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璩咏益居然是皇帝

  裴琳走出没几步又折了回去,因为她想起自己现在身无分文,而且眼看夜幕降临了,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万一再碰上杀手,可没第二个璩咏益来救她了。而且她也想知道璩咏益的毒能不能治愈,以前在电视剧中看到的一些古代的毒可是很变态的,万一璩咏益有个三长两短,她一辈子都不会心安的。

思及此,裴琳提起群摆急忙向正准备出发的人群追喊着:“等一下,等一下!”

只见领头的袁平做了个停下的手势,不解的看向飞奔过来的裴琳,“我,我跟你们一起。”说完便径自爬上马车掀开门帘坐了进去,车上的两个丫头见是裴琳上车,一直悬挂着的心总算平复了。 裴琳坐到了昏迷着的璩咏益身边,他的脸色看上去比刚才好多了,黄衣丫头安慰着裴琳说:“姑娘放心吧,刚才奴婢已给主人服下解百毒的药,已无性命之忧,只是这外伤得多休养些时日才好了。” 裴琳听到这个消息不安的心总算好过点了,于是和黄衣、绿衣两个丫头聊起天来。 “与你们相处这么久还不知道该如何称呼你们呢?” 黄衣丫头忙介绍道“奴婢叫小红。”然后指着一旁的绿衣丫头说:“她是我妹妹,小青。” “我叫裴琳。看你俩年岁应该都比我小,如若不嫌,日后我们就以姐妹相称如何?” 小红连连摆手,头摇得跟波浪鼓似的,“使不得使不得,您是主人带回来的客人,我们姐妹俩只是卑微的仆人,万不敢高攀啊。” “什么客人啊,他只是好心救了我而已。在我心中,所有人都是平等的,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这时小青急了,“哎呀姑娘,您就别为难奴婢们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您在主人心中是不一样的,保不准哪天您就成了我们的女主人,如若跟您做了姐妹,那主人不就成了我们的姐夫?就是借我们天大的胆也不敢啊!”

“小青,别瞎说!”虽然小红嘴上训斥着小青,但从她的表情中看得出她也是这么想的,裴琳看着两姐妹真是哭笑不得,这都哪跟哪呀,虽然璩咏益两次救她,而且排除软禁她不说的话,待她的确很不错,可也就是因为这样,裴琳才感觉其中一定隐瞒着什么,试想以他璩咏益这种性格,会这么好心三番两次就一个素昧平生的人?

“呵呵,听你们这么说我倒挺好奇他到底是什么身份,至于把你俩吓成这样吗?”见两人一脸为难的样子,裴琳便不再追问了,“好吧,既然你们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了,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以后在我面前不准再自称奴婢。” “是,奴婢知道了。”

“恩?”

“哦,小红(小青)知道了。”

晕,估计以名字自称已到她们能接受的极限了,算了,不勉强她们了。 说话间他们已到达了目的地,等裴琳她们下车后看到已有几个人抬着担架等候在马车旁边,待把璩咏益抬入帐篷安置妥当后,大夫便开始给他把脉。只见他忽而摇头忽而点头,好久没蹦出一句话,裴琳急了,“大夫,璩咏益的毒到底解没解呀?要不要紧呢?您别光点头摇头的,倒是说句话呀?” 在场的除了小红、小青外,听到裴琳直呼他们主子的名字时都吃了一惊,要知道天底下敢这么直呼其名的估计她是第一个,而裴琳因担心并没有发现在场人的变化。同时本想因诊治被打扰而朝裴琳发火的大夫连忙恭敬地回答着裴琳:“回姑娘的话,主子中的毒已解了,只是……” 未及裴琳追问,一旁的袁平已焦急的问道“只是什么?” “只是不知为何,主子的脉象非常混乱,可从其他各方面检查都与常人无异,老夫愚钝,暂时无法妄下论断。” 裴琳气恼地问:“难道现在只能任由他去?”

“老夫先开几副药方控制住柱子四处乱窜的脉搏。”说着走到袁平面前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见袁平点点头后示意他离开。

随后袁平吩咐帐内的人都出去,“姑娘可知我们主子是何身份?”

裴琳感觉得出这家伙好像很讨厌她,“如果你愿意告诉我的话,我洗耳恭听。”

袁平没想到裴琳会回答得这么淡然,不过无所谓,他只想达到他的目的,“主子是永月国的皇上,此次因为姑娘而身受重伤,若让那些窥视皇位的人知道,必定引起轩然大波,而且作为一国之主,肩负着所有百姓能够安居乐业的重任,所以袁平不希望主子日后再有什么闪失。明日一早我们就会带主子回宫,此后姑娘您就自由了,一会我会差人给你一些盘缠。”

没想到璩咏益居然是永月国的皇帝,原以为他再厉害也顶多就是个太子什么的,没想到这么年轻就做了皇帝。

不过裴琳听袁平的一席话,窝了一肚子火,奶奶的,他这话是在怪她害了他家主子?!当初要不是软禁她,能发生现在的事吗?怎么能全怪她呢?虽然她也很内疚,可犯得着要这么说嘛!本想拒绝硬要跟他们一起进宫的,可是转念一想,她还有更要紧的事要去做,就暂时忍下了怒气。

“好,谢谢。”

璩咏益居然是皇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