咏益中毒

  璩咏益飞身到树上接下了被惊吓中的裴琳,“你,没事吧?”见裴琳脸色苍白,瘦弱的肩膀在轻轻颤抖,不知为何他看着心里很难受,是不舍吗?可是为何会不舍呢?只因她与别的女子不同,敢顶撞他,直视他吗?

只见裴琳“哇……”地一声躲到了璩咏益的怀中大哭了起来,也难怪,她从小生活的那个环境里,别说这么血腥的杀人场面,即使菜场宰杀牲畜的场面她都不敢看,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死在自己面前,任谁都受不了的。

听着她的哭声,璩咏益感觉自己的心被揪着一样的疼,轻轻拍着她不知是因抽泣还是害怕而发抖的身体的后背,任由她把鼻涕眼泪都擦在他的衣服上,只希望哭完后她能舒服点。

不知过了多久,裴琳感觉自己好像在摇晃,推开璩咏益的怀抱,只见他的身体慢慢地往地下滑着,裴琳急忙扶住了他,急切地问道:“喂,璩咏益,你怎么啦?你别吓我啊!”

璩咏益从怀里掏出一支信号棒递给裴琳,虚弱地交代着“拉那根红线,一会就有人来找我们了。”

裴琳立即拿过信号棒发出了信号,担心的看着璩咏益逐渐发黑的脸色,难道是中毒了?!对了,他刚刚背部受伤了,莫非飞镖上有毒?!裴琳扶着璩咏益坐到了地上,小手伸进璩咏益的外衣中到处找着什么,而此刻的璩咏益已经浑身无力,意识开始模糊,终于裴琳在摸到什么东西后眼里燃起了希望,原来是之前在车上璩咏益拿出来给她揉脑袋的冰蟾珠,裴琳慢慢的挪到他的右侧,撕开被飞镖割破的衣服,看到伤口的一刹那,裴琳深吸了一口气,只见伤口处已开始腐烂,四周还渗透着脓水,那个白点是什么?天呐!居然是骨头!到底是什么毒,短短时间能把皮肤腐蚀成这样!

裴琳看着眼前这个与他素不相识却多次帮他的冷漠男人如今因救她而伤成这样,心里说不出的愧疚,刚止住的眼泪又不知不觉流了下来滴在了璩咏益的肩膀上,刚才因疼痛而差点休克的男人虚弱的睁开双眼,手艰难地抬起擦拭着裴琳的眼泪,虚弱的说:“别哭,不疼。”

“都伤成这样了,怎么会不疼呢,呜呜呜呜……”边哭边用冰蟾珠轻轻地在伤口四周慢慢滚动着,然后一脸期盼地问向璩咏益:“有没有好一点?”

“嗯。”说着又闭上了双眼,眉头紧皱着,这时裴琳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马蹄声,接着看到一辆马车和一群同样身着黑衣的男人朝他们驶来,没多久就来到了他们面前,而带头的一个男人跳下马后便过来扶起璩咏益往马车上去,裴琳紧紧拽住璩咏益的手,小跑着跟着黑衣人追问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要抓他?!他已经受伤了,求求你们不要伤害他,要抓就抓我吧。”

因为裴琳只顾着与眼前的黑衣人争夺璩咏益而没有注意到从马车上下来的黄、绿衣丫头,她们小跑到裴琳面前解释道:“姑娘莫要误会,这位是主人的随从袁平大哥,因见主人身受重伤所以未能及时向姑娘道明身份。”说着先让袁平把璩咏益扶上马车。

“啊,原来是你们啊,那我就放心了,你们快帮璩咏益看看,他好像中毒了,我刚才拿冰蟾珠在他伤口四周转了转,可好像没多大效果。”

“我们在前面不远处驻扎了一处休息地,那里有大夫,所以姑娘不要担心。”

“哦,那就好,那你们好好照顾他,我告辞了。”

“姑娘不同我们一起回去吗?”黄衣丫头不解的问着裴琳,绿衣丫头也接口说:“如果主人醒来发现姑娘离开了,一定会很生气的,到时候肯定要怪罪我们没能阻止住姑娘。”

“等他醒来替我转告他,我很谢谢他,他这次的伤就是因我而起,不能再连累他。”

“可是姑娘……。”

“好了别可是了,去他去治疗要紧,告辞。”

亲爱的们,小莫这两天搬家,不方便上网,所以更新比较慢,请大家见谅哦,等小莫安顿好后,一定会加足马力多更新的哦,还希望亲爱的们能够一直支持小莫哦,O(∩_∩)O谢谢~~~

璩咏益中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