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老头居然是璩咏益的师傅

  一夜好觉的裴琳伸了个懒腰后推门来到外面,没想到树林里早晨的空气这么好,清新、甜美,小鸟在树木间穿梭嬉戏着,不远处的流水声与鸟鸣声谱出一首优美的旋律。

“丫头,十万火急,快随我出林。”说话间裴琳已被老头拽着飞了起来。

天呐,这速度快赶上飞机了,裴琳吓得闭上眼睛尖叫道:“啊。。。。。。您老慢点呀,我恐高!”

只听老头嘀咕道:“你这丫头怎会如此胆小,一点都不像云丫头。”

“我本来就不是她嘛,您有急事干嘛拉着我一起去呀?只要把我带出树林就好了嘛。”

可是老头不再理他,只顾着提气加快了轻功的脚步,不知过了多久,裴琳终于安全降落了,听到老头说“到了。”她急忙推开老头忍着眩晕跑到一个台阶的角落处吐了起来,天呐,她没晕过机可居然晕人,这什么世道啊!

“什么人如此大胆,敢在皇上的寝宫门口呕吐,来人呐把她给我拿下!”咦?从头顶传来的声音怎么这么熟悉?皇上?这里是皇宫!

就在有人准备抓她时,突然听见把她扔下后就不知去了何处的老头骂道:“臭小子,找死啊?连我的人都敢抓?!”

而此时刚吐完了的裴琳抬起头看清楚是谁要抓她,“袁平!”

袁平也同时惊讶的说:“怎么会是你!”

这时袁平身后的门开了,刚刚呵斥他的老头从里面走了出来,袁平马上跪下说:“袁平不知是您带来的人,请虞老恕罪。”

老头理都不理袁平,从他身边走过来到裴琳身边,“丫头,吐完舒服点没?”

“为什么带我来皇宫?是璩咏益叫你抓我来的?”

刚刚还跪着的袁平愤怒地站起来说:“你少冤枉皇上,要不是因为你,皇上也不会中七情六欲蛊。”

裴琳看着老头问“他说的是真的?”见老头点点头,裴琳问了句其实已经知道答案的问题,“那个什么蛊很厉害吗?”

“至今为止无药可解。”

“那还能活多久?”

“适才我已用针把他的大动脉的几个穴位封住,一会我去配制一些药物短期控制住蛊虫,但这期间如果他情绪起伏过大的话,也会减少药物控制蛊虫的时间,而且如果在百天内还找不出解药的话,慢则三天,全身会被蛊虫穿孔而亡。”

“啊”裴琳惊呼着,她没想到来到这个时代会给这么多人带来不幸,白沐云被她害死了,白皓天被她害得疯颠了,沈沁峰被她害得失去了妻子,连这个陌生人璩咏益也被她害得中了蛊毒,还有她的丈夫也在另一个世界出了车祸,难道她是不祥之人吗?“丫头,别哭,会有办法的,老夫不会让我的宝贝徒儿有事的。”

“我要离开这里,求您,送我出去。我是不详之人,只会给身边的人带来不幸。”

突然璩咏益从屋内出来喊道:“不,你别走,我不让你走!”

“益儿,你不能激动!”

而璩咏益好像听到似的,紧盯着裴琳,好像他一眨眼裴琳就会不见了,“别走,我不怕!”

见裴琳还好有要离开的意思,璩咏益“噗”一声一口鲜血从嘴里吐出,裴琳急忙跑过去扶住他,“我不走,不走了,你别急。”说着轻抚着他的后背“跟着我做,吸气,慢慢再吐气,吸气,吐气,吸气,吐气,有没有觉得好一点?”

“嗯”大手紧抓住扶着他的小手,生怕一会眼前的人儿又会不见了。

裴琳感觉此时的璩咏益不再是那个冰冰的硬硬的钢铁男,而是需要人疼着,顺着的小孩,也许平日里他冰冷的表面下藏着的正是一颗需要人关爱的心。

老头居然是璩咏益的师傅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